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舒淇 每天愛自己多一些

從離家出走的少女,到成為金馬獎影后,更成為影展的評審委員,舒淇一路走來,風光無限,獲得了很多,亦放下了不少,才有今天安恬自若、笑看人生的她。今天,對過往所希冀的,已覺得不重要,無欲無求的她最希望聆聽內心的需要,就是多拍一些喜劇,讓自己開開心心地工作。
採訪撰文/Pink Cheung   攝影/AON   藝術指導/Mimi Kong   造型/Ricky Sham   化妝/Zing   髮型/Sev Tsang from Hair Culture
 
從離家出走的少女,到成為金馬獎影后,更成為影展的評審委員,舒淇一路走來,風光無限,獲得了很多,亦放下了不少,才有今天安恬自若、笑看人生的她。今天,對過往所希冀的,已覺得不重要,無欲無求的她最希望聆聽內心的需要,就是多拍一些喜劇,讓自己開開心心地工作。

張愛玲曾說:「成名要趁早!」舒淇可以說是佼佼者,來香港拍戲第二年,已經憑《色情男女》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兩個獎項,嶄露頭角。在演藝路上,舒淇風調雨順,又獲得觀眾愛戴,堪稱萬千寵愛在一身,然而,她曾說雖然陽光照耀著,但某些人包括她自己也總是有黑暗面,不過幸好她性格樂觀,總向好的一面去想,「我是樂觀主義者,永遠都會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去面對一切。」
 
隨緣是舒淇在訪問時掛在口邊的回應,還以人們都很緊張的學歷闡釋,「不一定有大學學位,甚至成為學者就可以吃得飽穿得暖,反而擁有一技之長,又或是對生命執著,會得到想要的東西。」對於如何看她十多年的演藝生涯都是一帆風順,舒淇淡然地說:「在我而言,心中一直都沒有起跌這兩個字,也沒有高低潮,只有心情好與壞。好像登山,不會一直往高處走,也有步向低處的時間,甚至繞著山頭而行,沿途可以欣賞明媚的風光,是多麼的愜意。」當人們遇到打擊或挫折時,總會給自己負能量,相反,舒淇就永遠令自己思想正面,讓人生過得快樂。
 
「每一個人每天都活在抉擇中,選擇不同,走的人生路也迥異,我最大的轉折點是到香港拍戲。人生有很多東西都是命中注定,上天安排的,好像我最初來到香港,完全不知道拍戲是甚麼一回事、香港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何謂廣東話,所有東西都很陌生。但我沒有想太多,因為隻身走進不熟識的空間沒甚麼大不了。」舒淇自小就很獨立,胸前更有個勇字,「當年我跟父母吵架後,一氣之下曾離家出走,沒想過吃飯和洗澡等日常生活怎麼辦,現在回看當時真的奮不顧身和大膽。」
 
放下執著
愛看書的舒淇最近深受《四%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影響,書中的道理改變了她一些固有的想法,「看完這本書後,我不再討厭自私和自我的人,反而同情和憐憫他們,因為我放下了一直執著的原則。」舒淇坦言,最初入行時,執著自己可有獎項,因為這代表演技獲得別人認同,如果有人在街上說喜歡她演的戲,甚至直呼她在戲中角色的名字,認同感會更大。
 
「不過當我在柏林影展和坎城電影節出任過評審委員後,發覺不是你戲好就可以獲獎,還得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是講求緣份的。自此我凡事都看得很開,不會覺得獲得獎項就很了不起,也不強求甚麼,更不會由朝到晚都想接拍侯孝賢的電影(2005年,舒淇憑侯孝賢導演的《最好的時光》獲封金馬影后),現在只想做適合自己的事情。」  

渴望接拍喜劇
近年除了《西遊.降魔篇》是喜劇外,舒淇接拍的大多是比較沉重的文藝片,她說這一刻只想拍喜劇,因為拍文藝片實在很辛苦,「我的角色很多都很糾結,例如拍《不再讓你孤單》時天天都在哭,整個人的情緒都很低落,十分辛苦。而且做女演員要保持身形,吃喝都有很多限制,工作已這麼苦,為甚麼還要做一些令自己辛苦的工作呢?我最近重看周星馳和張學友的《咖哩辣椒》,看得非常開懷,所以我希望拍一些輕鬆的電影,讓自己更加樂觀。」
 
