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孔劉,演員是一份孤獨的職業

現在的孔劉正在描繪名為「演員」的人生藍圖。這幅藍圖將在許久之後才會完成,屆時,圖中將會填滿他在長久的苦惱和自我觀察下,所創造出來的個人色彩和圖案。
Text 、Photo / Marie Claire Korea  翻譯 / 懿芳
 
時值盛夏,一個天氣比前一天更炎熱的日子裡,我和孔劉見面了。因為是夏天,我們決定以鬱鬱蒼蒼的樹木為拍攝背景,於是在陽光炙熱的午後,孔劉走進了某個屋子的庭院裡。他和長久合作的攝影師熱絡地聊著天,迅速地完成所有拍攝前的準備工作。拍攝的主題概念是「無所事事的村莊小子」,為了化身為遊手好閒、萬事滿不在乎的村莊小子,他叼著一根煙,時而出神發呆,時而開懷大笑。鏡頭一幕幕的迅速地拍完,一有空他就聊著昨天看過的電影《哭聲》,或說些只有感情不錯的朋友之間才會說的玩笑話。對已經當了十五年演員的孔劉而言,拍攝工作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工作人員很清楚他的喜好,順利地完成了拍攝工作。
 
但是在戲裡頭的孔劉,已不再是我們所熟悉的孔劉。他已經跳脫那個受眾人擁戴的浪漫喜劇主角許久,呈現給我們的是為了宣揚真理而孤軍奮鬥、或是奮不顧身的動作戲,也詮釋過眼中滿懷悲傷的愛情戲主角。這一個夏天,他在《屍速列車》裡為了拯救女兒,不惜和喪屍大戰,而在九月即將在韓國上映、由金知雲導演執導的《密探》中,他則飾演一個日據時期的獨立軍。不久之後,他又即將變成鬼怪。雖然他的演出經歷以令人羨慕的速度和密度增加當中,但在這次訪談中,卻不常聽到他說他對此覺得滿意,他反而更常提到自己對此感到有些遺憾和羞愧。他為了完成自己想要留給大眾的「演員人生藍圖」,正不斷地做著思索與反省、自我評價和努力當中。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屍速列車》是一部關於喪屍出沒的電影。喪屍對韓國來說,並不是很熟悉的題材。
喪屍曾在微電影裡出現過,但在商業大片裡,這卻是頭一遭出現喪屍,所以我覺得很有挑戰的價值,我也相信延尚浩導演對這部電影的自信。一個有自信的人,可能會讓人感到很有壓力不舒服,但也可能會讓人感到很開心,而導演屬於後者。導演之前的作品都是帶有濃厚黑色幽默以諷刺社會的動畫,因此,《屍速列車》雖然是商業片,但我很期待它可以傳達出其他的意涵。
 
M.C.:「碩宇」是個怎樣的人物?這個角色在經歷到重大的事件後,似乎有了很大的變化。
第一次拿到劇本時,我覺得碩宇是個很典型的公式化角色,就是個必須從喪屍手中救出幼女的父親。其實我選擇接演《屍速列車》時,這個企劃本身比碩宇這個角色更吸引我。我原本希望別把碩宇演得那麼公式化,別按照劇本設定的去演,而是把他塑造成在這類電影裡前所未見的角色;這是我的責任,但我好像沒做到。雖然對演員來說,每部作品都不可能會達到十全十美,但《屍速列車》從這一點來看,卻讓我感到遺憾又羞愧。如果我能夠把角色再詮釋得更不一樣,是不是會更好呢?
 
M.C.:大眾對演員的演技評價是很即時的,你已經當了十五年的演員,可以不受大眾的評論所影響了嗎?
不,我無法不受影響,反而上了年紀後,更容易被預料之外的事情所影響。我剛開始演戲時,對大眾的評論很緊張、也受到了很多傷害,不過隨著時間經過,逐漸變得對那些評價無感,覺得並不需要去理會那些,只要秉持著信念走我的路就好。我原本以為上了年紀後,那樣的態度會變得更為堅定,但事實並非如此,反而會被一些預料之外的小事情所影響,一不注意心就動搖了。
 
 
M.C.:你從成為演員到現在,有遇過低潮期嗎?
接連演出《關不住的誘惑》、《屍速列車》和《密探》三部電影後,雖然談不上低潮期那麼嚴重,但覺得很吃力。其實我一直在演戲、沒有休息,這樣的演戲速度算是非常快的。我很想增加我的作品數量,也如願做到了,但第一次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我的能量好像不太夠用,感覺也喪失了信心。我無法自信滿滿地觀賞自己的電影,恐懼感比期待感更大。《屍速列車》在坎城首次公開時,雖然我沒表現出來,但我超緊張的,也不敢正眼去看沒演好時而自殘的畫面。這樣的情緒延續到了《密探》,所以我覺得有點羞愧。也許我用不著說得這麼坦白,但反正這是事實。
 
