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周迅,我只是凡人

周迅的眼神流轉,好似有著千言萬語訴說;她的演技動人,每一齣戲,都彷彿真實故事。周迅在大銀幕上經歷了好幾輩子的人生,和她自己的體驗濃縮、淬鍊成一個女演員的極致。
周迅在大銀幕上經歷了好幾輩子的人生,和她自己的體驗濃縮、淬鍊成一個女演員的極致。
這次她回來北京,是因為被法國授勳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表彰她對藝術電影和環保公益的貢獻,對周迅而言,這個年,一開端就有好事。
徐克說,周迅身上有很特別的東西,高曉松也說「周迅是天才型的演員」,彭浩翔說她「可塑性極高」。這個浪漫感性的女演員,無疑是所有導演最渴望的禮物,她可以藉由一個角色,讓故事活靈活現了起來,不只質地精采,她更是一個高產量的演員。
從一個角色跳到另一個角色,從一個片廠到下個片廠,當周迅的時間被滿滿的工作佔據,她需要歇息,她需要學習在鎂光燈沒下的地方,過著平凡生活,她需要明白並不是人生的每個片刻,都像電影裡那樣精采。
從小就喜歡電影,跟著爸爸去戲院看銀幕上的豐沛情感、喜怒哀樂,全寫在演員的臉上,觸動了觀眾,也打動了人性最底層、最柔軟的那塊,這是周迅著迷戲劇的主因。
所以人家說周迅真,特別真性情,怎樣也虛假不了,骨子裡的靈氣和浪漫性格,讓她連電影也只能拍自己喜歡的。「我這人有個問題,要是不感興趣的事,就做不好。
即將在今年邁入40歲的周迅,在這個圈子,也已經22年了,她向來沒什麼懼怕的,可是特別不喜歡人與人之間的欺騙,不信任的感覺。而她這些年來豐富的情史,也因為時間的洗煉,如今特別淡然。
過去十年內,周迅不但致力環保議題,更長時間支持、幫助收容受刑人孩童的北京太陽村機構,和其他相關公益活動。「身為像我這樣的女演員,最好的是,還可以有表演的空間和角色。
當演員最不好的就是讓我性格特別敏感,把生活想的比較戲劇性,並且充滿幻想。
我是陳奕迅的超級歌迷,去KTV都要唱他的歌的。而且我很驕傲名字裡跟他一樣都有個迅。
1 / 10
周迅在大銀幕上經歷了好幾輩子的人生,和她自己的體驗濃縮、淬鍊成一個女演員的極致。 這次她回來北京,是因為被法國授勳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表彰她對藝術電影和環保公益的貢獻,對周迅而言,這個年,一開端就有好事。 徐克說,周迅身上有很特別的東西,高曉松也說「周迅是天才型的演員」,彭浩翔說她「可塑性極高」。這個浪漫感性的女演員,無疑是所有導演最渴望的禮物,她可以藉由一個角色,讓故事活靈活現了起來,不只質地精采,她更是一個高產量的演員。 從一個角色跳到另一個角色,從一個片廠到下個片廠,當周迅的時間被滿滿的工作佔據,她需要歇息,她需要學習在鎂光燈沒下的地方,過著平凡生活,她需要明白並不是人生的每個片刻,都像電影裡那樣精采。 從小就喜歡電影,跟著爸爸去戲院看銀幕上的豐沛情感、喜怒哀樂,全寫在演員的臉上,觸動了觀眾,也打動了人性最底層、最柔軟的那塊,這是周迅著迷戲劇的主因。 所以人家說周迅真,特別真性情,怎樣也虛假不了,骨子裡的靈氣和浪漫性格,讓她連電影也只能拍自己喜歡的。「我這人有個問題,要是不感興趣的事,就做不好。 即將在今年邁入40歲的周迅,在這個圈子,也已經22年了,她向來沒什麼懼怕的,可是特別不喜歡人與人之間的欺騙,不信任的感覺。而她這些年來豐富的情史,也因為時間的洗煉,如今特別淡然。 過去十年內,周迅不但致力環保議題,更長時間支持、幫助收容受刑人孩童的北京太陽村機構,和其他相關公益活動。「身為像我這樣的女演員,最好的是,還可以有表演的空間和角色。 當演員最不好的就是讓我性格特別敏感,把生活想的比較戲劇性,並且充滿幻想。 我是陳奕迅的超級歌迷,去KTV都要唱他的歌的。而且我很驕傲名字裡跟他一樣都有個迅。
周迅在大銀幕上經歷了好幾輩子的人生,和她自己的體驗濃縮、淬鍊成一個女演員的極致。
這次她回來北京,是因為被法國授勳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表彰她對藝術電影和環保公益的貢獻,對周迅而言,這個年,一開端就有好事。
徐克說,周迅身上有很特別的東西,高曉松也說「周迅是天才型的演員」,彭浩翔說她「可塑性極高」。這個浪漫感性的女演員,無疑是所有導演最渴望的禮物,她可以藉由一個角色,讓故事活靈活現了起來,不只質地精采,她更是一個高產量的演員。
從一個角色跳到另一個角色,從一個片廠到下個片廠,當周迅的時間被滿滿的工作佔據,她需要歇息,她需要學習在鎂光燈沒下的地方,過著平凡生活,她需要明白並不是人生的每個片刻,都像電影裡那樣精采。
從小就喜歡電影,跟著爸爸去戲院看銀幕上的豐沛情感、喜怒哀樂,全寫在演員的臉上,觸動了觀眾,也打動了人性最底層、最柔軟的那塊,這是周迅著迷戲劇的主因。
所以人家說周迅真,特別真性情,怎樣也虛假不了,骨子裡的靈氣和浪漫性格,讓她連電影也只能拍自己喜歡的。「我這人有個問題,要是不感興趣的事,就做不好。
即將在今年邁入40歲的周迅,在這個圈子,也已經22年了,她向來沒什麼懼怕的,可是特別不喜歡人與人之間的欺騙,不信任的感覺。而她這些年來豐富的情史,也因為時間的洗煉,如今特別淡然。
過去十年內,周迅不但致力環保議題,更長時間支持、幫助收容受刑人孩童的北京太陽村機構,和其他相關公益活動。「身為像我這樣的女演員,最好的是,還可以有表演的空間和角色。
當演員最不好的就是讓我性格特別敏感,把生活想的比較戲劇性,並且充滿幻想。
我是陳奕迅的超級歌迷,去KTV都要唱他的歌的。而且我很驕傲名字裡跟他一樣都有個迅。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林智強  攝影/尹超  化妝/Yooyo/ Chanel  髮型/Sam
 