由於《西遊.降魔篇》開心的回憶,珠玉在前,令舒淇更想接拍喜劇,「當時在片場每講一句對白都很開心,而且作為導演的周星馳會向我們示範怎樣做,看得我們一樂也。而自從拍過侯孝賢的《聶隱娘》,以後都不想再接拍動作片,對於一個沒有武功底子的我來說,實在超級辛苦,每一天都沒有動力去拍,這種心境維持了一年半,可想而知那種痛苦境況。」舒淇在拍攝任賢齊導演的《我的澎湖灣》期間,她曾提供一些故事,所以小齊說有意在編劇一欄加上她的名字,當問到她可有興趣嘗試寫劇本時,舒淇立即甩手擰頭,「我沒想過轉行,而且我只是在片場與編劇交流,出口而已,可以天下無敵的,但做時就要再找靈感去寫,太辛苦了,所以我是不會跟他們爭『飯碗』的。」  

無動力亦無壓力
對於很多人而言,獎項既是繼續提升自己的動力,亦是無形的壓力,但舒淇卻從容地看待這些榮譽,「兩者也沒有。這只是我的一張成績表,從得獎的那一刻起,心情更加輕鬆,一來我從來沒有害怕過從高峰跌下,而且感覺就好像考試前一輪衝鋒陷陣的溫習書本,終於可以升讀大學,可以開始吃喝玩樂了。」而且舒淇絕對知道遊戲規則,應該將自己放在甚麼位置,「在團隊裡,導演才是最大的,我只是他的一隻棋子。演員的責任是將劇本裡一件死物變成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個體,所以不能將自己放大,只需要做到導演的要求便可以。而且愈給自己壓力的話,看事情的眼界會變得狹窄,很多事情也摸不清看不透。」
 
當很多演員在接到劇本後,都會為角色作出一些設計,舒淇則甚麼都不做,她解釋:「我拍戲是不會做事前工夫的,因為我要做幾場戲後,才對角色生感覺,才知道以後的戲怎樣做。而且我所想的不代表也是導演所想的,例如我說角色性格屬於雙魚座,但導演卻說是天秤座,這時候你堅持所想的,還是要達到導演的要求?」舒淇說有些導演會給她看一些書籍和電影DVD作參考,但這些都是別人的東西,「我不可以完全套用,而且也得看對手如何將乒乓球打回給我,因此自己去幻想怎樣去演繹角色是沒用的。」  

表裡不一?
不要以為舒淇外表剛強、自信心十足,其實她表裡不一,對於是否有安全感,更是有點矛盾,「我是很有自信心的人,這令我充滿安全感,但當我自信心不足,安全感會頓然失去。可能是來自父母的陰影,或是與童年經歷有關,經常一個人獨處,好像很獨立、自強,應該很有安全感,但實際並非如此。」不過隨著年紀漸長,舒淇覺得自己放下了很多東西,「例如我以前非常怕黑,不會關燈睡覺,現在已有所進步,開啟一盞暗燈也可以。現在我正在慢慢調適,而且也要作出自我挑戰,希望將內心的不安全感去掉。」
 
跟不少女性朋友談過喜歡哪一位女藝人,很多人不約而同地說名單中一定有舒淇,她們喜歡她並非她美麗,而是她那份獨特的女性韻味;而從男性角度,她性感的豐唇最為吸引。曾與舒淇合作的姜文讚她女人味十足,說人確實有點歲月更好,舒淇也認同由女生變成女人,是需要很多人生經驗的累積,「我現在看一些15、16歲女生時,不是看她們是否美麗,而是會幻想她們在20年後會變成怎樣,會否散發女人味。」
 
此外,姜文也說舒淇具備好的生活態度,舒淇直言跟他不太熟絡,只是在片場時的合作關係,不知道他為何這樣了解她。事實上,舒淇曾經對品酒頗有心得,但已是過去式。「人是會變的,以前會喝香檳、紅酒和威士忌,但現在已不太想喝酒,就算喝,也只是與朋友相聚時喝一杯。而以前我喜歡收藏酒,但近一年已沒有新的收藏。」舒淇說當她不喜歡一種東西時,就不會再沉迷,「其實我是突然間失去喝酒和藏酒的興趣,自己也覺得奇怪。可能是我對自己的人生態度有不同看法和改變,好像我以前總在凌晨2、3點才睡覺,但現在11時已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