M.C.:你對自己的客觀看法很嚴苛呢。
我努力想做到這一點。我不是一個寬以待己的人。上了年紀後,我好像對工作產生了強迫症。雖然我不喜歡評論我的演技,但似乎要有不斷的批評,才能繼續往演員這條路走下去。我上了年紀後,覺得演戲愈來愈困難了。
 
M.C.:你覺得演員生活如何?二十歲和三十歲差很多嗎?
我在二十歲時,總是希望快點進入三十歲,但並不是上了年紀後,煩惱就會自動解決。我原本相信上了年紀後會比現在更為成熟,遇到任何情況都能機智地應付,認為屆時鏡頭裡的我就會散發出意想不到的氛圍,所以感到很期待。我以為當我安穩地一階一階往上爬後,我的演技也會變得更加平穩深厚,但我好像想得太美好了(笑)。演戲就像是一場無止盡的戰鬥一樣。
 
 
M.C.:真令人意外。我覺得你的戲路變寬了呢,因為你的作品種類變得很多樣化,角色的情緒變化幅度也很大。難道這沒有讓你感到很滿足、很驕傲嗎?
我不能說我在挑選作品時,沒有企圖想要拓展我的演出經歷,但這也不是全部的因素。外人可能會認為孔劉這個演員的演出經歷很豐富,但實際上我自己卻不這麼認為。別人怎麼看待我、我會獲得什麼樣的評價,都是以後的事,就算評價再好,現在的我想法也不會有所改變。我對自己的滿意度並不會隨著票房成績而有所改變。我有許多不滿意的地方,也有遺憾之處,覺得作品無法達到我的客觀標準。即使電影票房大賣,我也不會因此改變想法覺得「原來我不是不會演戲嘛」。《屍速列車》和《密探》對我來說,應該都會變成我人生當中煩惱特別多的時期裡的演出作品。
 
M.C.:對演員而言,每部作品都有其意義所在,《屍速列車》對你有著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以喪屍為題材的這一點,我就很有興趣了。在電影裡,我想做好防守,也想先發制人。我是覺得自己不貪心,若真要說有什麼貪心的地方,就是其他人都不願意走的路,我走了。電影上映後如果票房不錯,好評也會隨之而來。這是個很好的嚐試,也是個大膽的嚐試。等日後我再回頭來看的話,應該也會覺得這是個很有意義的嚐試。
 
M.C.:在電影中你孤軍奮鬥保護女兒,在你的人生中,曾經為了守護什麼而孤軍奮戰過嗎?
在我的人生當中佔據最大比例的就是演戲,為了守護我對於演戲的價值觀或信念,我當然會不斷的做出努力。我曾經苦惱過如何以演員的身分、以藝人的身分,更靠近我心中的藍圖一步。大眾有他們對我的期望,我有我自己的期望,所以我總是費盡心思想抓到一個平衡點。嗯,這麼說好像有點傲慢。我是希望能順應大家的期待、同時達到我對自己的期望。我希望當很久很久之後有人在追憶孔劉這個演員時,可以看到我努力所完成的人生藍圖。
 
 
M.C.:很好奇你現在的藍圖是什麼模樣。
我偶爾看到以前做過的訪談時,覺得年輕時候的我,講話明顯更為豪放。看到以前的訪問時,我會覺得自己當時真的很年輕、也很可愛,有些回答非常的感性。我的表達方式逐漸有了改變,但我對於演員這份工作的主要看法仍然沒變。我不想只是汲汲營營於名和利,當然,演員這行讓我賺了很多錢,也享有很大的名氣,我很感謝這一切,但是比起被拿來當作商業性的消費,我更嚮往單純的演員生活。
 
M.C.:是因為這個緣故嗎?除了戲劇外,很少看到你露面。比如,很少看到你出現在綜藝節目或活動現場。
其實我現在說話時都很謹慎。年輕時候的我血氣方剛,會很強烈地表現出自己的喜好或想法,但我說出口的話就容易遭到扭曲,別人也很容易有所誤解。我不想做不曉得為何而做的事,也覺得這很無趣。不過我也無法把話說死,如果我說我不喜歡上綜藝節目,日後說不定也會去上。我的工作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的事,而是一群人的事,所以妥協是必需的,我不能固執地按照己意下決定。不能說這是好事或壞事。雖然我盡量走向我自己喜歡、對我來說是正確的道路,但是在這條路上還是有需要妥協的部分,我必須聽從別人的建議往前走才行。即使現在不是我夢想中的人生藍圖,但我希望可以再拓展出更多的變化。
 
