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老天爺選了你做這件事情。」電影監製 李耀華

從小就老被喜歡電影的爸爸往電影院裡帶,也被伯父李行導演帶去片場見習,雖然懵懵懂懂,李耀華卻打定主意長大後要做電影。即便後來遵循家人的期待念了法律,甚至赴美留學,仍打消不了她心中的電影夢,「給我兩年時間,若做不好就去找法律工作。」一轉眼,十三年過去了,她用一部部作品向家人證明當年那份堅持絕非偶然。
1 / 3

採訪撰文/潘采萱  攝影/賴耀昇(TODAY TODAY)  圖片提供/DR

不去想要討好誰

2000年從美國回來,向家人爭取後,伯父李行幫我安排進春暉電影公司擔任副總特助,從採購、發行、票房踏入電影圈。2003年開始做製作。當時一群朋友拿自己的錢出來,拍了《十七歲的天空》,當時經過計算,覺得不會大賠,所以整個過程大家都沒什麼負擔,一群不會的人在玩,充滿各種可能性,劇組不到三十個人,上下齊心共同完成一件事。第一部電影最深刻。和陳映蓉導演合作的經驗都很好,後來2011又拍了《騷人》,相同的是預算一樣很少,不同的是各部門的人技術都成熟了,但心還是一樣的,不去想票房,不去想要討好誰。

電影《Lucy》劇照。

我製片方式的轉捩點是《Lucy》,讓我見識到完全不同的製片方式。在此之前,從沒有一部片這麼密集地在一段短時間內完成。在台灣僅拍攝十天,但籌備了三個多月,連畫面外細節都講究,小到每部車停在什麼位置、每天的餐點內容、甚至坐在什麼地方吃。因此拍攝現場完全不會有意想不到的狀況。

民歌紀錄片《四十年》海報。

最近剛完成民歌紀錄片《四十年》,這是我的第二部紀錄片。雖然在做完第一部紀錄片之後我已經發過誓不再接記錄片,因為拍攝時間拉得非常長,資源也沒那麼多。但因為民歌從小聽到大,所以邀約一來很快就答應了。從1975到2015,不但是民歌,也是台灣政治社會變動最大的四十年,我和侯季然導演都是四十初頭歲的人,這等於是我們成長的共同記憶,對於能夠在有生之年參與台灣階段性的紀錄,覺得很幸運。

就跟吸毒一樣,上了癮就戒不掉的

電影是我的全部。沒拍電影的時候,我每天的生活就是看電影,若沒有電影還真不知道要幹嘛。很多人說做這行很酷,很自由,但我其實也可以說它很不自由,因為這輩子除了電影就沒事做了,好像老天爺選了你做這件事情,而且當這個行業不好的時候,你還是跟他在一起。

我算是有點孤僻的人吧,從小電影都一個人看,從來不呼朋引伴。爸爸以前在國外唸書,媽媽在航空公司上班,全家都經常旅行,可能受到影響,我不喜歡侷限在一個空間裡面,但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出國,於是電影就成了我的一個出口,可以隨時跨越時間和空間,看見不同的人生。

做電影十三年,至今參與二十多部電影,大大小小,每部做完都有不同的成長。記得第一次賠投資人的錢,很傷心,很消沈。我媽很緊張,覺得我年輕不小了,該怎麼辦。她就跟她從小長大的好友香港導演楊凡說這件事,他只回她「你放心吧,傷心了兩天,他又會回來的。」真的,就跟吸毒一樣,上了癮就戒不掉的。經過那次挫折後,也不是都一帆風順,只是你知道,再怎麼不順利,你都不可能離開電影這件事情。想放棄?下個問題就會想,那要去哪裡?沒有答案,好煩啊,來看個電影吧。

拍電影和爬山有點像,都有點自虐趣味

 電影《德布西森林》劇照。

2011年《騷人》的最後結局是在嘉明湖拍的,第一次上山,感覺滿好的,我沒想過我會喜歡爬山。去年拍《德布西森林》百分之九十九都在山裡取景,認識了一些爬山的朋友,拍完後就跟著去爬山。去年七月爬了富士山,今年一月爬了尼泊爾喜馬拉雅山系的Annapurna,連走八天,起床就走,到了就睡。爬山是一個很個人的活動,當你走路時,你不會和任何人聊天,你只會和環境在一起,和自己在一起。爬山的人彼此都不認識,但每天相處在一起,睡前大家沒有負擔地聊天,感覺很團結。有時連走十幾個小時,一次就下降一千多公尺,從雪、冰河、樹林到石子路,爬山就是在挑戰自己的意志力,這件事和拍電影有點像,都有點自虐趣味。

導演、美術、攝影、造型都是創意部門,而製片就是做雜事。每天坐在現場就是在等問題,沒人找你最好,一有人來叫你就是要解決問題了,但我不會害怕碰到這種事情。我可能不是一個很好的製片,因為我不是很喜歡與別人來往,但我知道自己這方面的缺點,所以會搭配適合社交的製片;而我可能是一個不錯的製片,因為我性格穩定,如果遇到困難,到了我這裡,都可以儘量去排解,我沒有什麼自己的情緒。

希望伍迪艾倫來台灣

要把製片做好,我還有很多功課。有些片子我真的很想拍,但它可能沒有那麼好的數字回饋,而我又是一個會希望向投資者負責的製片,在這上面我可能需要把自己的喜好往後退一些,變得更客觀一些,想一個方法為創作、投資和市場之間找一個平衡。

其實跟盧貝松合作完,我的心願已經完成一半,另一半是伍迪艾倫。台灣拍現代化城市會輸掉,但可以拍小地方的人情。台灣是中華文化背景下時空停留的地方,很穿越的感覺。台灣人是全世界最好的人種,善良、不懷疑、嘴巴壞、但別人對你好一點就馬上掏心掏肺,碰到外國人最熱情。而伍迪艾倫的電影就是在講人。他不是都在世界各城市巡迴拍片嗎?非常希望他能來台灣。

「老天爺選了你做這件事情。」電影監製 李耀華 「老天爺選了你做這件事情。」電影監製 李耀華 「老天爺選了你做這件事情。」電影監製 李耀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