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黃子佼:回想那一條長長「寂寞道路」

每一秒鐘做的事情都要做好,不是只有全世界人盡皆知的事件做不好,才叫做不好,一個小細節做不好,你的蝴蝶效應會影響你後面的每一秒。
1 / 2

本文授權轉載自《我害怕.成功》 

enlightened每一秒鐘做的事情都要做好,不是只有全世界人盡皆知的事件做不好,才叫做不好,一個小細節做不好,你的蝴蝶效應會影響你後面的每一秒。
 
enlightened你花一秒鐘去辯論,不如花一秒鐘去充實自己。
 
enlightened請你把你的人腦,比照手機、電腦、悠遊卡辦理,一直加值你的腦,一直灌入更多的資料,而不要急著去讓手機更有趣,讓電腦更多好玩的軟體,到最後你就發現這裡(腦袋)空了。
 
enlightened我是一個極度不怕失敗的人,而且我很希望藉由這些失敗再一次提醒自己,我還不夠好。
 
enlightened不要先把目的放在前面,而是把你自己的初衷,永遠放在心裡的某個位置。
 
(圖片提供:大鵬傳播)
 
陳文茜: 有一段時間,也就是TVBSG崛起,你也很紅,後來TVBSG有點沒落,你也跟著沒落,但是外界比較會解釋成是你的感情事件,因為這兩件事剛好在同一個時間點發生,你怎麼適應那樣的過程?
 
黃子佼: 那段時間我確實在電視的工作上喪失了很多機會,而且挺不習慣的,開始在電視上看不到自己,以前是天天,甚至兩個帶狀,可是我很慶幸,我從小就是一個有多元興趣的人,所以,我常常鼓勵身邊的年輕朋友,一定要多了解自己,人家說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裡,我小時候有一陣子喜歡音樂,後來又喜歡漫畫一陣子,突然間又喜歡看科幻小說,所以倪匡全部看完後,再看推理小說,赤川次郎也全看完了,接下來又去挖掘下一個樂趣,比如說街頭潮流、設計到現在的藝術。所以,當我在演藝舞台很暗淡的那段時間,我反而有更多時間去開潮牌店、做生意,而且我是真的會在店裡講解產品給客人聽的人。
 
陳文茜: 十五年前你會怨小S嗎?覺得男女的感情何必到這個程度,把你搞到後來去店裡賣東西,你曾經怨她嗎?
 
黃子佼: 完全沒有。甚至我也要說很多人看了中天的「康熙來了」,說我們的對話還少了些什麼,其實我必須說,因為畢竟我不是主持人,那時,康永哥帶領我們,整個氛圍比較溫馨、圓滿,其實我也很想跟小S說聲「對不起」,可是沒有機會。那時,我只跟她說了「謝謝妳」,但是無論是對不起或謝謝,我在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所謂的怨。因為很多事情就是我自己造成的,既然我是一個會去檢討記者會少了什麼梗的人,當然也會檢討我自己的人生。
 
陳文茜: 你跟小S的事件讓你當時在社會上處境艱難,以及她在節目上大哭,對你和演藝生命造成的影響,跟一個製作人沒有把一集的節目做好,是完全不同層級的事情!
 
黃子佼: 我跟你的觀點不一樣,我覺得每一秒鐘做的事情都要做好,不是只有全世界人盡皆知的事件做不好,才叫做不好,一個小細節做不好,你的蝴蝶效應會影響你後面的每一秒。所以,每個工作都要做好,因為我知道,我把這一場記者會做好,我可能接下來會有第二場、第三場,我不能因為這場記者會只有四個人,我就亂主持,這是我的理念。
 
陳文茜: 什麼樣的勇氣,讓你決定跟Selina 去上「康熙來了」。因為總是很多年,過去就過去了,我想小S的不在乎應該也到了一個程度,但大家不見面總是比較不尷尬。我覺得尷尬是人生裡很糟糕的字眼,因為尷跟尬可以尬住一切事情?
 
黃子佼: 其實這個事情很單純。因為去年底,我們在臉書上不小心變成了朋友。那時小S出了唱片,飛碟電台就有業務配播,我必須在節目中播她的歌,於是我就播了,因為那是廣告搭配的,這時記者聽到了,就跟我說,你播她的歌,我說對啊!記者就覺得很新奇,認為是一個新聞,就去告訴小S,小S聽到之後覺得很有趣,因為她確實很想知道我了解她專輯裡想要表達的意義嗎?於是就到臉書發出交友邀請,因為她以為要成為臉書好友才看得到這篇文章。
 