M.C.:你馬上就要進入連續劇《鬼怪》的拍攝工作了,但這部戲仍然讓人摸不著頭緒,2016年竟然要演鬼怪。
我同樣也摸不著頭緒(笑)。劇本還沒出來,我也無法想像,不知道編劇會怎麼編。我苦惱了很久,連帶影響到了日常生活,要做這個決定,很累也很難。其實比起奇幻故事,我更喜歡較為現實的故事。在接連演了《關不住的誘惑》、《屍速列車》、《密探》這三部類型和角色完全都不相同的電影後,我感到有點畏縮、羞愧,還有種碰壁的感覺。我在不自覺中,好像太過於安於現狀了,沒有把日子過得很精采,所以我對此做了反省。我覺得自己應該再拚命些、再厚臉皮些,我需要一個可以盡情投入身心衝撞的契機。連續劇的拍攝現場比電影更為緊湊,需要更高的專注力,那樣的節奏也是現在的我所需要的。雖然這是我比較害怕的奇幻題材,但我決定把一切交給看重我、信賴我的編劇。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好好地衝,應該就能擊破那道在不知不覺中產生的牆了不是嗎?
 
 
M.C.:演員這個工作,痛苦的時間比較多,還是幸福的時間比較多?
好像痛苦的時間比較多。
 
M.C.:你曾經後悔成為演員嗎?
我以前有後悔過,但現在不後悔。比起後悔,演員生活讓我獲得的東西更多,但年輕時的我不這麼想,只按照我的價值觀和目標生活,覺得沒必要和別人做比較。不過很明顯的一點是,演員是一份孤獨的職業。我忍受這份孤獨感的功力愈來愈強了,這樣的孤獨感似乎也不全是壞事。
 
M.C.:你上一部戲和下一部戲之間都沒有休息空檔一直在拍戲,應該消耗了許多能量吧。
我非常不喜歡「機會來臨時要懂得把握」這句話。之前我在每部戲之間都有一定程度的休息時間。有人是「拼命型」的演員,我則是在每部作品之間做適當的停歇後再繼續衝刺的類型。只是這一回,即使體力上有些不支,但因為接到的邀約都是我不想錯過的戲,所以變得貪心了。我常常過著只屬於我自己的時間,好替自己充飽電力,並不是一定要做什麼事,才能再次充滿電力。
 
 
M.C.:像今天訪問時提到的「發呆」那樣嗎?
這是一個生活忙碌的世界,所以也需要放空發呆的時間不是嗎?不過說這種話時要小心,因為可能會有人認為我很趾高氣揚在說風涼話呢。
 
M.C.:要小心的地方真多(笑)。 
我年紀愈來愈大後,事事就變得愈來愈小心翼翼,因為媒體輿論太可怕了,有很多東西會在瞬間就遭到扭曲。這不是一個能夠輕易接受真相的世界,所以我變得愈來愈謹言慎行。我沒在玩SNS,我覺得拍照上傳到網站叫大家來看,是很難為情的一件事。而且如果一旦開始玩SNS,我就會變得很在意粉絲人數。我也害怕沒事把自己的想法寫在上面的話,會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許多網友扭曲歪解而產生不同的解讀。比起把我自己的事寫在SNS上,我更希望能和信賴我、不會扭曲我的話、可以原原本本接受我的人,一起喝酒聊天。
 
M.C.:很好奇私下的你是什麼樣的面貌。
我在家會看電視,餵貓咪吃飯,這樣的日常生活就是我的全部。雖然看起來懶散無趣,但對我而言是最需要的時間。有的人會藉由不斷做一件事來抒解壓力,但我不是。我也喜歡運動,流汗運動是我的日常生活。我不僅本身就喜歡運動,而且這也是一種在工作時可以嚴格管理自我的方法。運動是你付出多少,就能得到想要的回報,沒有什麼僥倖可言。我不太喜歡耍小聰明,我喜歡正面進攻,運動是少數幾件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的事情之一。不久前,我開始和公司的同事每週打一次籃球,年紀愈來愈大後,我愈不喜歡去喝酒,反而更喜歡運動了。我也會像差不多年紀的男人一樣,早上起床後就看看韓國選手的大聯盟比賽和最近正值總決賽季的NBA。
 
M.C.:今年對你來說,應該是很認真工作的一年。
去年和今年,我好像都只顧著工作。暫且撇開我對自己的演技失望部分不談,我想給認真工作的自己一個掌聲。我做到了我的目標,運氣也不錯,作品也能穩紮穩打的完成。可以接連演出自己想演的戲,光是這一點就是很幸福的時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