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梅根福克斯Megan Fox,性感尤物的後幸福生活

演完《變形金剛》之後,Megan Fox 用秒速成為男人們眼中最哈的尤物。而今她性感依舊,卻成了一個孩子的媽,進化為21世紀新版本。她的幸福究竟歸屬何方?尤物還有野心征服螢幕嗎?讓我們窺探她的後幸福生活。
1 / 7

採訪撰文/Mary Pols  翻譯/Anais Yang  攝影/Matt Jones  造型/Jayne Pickering

梅根福克斯(Megan Fox )穿著一襲 Victoria Beckham 黑洋裝,合身的布料正好完全展現了她姣好曼妙的身材。她正靜靜地站著,準備讓攝影師拍照。我99%確定她並沒有發現到,她靠的牆壁左方是畢卡索的畫作,也沒注意到那個大大的巨型好萊塢字樣竟然離我們那麼近,近得有點超現實,似乎可以投射在她背後的游泳池畔上。

Fox沒在注意畢卡索或者一旁的景色,是因為她的眼睛一直在瞄她的老公−男演員 Brian Austin Green。好老公徹底展現了如何完美地照顧好他們的第一個小孩−才十週大的諾亞,他正環抱著爸爸的脖子。「你看!」Green 說,把小孩舉起來成一個輔助的站姿,「他很愛這樣!」

諾亞有點搖搖晃晃地,揮舞著他的小拳頭,發出一些不耐煩的聲音,而且看起來好像可以立刻大步走向媽媽,而此時 Megan 則在等待髮型師幫她順一下糾纏的髮絲,好好地擺在肩頭上。她開始趁化妝師幫她補唇蜜的時候,小小聊一下天,但是她漂亮的藍眼還是在尋找寶寶的身影。「親愛的,他還好嗎?」Megan 問起已經結婚兩年半的老公,Green 讓她安心些,然後溫柔地把小孩放下,輕輕地搖他,等待攝影師說這張拍得差不多了,她立刻踩著超級高的 Jimmy Choo,一秒衝向小諾亞。

 

辣妹變媽媽?

Beckham 的洋裝很性感,也有點合身,用了點絲紗材質與粗拉鍊鋪陳在洋裝後面,看來它挺適合Fox。從演出《變形金剛》後,大家開始認識這個有不少刺青的女人,她讓名導 Michael Bay 宛如希特勒式的工作態度更加聲名遠播,她也曾經跟記者說:「Fuck Disney!」

但是,現在這女人竟然看似十分專業地,一把將小諾亞抱起來,開始左右輕搖,哄他睡覺?她竟然變成那種會在爸媽分享會上暢談生產過程(無痛分娩,花了四小時生產)、討論要怎麼輕鬆有效地凝聚再用力推擠的媽媽?她後來跟我說:「其實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我覺得那不再是我的工作了,我的工作應該是陪著小孩。」什麼?那個辣妹 Megan Fox?我沒想過她的媽媽模式存在過。

「我可以拿張舒服的椅子嗎?」她用嬰兒聲問我。Fox 已經快速擺平小孩,而且換下洋裝,重新以黑色瑜珈褲、黑上衣、麂皮便鞋出現在我們面前−果然是典型的新手媽媽打扮。我很訝異她會這麼問我,因為我們所處的房間有很漂亮的峽谷風景,但旁邊是一張摩登主義的椅子,還有一張很硬的書桌椅。在與Fox合作完《辣的要死》以後,導演 Diablo Cody 談到她的影響力:「感覺上她幾乎整段時間都在主導。」

但是這個 Megan Fox,現在卻被轉變為媽媽後的溫柔氣息給包圍,突然意識到「好像」不用每件事都要主導、想去控制。「我不能再看新聞了」她跟我說,「每件事都會讓我哭,因為每個人都是其他人的孩子,每個女人也都像其他人的母親。我開始對人與所有的媽媽,都有更多耐心。」

 

再會了恐懼

Fox從男人們夢寐以求的性幻想對象,轉變成年輕媽媽,這其實恰巧也伴隨著一個進化,她正在演出《好運臨門》導演賈德阿帕圖的新喜劇《四十惑不惑》,飾演了她先前的形象:一個很有態度的性感尤物。賈德是被他的前妻演員 Leslie Mann 所激發靈感的,在《好運臨門》裡面的角色 Pete 與 Debbie 只是配角,可是在新片裡面延伸了故事,讓Fox扮演 Desi,一個在 Debbie 的精品店擔任員工的辣妹。