她的眼神流轉,好似有著千言萬語訴說;她的演技動人,每一齣戲,都彷彿真實故事。周迅在大銀幕上經歷了好幾輩子的人生,和她自己的體驗濃縮、淬鍊成一個女演員的極致。
 
冬末的北京像一部真正的災難片,走在街上的人戴著 H1N1 的口罩,高架橋上停滿了出租車,一動也不動。霾害讓霧白成了北京唯一的顏色,更因空氣污染,太陽漾著奇異的橘色光暈,你很難在戶外呼吸,因為整個城裡,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吸菸室。「我雖然住這,可這空氣是怎樣都沒法習慣的,但這還是家。」周迅這麼說
 
她綁著隨性的小馬尾、穿著寬鬆的西裝寬管褲和紳仕鞋來到攝影棚,一杯黑咖啡、幾道有青椒、蔬菜的中式合菜,就是今天的所有要求。這位拿過金馬獎、金像獎、金雞獎,被媒體冠上中國四大花旦的中國最著名女演員,完全沒有一點架子,她拿著工作人員的髮圈,沒看鏡子,就這麼把頭髮綁了起來,她來到藝術家工作室,嚷嚷著要喝點酒,還說:「你們這兒酒就這麼一點?」,她仔細端倪著設計師的衣服,一覺得有意思,就不管拍攝,硬是跑進去試穿。
 
