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郭雪芙 :我找的是共度一生的人,不是飯票

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像郭雪芙這種,讓人有刻板印象:難相處,也許有點驕傲,甚至讓人輕易宣判,我不喜歡她。出道以來的人氣,除了為她帶來光環加身,也難免有些委屈和不痛快,而她一貫地哭完,繼續工作過日子。她哪是什麼高冷孤立的女神,聊天的那些時間,她像個朋友,大聲地笑,放肆地聊。
採訪撰文/徐嘉偉 造型/關婷玉 攝影/邵亭魁 化妝/凱潔 髮型/石頭
場地提供/MS. IDEAS

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像郭雪芙這種,讓人有刻板印象:難相處,也許有點驕傲,甚至讓人輕易宣判,我不喜歡她。出道以來的人氣,除了為她帶來光環加身,也難免有些委屈和不痛快,而她一貫地哭完,繼續工作過日子。她哪是什麼高冷孤立的女神,聊天的那些時間,她像個朋友,大聲地笑,放肆地聊。
 
這樣的情況不太常見,拍攝當天郭雪芙一個人到現場,沒有經紀人也沒有隨行工作人員,掛著一副墨鏡,很快地和大家打了聲招呼後進休息室,有些冷,有些疏遠,「果然跟傳聞中一樣」,有人小聲說著。
 
拍攝時,她依舊沒有太多笑容,不過發現,對攝影師的指示與編輯們給的提醒,她除了客氣回應也會搭上一個淺淺的微笑,拍攝順利進行,拍到了滿意的照片,那份疏離與冰冷才慢慢瓦解,看見平時螢幕上熟悉的郭雪芙。
 
「我希望,他們感受到我的在乎。」
 
郭雪芙幼時母親過世,父親離開她與妹妹到大陸工作,成長過程由「乾媽」帶大,訪問前兩天剛好是母親節,順道問了她怎麼過,她淡淡笑說,「在工作中度過了,不過有準備禮物給乾媽,母親節後,找了一個空檔回去陪她吃飯,把禮物送給她。」
 
這些年來的郭雪芙好像都是這樣抽離、獨自過來了,對母親節沒什麼印象,大家過節時,她總會找些事讓自己忙,「媽媽過世後,就沒有再意識到這個節日。近幾年突然想開,怎麼會忘了從小扶養我長大的乾媽呢?我很感謝她,開始會想和她一起過節。也許是生長家庭的關係,常常看別人跟爸媽一起去逛街、吃飯,而我成長階段沒有這種經驗,我不太會表達關心,跟長輩互動也很生疏,心裡的感覺很難說出口。現在好多了,我開始會擁抱她,告訴她我愛她。」
 
郭雪芙國中畢業之後北上讀書,很久一段時間只想獨立,不想依賴僅剩的家人,建立防備、塗上很重的保護色,在人前從不卸下心防。不過,試著變得堅強同時她卻忘了如何柔軟,以及堅強以外更重要的事。
 
從接觸模特兒開始,郭雪芙發現對演藝工作的熱情,看到的人和事也多了,這時才發現自己多年來打造出來的剛硬外殼似乎到處碰壁,「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門學問,也碰巧是我最不擅長的。(笑)我不太會跟人溝通,常被公司唸。以前我不太會打招呼,旁人覺得我沒禮貌,可是我以為來工作不太需要去社交,經紀人一直提醒我要改。(原來稍早看到的郭雪芙已經算蠻溫暖了)工作時,不管什麼人跟我聊到有興趣的話題,我就會一直聊,可是聊不來時,我就無法繼續無邊際的聊。」
 
調整過程中,她開始想到自己與家人的相處方式,發現忙於工作的同時自己竟然錯過了許多,「我有個一起長大的姐姐,生了一個小孩,最近和她見面發現小孩已經4、5歲了,我都不知道,這段期間都沒跟她和家人交流,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覺得可惜,也錯過了很多。」
 
現在,她期許自己能成為一個有能力給予溫暖的人,「我希望,他們感覺到我的在乎。」
 
「習慣,就放開了。」
 
拍照結束後,郭雪芙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盤起腿,笑臉等著我發問,比起拍照時的她,看起來輕鬆自在多了。她沒什麼距離,不端架子,也不扭捏,想到什麼說什麼,有時嚇得一旁的經紀人冒冷汗。
 
聊到稍早的「冷酷」,以為她緊張,她笑著說那是她專心狀態的樣子,長久以來的工作習慣常讓人對她產生誤解,「以前常常有人跟公司說我沒禮貌,我卻全然沒發覺,這點後來改進後倒是還好。反而到了後期,有段時間媒體常常有針對我的負面報導,多到朋友會問我,媒體跟我有仇嗎?我想破頭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前非常在意,甚至天天躲在家,在經紀人面前大哭。現在很習慣了,反而放得很開。」的確,訪談後的隔天就出現郭雪芙穿著紅白拖鞋,到醫院探視表哥的新聞,哪個偶像比她放得開?
 