她太想得到這角色了,所以她還跑去試演,才發現賈德的行事風格是非常天馬行空跟自由,也就需要她忘掉原來的自己,變得更聰明勇敢,「我入戲,我也很認真準備」,她說,「我們都過了一次,就像賈德讓 Paul Rudd 跟我一起做了一個即興演出,也許只有五分鐘,但是感覺上好像有20分鐘,因為我從來沒這樣做過,我沒有概念我會演誰,這是一個奇怪瘋狂的事情,有點可怕,但是很好玩。」

有一天準備開拍,她才發現自己背錯不對頁面的台詞,而且變得超級慌張,「我並不想跟賈德拍戲的時候看起來很不專業,我還是不能相信他真的很喜歡我,而且他也覺得很開心跟我一起工作。」

聽到Fox也會怕自己的工作表現不好,讓人為之一振(至少女神也會有沒自信的時候),就算據說當她跟 Michael Bay 工作時曾有過一些仇恨,像是有人堅稱有三個 crew member 寫匿名信去醜化她的工作狀態,說她像「跟石頭一樣駑鈍」以及「不知感恩」,最終還是寫了個小紙條給她:「希望,Michael 會讓她的角色在《變形金剛三》的前十分鐘閃過一下。(Megan 並沒有出現在第三集)。

Fox從沒有回應過這些侮辱與毀謗,反而從那時起,她開始得到導演兼作者 Jennifer Westfeldt 的高度評價(她曾經為《孕轉六人行》面試Fox),因為 Jennifer 看到Fox不同的一面:「這女孩聰明、酷、隨性自然,俏皮、漫不在乎而且風趣,但卻沒有人知道這些事。她遠比大家給她的評價還要多。」的確,你從《孕轉六人行》《四十惑不惑》就能看出Fox的幽默感,特別是當她耶於某個人的想法時,那完全就是 Megan Fox。

很多進入職場下一個階段的明星,會覺得媒體常常錯誤解讀她們。但是Fox卻證明她在媒體前面是個好孩子,真的鮮少有平面媒體會激怒她,她說像是《The Huffington 郵報》,曾經在文章中下一些猥褻的話語,而且也打印了,她要求要撤掉一段不實的引文,類似「她覺得她很高興自己並不是沒有吸引力的女人」,Fox說:「這完全就是一件我不是這樣的事情,我明明就是一個很自戀的人。很多其他事情我都可以處理,我可以不理會就好,但是這樣子硬給我扣帽子,我不喜歡他們幫我扣的這頂帽子。」

 

幸福的終點站

「他睡了嗎?」Fox問了一下公關,確認寶寶正在跟爸爸看水中倒影以後,感到比較寬心,她喝了一口草本茶,然後重新回到訪談中。

她已經不再是新婚了,老公 Green 曾經在九○年代演出影集《比佛利山90210》,他一樣有刺青、有稜有角的臉、還有一個勝利的笑容。他們在一個短命的電視節目上認識,當時Fox才18歲,我問她究竟要怎麼會在一起這麼久(在好萊塢耶)?八年!她告訴我,她喜歡小小的朋友圈,一個足以信任的好閨密就夠了,她從來不覺得跟 Brian 待在家裡、不上夜店,會是任何損失。

「也許這只是我不知道有什麼差別,我只是覺得我們很幸運,我相信他是我的靈魂伴侶,但是這也不代表我們不必努力,因為我們非常、非常不同。我們會忍受彼此,我們也會試著對彼此有耐心,我並不會想把他變成我。」她大笑,「但我很不合理,我是一個恐菌症的人,但我也是一團亂的人,我不噁心,就像我不會留下任何食物或髒盤子──但是我會把衣服放在洗衣籃的旁邊,也不放進去,這點讓我老公快瘋掉。」

同時,可愛的老公 Green,正亂走在那疊放得直直的、無塵的照片旁邊(儘管他們有一個三周會來一次的女傭),「他是那種男人對不對?很棒的男人,而且愛乾淨,而且他也會煮飯。」Fox 偷笑,「我可以煮飯,但是我希望盤子上每樣東西都能看起來很漂亮,然後有人準備要破壞它吃掉時,我就會發火。每個人都只是把它撕裂,這會讓我很難過,感覺煮飯沒有任何回報。」所以如果Fox有早上通告,那麼老公就會起床幫她做早餐煮咖啡,「說實在他真的超棒,我真永遠都不該抱怨他。」

這是 Megan Fox 在26歲時說的:跟她的丈夫一起煮飯,照顧小孩,現在毫無奢求。我問她,如果她有個願望清單,她想跟哪個導演一起工作?「我從沒有被工作、名聲或者好萊塢這類的東西肯定過。」她說,「當祝福自然來到時,我會認可這些祝福,就像我確定我能跟導演賈德合作,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一樣。但是最終的滿足感與成就感還是來自我兒子。我畢生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要有個孩子,而現在我也終於做到了。我想盡有可能地,把所有都給諾亞,那才是我心所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