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再紅也紅不過鐘楚紅 人們只想看20年前的我

當她再一次美豔華彩地出現在眾人眼前,無數人都在追問這個曾經香港最紅的女明星是否還會複出,她卻斬釘截鐵地告訴M.C.,“不會再拍戲了,人們只想看20年前的鐘楚紅”,明白得像一個局外人。她總說:“我知道自己什麼年紀,什麼年紀做什麼事情”,幾十年間活得自自然然,到如今,同時代的女星相繼老去,她卻照舊有種馥鬱飽滿、興致勃勃的姿態,美得讓人挪不開眼。
編輯/ 李雙宏 撰文/ 宋菲菲  圖片/ http://www.mcchina.com/

當她再一次美豔華彩地出現在眾人眼前,無數人都在追問這個曾經香港最紅的女明星是否還會複出,她卻斬釘截鐵地告訴M.C.,“不會再拍戲了,人們只想看20年前的鐘楚紅”,明白得像一個局外人。她總說:“我知道自己什麼年紀,什麼年紀做什麼事情”,幾十年間活得自自然然,到如今,同時代的女星相繼老去,她卻照舊有種馥鬱飽滿、興致勃勃的姿態,美得讓人挪不開眼。
 
紅姑有句話可以直接安插在亦舒小說裡當臺詞,我知道自己什麼年紀,什麼年紀做什麼事情。”1979 年她參選香港小姐,因為高跟鞋穿不好而落選。其後跨入大銀幕成為最紅女明星,坊間流傳“你再紅也紅不過鐘楚紅”,1991年宣佈結婚,自此急流勇退過著閑雲野鶴幸福日子,2007年丈夫因病去世,她再度回到人們面前,宣傳環保,偶爾拍廣告做代言,絕口不談複出。紅姑這數十年,活得自自然然,繁忙大都市里人家管人家爭破頭,她則沿著自己那道軌跡不緊不慢前進。
 
她不是不進取。正相反,她知道自己是誰,選擇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一直勇敢地堅持了下去。命運環環相扣,所有結果都其來有自。正如她的美麗,懂得取捨收放、吐納養息,才能夠在不同節氣中呈現不同姿態,良久持續。
 
人們只想看20年前的鐘楚紅
最近關於紅姑的新聞,是她穿了一襲低胸晚裝出現在巴黎。時裝品牌Ralph Lauren 舉辦盛大的私人晚會,慶祝品牌資助修葺法國巴黎藝術學院。作為當晚唯一受邀出席的中國嘉賓,她挑了件品牌經典設計的簡約低胸黑色長裙出席,配上珍珠扣項鍊,白色羽毛環繞肩頭,隨著漸涼的晚風在皮膚上起起伏伏。
 
“53 歲鐘楚紅性感迷人”,娛樂媒體下了這樣的標題,一搜索滿屏皆是,換成別人,恐怕早被寫得不堪入目,但她——世間是存在觀眾緣這回事的,環顧左右,連一貫惡毒的八卦週刊也用“酥胸香肩”這種褒義形容詞,與當年大紅大紫之際毫無差別。彼時恰逢時裝周,足足一打女明星都在歐洲做宣傳,但論風頭版面,她仍屬佼佼者。
 
難怪許多人許多次問,要複出嗎?電影劇本一次次遞過去。
“我雖然享受做演員的日子,但並不留戀。”1991 年被求婚,紅姑想,拍戲是好玩,但我都從來沒做過人家太太,不如試試看。做太太應該有好多事情要學,這次由自己扮演這角色,就要交足功課。功課一做就是十多年,成績斐然。當中曾有過刹那衝動想當導演,但冷靜下來,又覺得“世上大把人有才華,我當買票入場看戲的那個不就行了?”天下美貌者那麼多,人們愛她,更因為這股子拿得起放得下的瀟灑與自知。
 
“不會(再拍戲)了。”不出意外地,紅姑語氣溫和,回答卻斬釘截鐵。“那麼久沒有拍戲,不敢考慮。而且從那些送來的劇本中我發現人們只想看20 年前銀幕上的鐘楚紅,而不是現在這個我,不要令他們失望吧。”
 
這麼多年來,人們對你問得最多的問題是什麼?
(笑)以前呢就是當年那麼紅怎捨得退出?現在問得多的是會不會複出?
 
