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柯震東X吳可熙,進擊的演員之路

柯震東和吳可熙,或許是近年最令人出乎意料的銀幕情侶。他們在趙德胤新作《再見瓦城》裡飾演偷渡至泰國打工的緬甸華人,層次豐富的精湛演出,雙雙獲得入圍第53屆金馬獎最佳男、女主角的肯定。
吳可熙 紅襯衫、皮革外套、燈芯絨立裁裙,all by Balenciaga。柯震東 高領毛衣、毛呢圍裙、西裝褲、西裝外套,all by Balenciaga。
吳可熙 丹寧解構外套、立裁格紋毛呢及膝裙、長皮革靴,all by Balenciaga。柯震東 黑襯衫、西裝褲、短版毛呢西裝外套,all by Balenciaga。
阿國從第一眼看見蓮青,就對這個女孩有好感,產生想保護她的衝動。
在淳樸的緬甸,牽手可能就是代表著一輩子,阿國始終不敢逾越界線,苦苦壓抑守護這段純真的感情。
阿國的貼心,聰穎的蓮青怎麼可能不懂,但對她來說努力工作寄錢回家鄉才是正經事。
蓮青一心想取得泰國身分好來台打工,她和阿國的價值觀差異也讓這段感情走上令人心碎的結局。
1 / 6
吳可熙 紅襯衫、皮革外套、燈芯絨立裁裙,all by Balenciaga。柯震東 高領毛衣、毛呢圍裙、西裝褲、西裝外套,all by Balenciaga。 吳可熙 丹寧解構外套、立裁格紋毛呢及膝裙、長皮革靴,all by Balenciaga。柯震東 黑襯衫、西裝褲、短版毛呢西裝外套,all by Balenciaga。 阿國從第一眼看見蓮青,就對這個女孩有好感,產生想保護她的衝動。 在淳樸的緬甸,牽手可能就是代表著一輩子,阿國始終不敢逾越界線,苦苦壓抑守護這段純真的感情。 阿國的貼心,聰穎的蓮青怎麼可能不懂,但對她來說努力工作寄錢回家鄉才是正經事。 蓮青一心想取得泰國身分好來台打工,她和阿國的價值觀差異也讓這段感情走上令人心碎的結局。

吳可熙 紅襯衫、皮革外套、燈芯絨立裁裙,all by Balenciaga。
柯震東 高領毛衣、毛呢圍裙、西裝褲、西裝外套,all by Balenciaga。

吳可熙 丹寧解構外套、立裁格紋毛呢及膝裙、長皮革靴,all by Balenciaga。
柯震東 黑襯衫、西裝褲、短版毛呢西裝外套,all by Balenciaga。

阿國從第一眼看見蓮青,就對這個女孩有好感,產生想保護她的衝動。

在淳樸的緬甸,牽手可能就是代表著一輩子,阿國始終不敢逾越界線,苦苦壓抑守護這段純真的感情。

阿國的貼心,聰穎的蓮青怎麼可能不懂,但對她來說努力工作寄錢回家鄉才是正經事。

蓮青一心想取得泰國身分好來台打工,她和阿國的價值觀差異也讓這段感情走上令人心碎的結局。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Stanley Chiang  造型/關婷玉  化妝/高秀雯 @ 美少女工作室(柯震東)、Shin Tsai @ [im-ij](吳可熙) 髮型/Jovi @ Flux(柯震東)、Nick @ 曲果(吳可熙)劇照/前景娛樂
 

越過邊境的河流,遠離家鄉鬱鬱蔥蔥的林野,蓮青和阿國就像許多緬甸華人那樣,翻山越嶺到泰國非法打工以謀求更好的生活。異鄉焦炙的陽光點燃了兩人的愛情,但不同的價值觀卻也一步步熔蝕了他們的未來。



脫胎換骨得新生

柯震東飾演的阿國,總是轉著骨碌碌的大眼睛,他彷彿褪了一層皮,重新長出散發質樸生命力的演員肌理。他跟著趙德胤學了半年雲南方言,甚至到導演家鄉緬甸臘戌住了二個月,清晨四點半起床,跟著挖地、種田、清淤泥;再被丟進泰國的棉線工廠待了近半年,搬重物,上線頭,在單調繁重的工作裡紮實活成黝黑精瘦的移工阿國。

「導演對演員的功課不會講太多,總說『你就去做!』不跟你講原因、目的,我本來不知道學這些有什麼意義,覺得很沒成就感,像我們拍了很多工作戲,但剪出來只有五秒。但導演說電影就是要懂得割捨,把這五秒放在對的地方,觀眾就能看出你的狀態是不是真的融入,這讓我學到很多東西。以前演戲對我來說是衝動,熱情;這兩年被磨磨磨,已經轉變為熱愛,是我這一生想做的事情,不單是演員,或許未來往導演、監製發展都可以。」



擋不住的光芒

吳可熙將蓮青的純真、壓抑、無奈與驚懼處理得飽滿細膩,層次分明,「我剛開始很焦慮,不知道蓮青應該長什麼樣子,某天在工廠我突然發現,她對夢想的堅持某方面跟我很像。」她從小夢想站上舞台成為「電視裡的人」,但成績優異的她背負著師長期待,從來不敢講出口。大學時她一度接受唱片公司兩年陪訓,最後卻無端被退團,夢想轉瞬成空。「大二我休學了一年,那一年很痛苦,後來報名網路上劇團開的表演課,是演戲拯救了我。」