「很多時候,我其實蠻脆弱的,尤其覺得被誤解時。我無法去解釋和陳述,無法控制的事情,像是輿論等等,常會覺得很無助又沮喪。不過一路上,學習和遇到的事情很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心態真的很重要,心態是好的,其實就慢慢走出來了。」
 
「我找的是共度一生的人,不是飯票。」
 
進入演藝圈後,郭雪芙幾乎把時間都給了工作,忙起來時可以連續工作26小時,「應該覺得累翻了吧?」「會真的很想落淚,而且以前只在意自己,因為疲憊變得無法控制脾氣,後來發現,其實身邊的人一樣累,開始反省,替其他人想想,突然覺得自己沒什麼好過不去的。」她笑說。
 
「忙碌」其實是個很好的理由,一直以來,它幫郭雪芙忘記心中缺少的那塊,催眠自己,就算缺了某部分也可以活得很好,直到最近:「我開始非常渴望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像是陶子姐和李仁哥那樣吧!不過現在每天都在工作,很難有機會遇到對象,以致我常幻想一見鍾情呀、或出國碰到邂逅之類(笑)。但真碰到了我想我也沒辦法。我是需要相處的人,很重視心靈交流。有沒有魅力,相處的狀況,內在都很重要。」
 
Dream Girls 團員宋米秦剛剛完婚,是不是也多少也讓她有些「婚頭」?「我也一直默默希望遇到對的人,但現在完全沒有這樣的人。理想中,我希望28歲戀愛,30歲結婚,可是我現在已經27歲了,哈哈,驚覺時間過得好快。工作方面,成績還也沒到讓我安心戀愛、嫁人的程度。加上我的工作關係,可能沒辦法給他很穩定的感覺,所以投入前我都會想很多。」
 
「當了藝人,身旁很多人勸我找個有錢人嫁了,我的想法是,錢自己賺就好,不需要為了錢這麼做,我找共度一生的人,不是一張飯票。」
 
「知道不足,所以繼續前進。」
 
郭雪芙很幸運地生了一張漂亮臉蛋,她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熱情在哪所以進了演藝圈,也很幸運得到很多機會。電視劇從配角演到主角,發了專輯也參與電影演出,知道自己哪裡做得好,也知道哪裡不足,更重要的是,她坦率地看待:「唱歌和演戲我都很喜歡,兩個狀態下的我都不一樣,演戲時能盡情的去發揮對角色的想像,走劇中故事的人生,演別人的樣子;唱歌時我能做自己,表現自己,發揮舞台魅力等等,都讓我很著迷。不過,我自己知道,如果把我個人獨立出來時還有很多進步空間。前陣子有人質疑我是不是歌手這件事,我不在乎他是不是想挑釁,但我確實也好好思考,是不是可以再做更多事情來增進歌唱能力。」
 
而演戲也是另一種體驗,「對我來說,演戲最有挑戰性地方在於,要把情感做足又要穩,例如對新角色不熟悉時,容易抓不穩力道和穩定性。演戲很多東西是要慢慢體會的,剛開始拍廣告需要哭戲時,我會想難過的事情,不過後來演得多了,過程中,其實不太需要強迫自己哭,融入角色裡面,自然就會掉淚,差別在自己有沒有感受到劇中人的情緒。從去年到今年,我慢慢有這個體會,後來就算是看著劇本,也會哭。」
 
出道到現在,郭雪芙從沒準備好,現在看到自己缺少,反然讓她有往下走的自信,這,是她最大的改變:「那時 Dream Girls 成立時,我是最後一個加入的成員,唱歌、跳舞我都很不足,這點讓當時的我很沒有自信。宣傳第一張單曲時,我總暗自希望麥克風不要遞給我,很抗拒說話。一切的我都是在很不成熟的狀態,不知道該怎麼表現自己,有種硬著頭皮上的感覺。但就這麼做著做著,好像發現成就感了,聽到別人的評論,看到我自己的作品都讓我很開心。對這份工作產生很大的熱情,這時才覺得自己做到了,也就是這份心,讓我不斷往前走。」
 
郭雪芙很老實地說,目前沒有最喜歡的作品,因為覺得自己有待加強。不覺得自己性感,笑說自己還在學習更女人的樣子,性感仍有點遙遠。她私下喜歡打電動、看動畫、翻漫畫,和一般女生共通話題不太多,這些都和想像、聽到,或是網路上「懶人包」裡說的郭雪芙不太一樣。
 
她說,幾年前她在路上停下車抱回一隻瘦弱發抖的流浪小貓,發現後面跟車的記者,經紀人以為是瘋狂粉絲前去詢問,隔天見報時記者將焦點放在經紀人態度不佳,甚至也有網友說她作秀,但這隻貓咪「金Bon」從那天開始,給郭雪芙收養至今。
 
離開時,郭雪芙大力揮手道別,臉上笑得開心;別人說什麼不重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想要什麼重要多了,花了點時間,但她現在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