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楊丞琳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過去的勇敢與現在的自在,拼湊成了一個完整的她。以第十張專輯展望未來的楊丞琳,在一片寂靜的綠色山林中,娓娓道來這一路上的風景。
1 / 8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關婷玉  攝影/江民仕  化妝/妝顏造型工作室 Chia-Huei Chen  髮型/Rick(Zoom Hair)  場地提供/箱根福住樓 www.fukuzumi-ro.com

 

抵達東京的那天,正巧遇上了夏末的颱風,間歇性的大雨與強風在東京的街頭肆虐無辜路樹,為了遠離狂風暴雨,也為了遠離塵囂,我們來到距離東京僅90分鐘車程的溫泉聖地箱根,純樸的小鎮盪漾古樸的氣息,今天的拍攝地點福住樓,更是矗立超過120年的古蹟,大文豪夏目漱石便是這裡的常客。

傳統的木竹和式建築充滿寧靜禪意,開扇窗戶,就聽得見涓涓溪流的流暢水聲。在一片奢侈綠意的山林中,感受到的僅有清幽與平靜,俗世紛擾,宛如過往雲煙。被譽為文化財的旅社,更交織了文化的過去與現在,與丞琳新專輯《年輪說》的概念恰好不謀而合。

從台北馬不停蹄的唱片宣傳行程中,丞琳挪出時間,在箱根與我們一起停下腳步,凝結此刻的美好。

 

用年輪紀載過往軌跡

「看,回憶這把刀,切開我身體,研究我的風雨。這圈是我,那圈是你,開過心的開心。…」青峰為丞琳寫下的〈年輪說〉有著揪心如詩的語彙,加上鋼琴與管弦樂的輕盈聲響,難怪才剛推出MV就在網路上發酵。推出里程碑的第十張專輯,丞琳回望過去之際,站穩當下,優雅從容地走向未來,「樹木有年輪記載生命歷程,我們相對於年輪的其實就是指紋,每個人在人生中的軌跡,一定會有迷失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迷惘、走不出來,因為人生就像是走在指紋裡面繞,跟年輪一樣。」

在新專輯《年輪說》裡,丞琳找來了陳建騏、柯貴民、小安老師和李榮浩等音樂人,共同打造出不一樣的她。從選歌、歌詞的方向、歌名、編曲、製作人等等,她全心投入參與,比以往任何一張專輯都參與得更多,也是一張更屬於她個人的軌跡,「這是我第一次在專輯裡面提出這麼多意見,我相信大家聽的出來跟過往的音樂很不同,聲音的表現更自由,唱歌的方式也有改變,我希望這是一張聽起來很舒服的專輯。」

向來熱愛慢歌的丞琳,被歌迷譽為「情歌教主」,這次她從七、八百首歌中仔細選擇,甚至在編曲上更有突破,更有層次,歌詞也有所調整,變得更為成熟有深意。「音樂上,一方面往前邁進,卻又隱隱約約地保有歌迷過去喜歡的我;造型上也是這樣的概念,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把頭髮留長。我非常熱愛短髮,已經五年都是短髮了,但是我希望不要跟以前重複。不管是視覺上、音樂上都勾勒出過去的影子,卻又是全新的我。」

 

崇拜過去勇敢的自己

很小就進入演藝圈的她,因為大環境迫使她成熟得早,丞琳回想過往,說小時侯總會把事情想得很遠,遠到幾乎有點杞人憂天,現在才知道活在當下的意義。「我小時候真的想很多,現在比較不會這樣了,無論是工作或生活,過去就過去了,沒辦法勉強,現在是什麼狀況,就盡情享受,不會再庸人自擾,做計畫的強迫症已經好一些了。」丞琳大笑說。

她還記得有次恰好回顧以前參加的電視談話節目,發現自己當時的講話速度和用詞,跟現在真的差異很大。「我不是一個會觀望過往的人,因為我不是會後悔的人,作什麼事情都滿確定的。但是我非常喜歡過去自己的勇敢和直率,那種好勝心是我現在很崇拜的。我覺得長大對事情的考慮會再多一些、慢一些、謹慎一些,會覺得沒關係,大家開心就好,柔軟的同時也少了那股衝勁。」

 

三十歲後的不確定

十幾歲就出道的她,現在雖然不過三十出頭,回望過去也已經度過了十餘個年頭。當時已經確定要當藝人的她,從零開始,一路上不斷努力,從沒在事業最辛苦之際怨天尤人,也從未迷惘過人生目標,就這樣成為了所有人眼中的工作狂小姐,「過了三十歲之後反而最迷惘。」她這麼說。

「我一直都是活得很確定的人,最不確定的時候是快要三十歲那年,那時候很多人說,你放心,過了三十歲就沒事了。過了三十之後有好一點,可是我這一年又覺得有點茫然,原因可能是我突然懂得生活。」過去丞琳的人生,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事業是她的唯一,只要有時間,她就想要趕快填滿,「小時候總是覺得只要有工作,就是有過好生活,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有一個好的事業固然重要,生活中更要全然地放鬆,甚至有時候放空,或是去做一些休閒娛樂,那種心理的富足是事業上獲得不了的。所以我的小迷茫是,過去不會因為工作排得很滿,而有任何的梗在心中,但現在反而有些拉扯。」