愛上演戲後,她每週翻《破報》應徵,劇團,畢製,廣告,電影,什麼都演,四、五年來嚐遍人情冷暖。在最沮喪、最灰心,覺得人生一輩子沒有什麼機會時,她接到了趙德胤短片的試鏡,從此成為班底。兩人自2009年開始合作,《冰毒》裡的三妹令人驚豔,蓮青這個堅毅立體的角色更讓她站穩金馬紅毯。千里馬終於等到了伯樂,吳可熙這個名字,終將被更多人看見。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再見瓦城》是你們首度合作,對彼此的第一印象是?

阿東:我本人很怕生,其實蠻緊張的,見到她第一眼有點震驚,因為她明明領先我很多,但她做角色工作時對每個字詞、每個音調,還是非常認真。我想說天哪,壓力都出來了,因為之前只跟導演練習,根本不知道自己落後多少。我覺得遇見她蠻好,讓我有良性的競爭。

可熙:有件很好笑的事,我們約導演工作室要練習,我提前到了等他,緊張地直流手汗,結果時間到了導演打我手機說:「等一下阿東要來,但是他忘記帶錢,你可不可以先幫他付一下計程車錢?」所以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他按門鈴,我趕快開鐵門遞錢給他,他就一直說謝謝,然後我們坐在客廳等導演回來,很害羞都不敢跟對方講話。

M.C.:對於詮釋角色最擔心的部分?

阿東:第一怕的是語言吧,畢竟不是講自己習慣的語言,整部電影還要融會貫通。語言這種東西一翻兩瞪眼,我很怕如果沒有學得很貫徹,反而讓電影有瑕疵。我前後大概學了一年,導演按劇本一句一句教我講,我錄在手機裡回家聽,基本音調熟了,他再教我當地東西的常用說法。

可熙:我原本以為這個角色不會太難,沒想到真的開始去研究,發現蓮青的個性、背景跟三妹完全不一樣,非常內斂,所有情緒都藏在心裡,很多細微的拉扯。之前拍戲都且戰且走,可以先把角色抓出來,現場即興;但這次導演要求得更細緻,有完整劇本,台詞、走位都要很精準,但又要自然地看起來好像沒有設計。

M.C.:兩人印象最深的一幕感情戲?

阿東:有一場戲是我幫她戴項鍊,對我來說那是第一次很近的肢體接觸,之前他們倆能不碰到就不碰到,因為阿國不想破壞這份感情的純潔,他們對戀情有種神聖的潔癖。戴項鍊那場戲空氣中的尷尬,彼此的氣息,這種近距離的接觸讓我很緊張,但那就是導演要的吧。

可熙:我最喜歡的也是這段,想到阿國可能要工作半年才有能力買那條金項鍊,雖說是假的,但他答應以後要買真的送她,可見他有多麼愛她。他幫我戴項鍊的時候,我非常感動,覺得那個氛圍下我們真的變成蓮青跟阿國,同時也能感受到彼此對跨出這一步的害怕。

M.C.:什麼時候開始有喜歡上對方的感覺?

可熙:在工廠實習那兩個月,我就已經很喜歡阿國了,那兩個月很奇妙,你看到他身上慢慢慢慢改變,頭髮越變越醜,越來越不時尚,真的很像泰國人。不過每次一回宿舍洗完澡,我們要開始練臺詞的時候,他又變回柯震東了,我就會有點小難過,很失落,導演塑造的這個阿國真的是很深情、很貼心的男孩。

M.C.:阿國跟蓮青愛得壓抑,你們心中幸福的愛情是什麼樣貌?

阿東:對我來說就是簡簡單單吧,沒有太多要求,或是太多拘束,不需要太多規範,想做什麼、想說什麼都沒有限制。

可熙:很家人、很親密的感覺,在他面前我可以完全做自己,永遠都有聊不完的話題,很放鬆、很輕鬆的相處模式。

M.C.:得知入圍金馬獎時是什麼心情?

阿東:我在家等著看直播,一邊先看 Netflix 上的影集《Luke Cage》,聽到我名字很激動,一秒很想哭,覺得這一年的辛苦被看見了。不過還是平常心,你也知道對手都很……也不敢有太多想法,覺得自己能跟他們放一起,五個頭在同一個畫面,這樣就很好了,未來還有機會啦!

可熙:宣布的時候我跟我媽、阿嬤跟我弟一起看直播,我覺得情緒沒有特別開心或興奮,反而是一種踏實的感覺,心情比較穩,覺得接下來想放慢步調,總之很感謝、很感激上天眷顧。

M.C.:有什麼話想和演第一部電影時青澀的自己說?

阿東:謝謝你選擇拍戲,未來的事交給我就好。

可熙:加油!繼續堅持,不要放棄!



柯震東X吳可熙,進擊的演員之路 柯震東X吳可熙,進擊的演員之路 柯震東X吳可熙,進擊的演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