這時,另外一個記者出現,跟她說,妳怎麼突然發出交友邀請,而且佼佼考慮一天之後,以為是病毒,但他也確認了,這是怎麼回事?這時小S就跟他說,因為她要找那篇文章,記者就來問我文章在哪?我說沒有文章,我的評論是在電台裡,沒有重播。他就告訴小S沒有文章了,小S就說:「我好希望他寫一個樂評給我」,於是記者又告訴我說:「你可不可以寫個樂評給她?」我就說好,我很久不寫樂評了,因為我以前寫了很多樂評,批評太多圈內朋友,很不好意思,但既然她想看,我就決定為她寫。而且,最妙的是,她根本不知道我的臉書是開放的,不用加朋友,就看得到我所有文章。於是我也真的寫了一篇,她馬上也就分享了,而且留言了。
 
所以,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到了Selina 要發片時,因為她跟SHE去過無數次「康熙來了」,已經有點沒梗,Selina 就說怎麼辦,我要宣傳,可是製作單位希望我帶一個好朋友,掐指一算,任爸去太多,所以她就想到我。她的宣傳就打到我的經紀人那裡說可不可以上康熙,我不知道該怎麼決定。
 
陳文茜: 為什麼?
 
黃子佼: 因為我知道它會是一個事件,不只是一個通告,是娛樂圈的事,一天之後,我回答了這個通告,但是我先問Selina,說妳確定需要我去站台,而且不怕模糊焦點,她說:「不怕,因為就算我跟別人去,也只會講一點點唱片,但是跟你去,我可以見證歷史的一刻。」
 

(圖片提供:中天電視)
 
陳文茜: 所以你希望別人對你留下的印象是什麼?
 
黃子佼: 我希望大家有一天也覺得我是一個很溫暖的人,或者我是個很努力的人。我會想跟小燕姐一樣,就是到現在還在拚,不要言退,我們如果能夠給觀眾一些貢獻,我們就應該要做到最後一刻。
 
陳文茜: 如果年輕人想要有機會變成你們, 但是,現在電視頻道實在太多了,網路也這麼多,一個人要出來很困難,包括可以用YouTube 自己上傳影片,以及想辦法看看黃子佼會不會看中他,或是上節目,譬如在「大學生來了沒」裡發言,佼佼,如果是你,現在會做什麼事情?
 
黃子佼: 我真的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還滿辛苦的,大家要關注的事情太多了,可是,如果大家對於表演有興趣,追根究柢在於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這份工作,圈內人是看得出來的。譬如,在我比較低潮時,還是有人給我機會,因為他們知道我雖然不紅,可是我好愛這個工作,而且我看的電影、聽的音樂,比那些很紅的人更多,所以最重要的在於熱忱。我看電影時,根本沒有電影記者會可以主持,可是我愛。所以,不要先把目的放在前面,而是把你自己的初衷,永遠放在心裡的某個位置。
 
陳文茜: 佼佼你看起來很像會奮戰到最後,躺下棺材前,主持完你的喪禮才躺下去的人?
 
黃子佼: 其實我有階段性的改變,有一段時間常常做跨界的記者會,我看到一些生意人很佩服他們,包括我上個禮拜主持一場尾牙,覺得演藝圈好渺小,那位董事長在台上致詞說:「各位同仁,去年我們表現得還不錯,總收益是八千億元,今年我們目標一兆好不好?」我就想我們哪家電視台、雜誌社、報社可以做到八千億?我們娛樂圈,唱片公司再大,華研唱片、華納唱片再多也沒有六千人吧?可是那位董事長旗下卻有六千人。所以,我常覺得演藝圈很渺小,不認為自己很了不起,可是我們有機會影響別人,因為我們站在浪頭上,或是螢光幕前,不是說我一定要做到老、做到死,而
是如果有一天我還能逗大家笑,何樂而不為?
 
青年提問
 
提 問: 你們是公眾人物,會受到很多人矚目,社會上一定有很多人對你們有一些過高或過低的要求,你要怎麼告訴自己,應該努力到什麼程度,要對觀眾負責到什麼程度,同時也對自己的人生和家人負責?
 
黃子佼: 這在於你的時間管理。很多人以為我只睡五、六個小時,但其實我每天都睡七到八小時,沒有人相信,其實很簡單,請你把你醒著的十六小時當三十二個小時用。把那些非常零碎的時間都能善用時,就不會忽略你的朋友、家人,甚至你的狗,還有你的工作以及休閒。
 
《我害怕.成功》
作者:陳文茜
內容簡介:紛擾的歲月在每個人身上都會刻下不同的負荷或啟發,走不出來的是負荷;跨越的是啟發。耽溺其間的,往往得到的是傲慢後的蒼涼;懂得悲壯學習面對命運挑戰的,「挫折」不過是另一篇「啟示錄」。  (本書版稅全數捐贈「中華民國骨肉癌關懷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