過去一年對丞琳而言,雖然忙,卻是一種隱性的忙,因為許多企劃是從去年就開始規劃,像是新專輯、植劇場《荼蘼》等等,以前樂於接受日夜工作不停歇的她,也有了新的轉變。「現在的我,會想要留時間給生活,未必要幹嘛,發呆也行。但我同時也會認為工作的機會得來不易,不應該迷惘,而是要取得一個平衡。過去這種事情完全不是我的煩惱,覺得時間就是要給工作,但現在會覺得一個星期裡好想留兩天給自己喔。」

 

從工作狂變正常人

還在調適自己新轉變的丞琳感到迷惘,是因為現在的她與過去差距太大。在幾年間,她彷彿認識了一個新的自己,一個愛上生活的女人。「我記得一開始很責怪自己,懷疑是不敬業了嗎?不愛工作了嗎?可是不可能啊,因為我在工作的當下依舊投入,跟以前一樣,那個熱情沒有減退。我後來才發現,同時間我對生活也產生了熱情,所以這個迷惘的感覺可能是一個開始吧,或許再過個兩、三年就可以接受了。」

或許是幾年前身體的警訊讓她養成了運動的習慣,或許是幾趟說走就走的旅行,也或許是結交的新朋友開闊了她的世界,丞琳真的改變了,那個以前喜歡把時間填得滿滿的她,現在會在連續拍MV的密集工作裡,主動問公司「能不能放她一天的假?」「可能現在這樣比較正常吧。」她說,「對於以前那個工作狂的我,累有什麼了不起,睡不飽不是人之常情嗎?所以現在才會有一些疑問,我身邊的朋友就會說:『你現在這樣的工作模式才是對的』,才發現以前有多誇張。

 

友情是我的精神食糧

總是在歌中唱出人與人之間的不同情感,丞琳歌詞裡的故事性,向來是歌迷愛戀的理由,她更是希望唱出「每個故事都是每個人的故事」。「我不太喜歡在歌詞中總是在抒發個人心情,我比較喜歡大家聽了會覺得,欸,這不就是在講我嗎?我發現除了愛情,大家也很喜歡我談論友情,甚至在友情上遇到煩惱還會來問我。」

或許就是因為丞琳直爽開朗的性格,在演藝圈裡有許多閨蜜的她,認為友情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她前陣子也在好友陳妍希的婚禮上獻唱,有了婚禮歌手的初體驗,。妍希當初希望我表演的時候,我心裡就想說完了,因為我覺得新娘新郎才重要,很怕在舞台上耽誤太多時間,所以〈Yellow〉和〈Dream A Little Dream〉都改編成超短版,超緊張,但真的很開心能夠在好友的婚禮上祝福他們。」

丞琳說,閨蜜是她最重要的出口,自己的不安與脆弱,在閨蜜面前都可以毫無顧忌地說。「有些事可以跟家人講,有些事可以跟另一伴說,但是有一些事,更適合跟朋友講。朋友間最可貴的就是非常有默契地了解彼此,我這個人還滿重感情的,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輕易地瓦解友情,我也蠻在意朋友間的信任和互相的默契。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需要緣分,對友情、對愛情都不能強求,如果努力過後沒有成果的話,就要懂得放掉,不能再陷在裡面了。」

 

未來還在計畫中

已經在戲劇和歌唱事業中都達到顛峰狀態的她,面對未來,她說自己最想挑戰難度很高的舞台劇和歌舞劇。「舞台劇真的很難,因為要達到不准NG的狀態。就算把劇本和詞都背下來,每一場還是會面臨不同的挑戰,可能某天就是哭不出來,情緒到不了那樣的高度,那樣的話要怎麼樣帶動觀眾?想像這樣的情況很有趣,但如果沒有體驗過,那就會是完全無法理解的事情。我知道在演藝生涯中一定有一天要完成它,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提到了未來,不可免俗地問起現在對愛情的看法,尤其是這幾年來,身邊的閨蜜如依晨、妍希都成為了幸福人妻。「我就覺得自己要更特別(笑)。當然不是刻意去避免,只是每個人的人生步調都不同,每個人都說結婚需要衝動,可是我覺得結婚需要準備好,比方說我現在都還沒有理清楚事業跟生活的分配,還沒有去習慣現在的自己,就突然要去扮演好太太的話,會有種應接不暇的感覺。我應該先把自己照顧好,完成還沒實現的夢想。時間到了,再去做這件事情,會比較像我。」

她更坦言現在的感情觀,更希望雙方能夠有維繫心靈的深度與厚度,「以前就像是選擇題,希望對方很孝順,希望他可以很愛我…是比較表象的,現在的話,希望存在內心層面的多一些,比方說人與人之間的默契跟信任,這樣才能夠將心比心。現階段我希望開心就好,不要太自我,這樣才可以去維繫一個很好的感情。」

訪談的最後,丞琳看著窗外,悠悠地說:「如果下次來箱根的時候能夠待久一點,應該會很不錯吧!」會因為看了 Damien Rice 演唱會而激動不已,會因為放假時天氣很好而默默雀躍,會因為想要周休二日而跟公司請假的她,或許在入行十多年之後,才心領神會了人生最完美的平衡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