所以當年怎麼捨得退出呢?
其實我一直都沒說過要退出。我覺得自己沒有那麼重要,用不著鄭重其事坐下來開記者會說,好,我要徹底退出了,真的沒想過這些。只是出道以來拍了五六十部戲,幾乎所有生活都被框在劇組裡,世界其實很窄很小的,我渴望擺脫這些去看看不同的生活和人。
 
據說當年拍戲很多事都要自己準備打理,蠻辛苦的?
時裝戲裡很多都是用自己的衣服當戲服,每次背著一個大袋子去開工,像是去露營一樣。那時專業人士沒那麼多,往往化妝頭髮也要自己弄,其實想想蠻好玩的。當然拍那麼多戲,也會受傷,也會被亂寫,但這些都沒什麼委屈,說到底還是覺得要換種生活方式。
 
與明星身份告別,一點都不會失落嗎?
我也得到了很多啊,比如婚姻生活,比如終於能掌控時間。這需要自己去作出權衡比較,ok,這個對我更重要,那我就不去考慮所謂失去的部分,人不可能什麼都擁有的。
 
沒有好奇心就沒有靈魂
1988 年,導演楊凡將亦舒的《流金歲月》搬上銀幕。在亦舒迷心目中,沒有人比紅姑和張曼玉更適合扮演美豔的朱鎖瑣與內斂的蔣男孫。
不單是模樣,性格神韻也似。兩個年輕女郎去拍電影海報,張曼玉認真培養情緒,交足功課,輪到紅姑,“把頭髮弄得像稻草亂糟一團,一件over size 黑色大衣披上,不到五分鐘也交了功課。張小姐看了,馬上認輸。”導演楊凡將這段寫在書裡,他旁觀她,“美麗的訣竅是隨意自然,她知道研究太多就沒那神韻。”但要在中年之後仍受到奢侈品牌青睞,請來成為招牌代言,僅靠天生的開麥拉面孔和隨意態度還不夠。如今的張曼玉在電影表演錘煉下開啟了內心的豐美世界,背影手勢皆有味道,而紅姑呢?她走在另一條路徑,仍活潑潑的,笑容嬌憨,似乎未曾有什麼可以傷害到她,叫人看著也對世界有信心起來。
 
“我對很多事情都充滿好奇。如果女人沒有了好奇心,就會丟了靈魂。許多年前這個鐘記時裝店出身的選美女孩,每天堅持閱讀英文《南華早報》,逛美術館與博物館,被不少所謂文化人士拿來當話題,甚至不乏調侃。然而今時今日,這些自我修煉最終淬煉成內涵——美的東西看得多了,何需要刻意研究,自然而然就融入骨髓。
 
楊凡提起陪紅姑去紐約的美術館,“挺花時間的,絕不走馬觀花,一幅畫前遠看近看,再左右移動,像是巴不得把這幅畫搬回家似的。”時隔多年,當被問到這次Ralph Lauren巴黎行,她的興奮語氣仿佛又回到那情景,“看了很多藝術創作,你會發現它們如何影響社會,新人、新生命在誕生,反而令舊的更有價值。這個過程很美妙。” ►鍾楚紅台北攝影展 看見香港傳遞愛
 
你對時尚流行的態度是怎樣?
我對潮流的觸感並不來自於時裝設計本身。你知道時尚是很多元素的融合,音樂、美術、建築、電影等,它們之間都有互動,形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個人穿衣風格呢?要相對保守一些嗎?
在穿衣服這回事上,其實我從小就很有主意,甚至說是反叛。在以前牛仔褲是一種很不正式的著裝,但我就會搭配蕾絲珠片,將它穿到一些人家會穿裙子出席的場合。但無論什麼類型,它必須跟我的生活能夠配合,年少時是年少的,成熟時是成熟的,應與年齡身份符合。
 
愛,能帶你開拓一個新的世界
一個女人該如何選擇生活伴侶?
1987 年,鐘楚紅最當紅之際傳出了拍拖消息,物件是廣告才子朱家鼎。雖然已創辦自己的公司,但財富累積絕不算大亨級,戴了副眼鏡,樣貌也屬平平,所謂外在條件在諸多追求者中不算標青。但紅姑的眼光不限於此。當年她拍楊凡的《意亂情迷》,為電影海報拍攝性感泳裝照,然而電影公司為了替電影造勢而給《花花公子》當封面,旁人勸她不必如此犧牲形象,她卻表示導演用自己辛苦錢拍戲,需要幫助,所以也沒有計較。後來楊凡《玫瑰的故事》想用她替換原定女主角張曼玉,她又婉轉表示對方是好友,絕不奪人所好。
金錢名聲都能置之度外,至於外表,她自己也從不把自己的美貌當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