眼前這個古靈精怪的女人,睜著大大的眼睛,充滿靈性。她化上煙燻眼妝和濃豔的唇色,眼神時而純真,時而性感嫵媚,時而帶些叛逆的狠勁。在拍照的空檔,她僅是用舌尖抿抿唇,用低沈軟棉的口氣對你說話,就能吹皺男人的一池春水。
 
回歸小螢幕
這次她回來北京,是因為被法國授勳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表彰她對藝術電影和環保公益的貢獻,對周迅而言,這個年,一開端就有好事。「我第一次表演得獎就是在法國(巴黎國際電影節),以前也在那裡拍過電影,受勳是個肯定,但我保持平常心,不過身邊很多朋友都特別開心。」除此之外,她也以諾貝爾文學奬得主莫言巨作《紅高粱》中的九兒一角,重返睽違10年之久的小螢幕,並才結束在台灣拍攝的《撒嬌的女人最好命》。
 
「我很喜歡《紅高粱》裡面的人物,特別喜歡九兒那股生命力,在那個時代,她所遭遇的事情都可以把人擊垮,但她是個很有力量的人,正直善良,有時候說話很直,也非常非常聰明。我喜歡她面對大事時充滿力量,覺得什麼都沒問題。像《李米的猜想》也是這樣,擁有頑強動力的角色,我特別喜歡。至於《撒》是因為講的是愛情和女人,這種主題我特別有興趣,所以也答應了拍攝。」
回歸小螢幕,對周迅而言沒什麼不同,唯一不同只是拍戲的節奏,「電視劇拍攝的節奏比較快,台詞比較多,一開始花了一些時間適應,沒想到中間去拍電影的時候就覺得好無聊,心中暗自期盼可以快一點嗎?我以前也是拍電視劇的,也從沒說過不拍電視劇,只不過大家覺得我這些年來改拍電影,其實電視劇和電影,只是快慢上的區別,演員還是作同樣的事情。」
 
再怎麼熱愛也需要休息
徐克說,周迅身上有很特別的東西,高曉松也說「周迅是天才型的演員」,彭浩翔說她「可塑性極高」。這個浪漫感性的女演員,無疑是所有導演最渴望的禮物,她可以藉由一個角色,讓故事活靈活現了起來,不只質地精采,她更是一個高產量的演員。前兩年,周迅拍了六部電影:《雲圖》《聽風者》《畫皮2》《建黨偉業》《大魔術師》和《龍門飛甲》,這麼密集的工作,連喜歡電影的她,都覺得被掏空了,「有時候觀眾看電影的時候會忽略掉過程,忘記每一部戲,都得花費很多心力詮釋,所以拍完這些片子之後,自己知道不行了,刻意放了一個長假,休息了一段時間。」
 
她飛到紐約、洛杉磯、巴西、愛丁堡、新加坡、京都、挪威…,停一停,到處住一住,有時候什麼都不作,沒有目的性,只是百無聊賴的發發懶,散散步、做瑜伽、喝喝茶,跟貓一樣看著窗外一整天。「我在紐約看了一兩場戲劇表演,很實驗性的,我還在愛丁堡喝了下午茶,氣候雖然很冷,可是平原好美,也在挪威看到了極光…。不是一定要在旅行中學些什麼,而是自然而然地,會有些事情衝擊,改變了你。旅行跟戲劇一樣,或許都是一種逃避,但至少告訴了我,在沒有劇本的情況下,你要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從一個角色跳到另一個角色,從一個片廠到下個片廠,當周迅的時間被滿滿的工作佔據,她需要歇息,她需要學習在鎂光燈沒下的地方,過著平凡生活,她需要明白並不是人生的每個片刻,都像電影裡那樣精采。「其實,每次回到正常生活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很無聊。戲劇有衝突性,在三個月、半年內,會發生很多事情,很刺激。當演員最不好的就是讓我性格特別敏感,把生活想的比較戲劇性,並且充滿幻想。可是回到自己家的時候,會覺得好像沒有什麼要發生,就會超級無聊。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克服這件事,拍戲的時候真的比較開心,或許是因為這樣,我才一直拍吧。」
 
只做有興趣的事
從小就喜歡電影,跟著爸爸去戲院看銀幕上的豐沛情感、喜怒哀樂,全寫在演員的臉上,觸動了觀眾,也打動了人性最底層、最柔軟的那塊,這是周迅著迷戲劇的主因。「演戲只是在演一部分的人和情感,或許有些投射到自己身上,但我不覺得演員多特別,其實我們經歷差不多,沒什麼不一樣,什麼好吃、關心什麼、看什麼電影、去哪裡旅遊,碰到一些生活上的經驗,都差不多。進這圈子這麼多年了,我也還是那樣,沒怎麼大的變化。」
所以人家說周迅真,特別真性情,怎樣也虛假不了,骨子裡的靈氣和浪漫性格,讓她連電影也只能拍自己喜歡的。「我這人有個問題,要是不感興趣的事,就做不好。所以劇本要真能打動我,或是角色的生命起伏不定,我才會接。我一旦心底碰到那個東西,我就會被驅使,這份真誠的喜歡,給了我力量完成。當然這是一種惰性,因為我小時候沒得選的時候,還是得什麼都拍呀。不過當有天你可以選擇的時候,我就會想,這個東西一定得打動我。所以或許該試試非常不想拍的,就是對自己的訓練,嘗試不喜歡的東西,看會不會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把不喜歡的事情做好,也是考驗耐心的方法。」
 
所以當周迅決定拍攝《雲圖》時,有記者問她:「你是不是想進軍好萊塢?」,自然被她一笑置之。「我自己從好幾年前,就在看佛學的東西,雖然太深奧的我也看不懂,可是它讓我會比較放鬆、自在,懂得對一些事情釋懷。所以整個故事,以及人物前世後世的連結,我非常認同,合作的演員又是平時看電影學習的對象,當他真的在你面前的時候,那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對周迅而言,在中國、好萊塢、法國、歐洲任何地方拍戲都是一樣的,無關好萊塢或世界任何角落,電影的本質還是故事,重點還是劇本。
 
欺騙是最可怕的 
即將在今年邁入40歲的周迅,在這個圈子,也已經22年了,她向來沒什麼懼怕的,可是特別不喜歡人與人之間的欺騙,不信任的感覺。而她這些年來豐富的情史,也因為時間的洗煉,如今特別淡然。「我不太深入這個圈子,即便這麼久了,好像還是挺旁邊的。這些年來,我就是好好的拍戲,演我的角色。我只選擇去好的那一邊,不好的那邊盡量不看。其實不光是這個圈子,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不是那麼讓人舒服。所以我會盡量去作環保、公益的活動。像我們這種人可以幫助別人,起到推動和讓人知道的角色,而且是我有能力這麼做,所以盡量去做。」
 
過去十年內,周迅不但致力環保議題,更長時間支持、幫助收容受刑人孩童的北京太陽村機構,和其他相關公益活動。「身為像我這樣的女演員,最好的是,還可以有表演的空間和角色。女演員其實是一個分享的工作,不管你在電影、電視和舞台,她是代替觀眾說話的載體,因為生活裡有這樣的需要、有這樣的情感經歷。這樣的工作讓我覺得自己還有價值性,我做的是有意義的事情,也可以影響別人。」

陳奕迅是不合群的雄獅,鬃髮斜燙,掌爪有潮流螢光,不過誰說獅子王非要馴服萬世、懸崖上抱小獅王?時髦無理反其道而行,那才是K歌之王。【陳奕迅.誰說非得合你意?】► ► http://goo.gl/FH4zh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