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謝承均,演戲就是我的生活

從老是演反派、抓耙仔,到《甘味人生》裡深情的高克威,十多年演戲生涯中,謝承均總是用心對待每一個角色。自認不是正統帥哥的他,選擇不斷演下去,用努力跟實力搏得肯定。
1 / 1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造型/林智強  妝髮/洪薏惠

當演員之前我做了七年的幕後工作,當過模特兒、經紀人、記者,偶爾客串演出。到了一個年紀,辭掉工作想專心演戲。早期我拍偶像劇出身,《鬥魚》的阿豹、《麻辣鮮師》《麻辣高校生》等,後來因為想學習用四機拍戲陰錯陽差踏入台語劇。

八點檔的瘋狂旅程

很多人以為我台語很好,其實我從小講國語,小學、國中一直在參加演講、朗讀比賽,被訓練要字正腔圓,台語聽的懂但講不輪轉。我印象很深刻,第一次拍民視的戲,前一天已經背好劇本,還請媽媽教我台語。沒想到我到現場,劇本全改了,邊排戲、邊改、邊演、邊走位給導演看,結果我被嫌台語很爛。記得那場戲排完我到陽台抽煙,眼淚差點掉下來。那時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行!我一定要熬過去。還好我適應環境能力蠻強,大概一、兩個月就完全適應了,開啟八點檔生涯。

我真的很佩服八點檔的演員跟工作人員,一天要拍超過一部電影的量。一個禮拜要生五集,一集要兩個半小時,還經歷過三小時的長度。平常腦袋全部放台詞,背背背,一場完了要趕快背下一場,可能一天有十場戲。《世間情》後期我一人分飾兩角,常常一場戲自己跟自己對戲,整場劇本都要背下來。那時又在南投拍《思慕的人》,等於同時演三個角色。有一次拍杜瑞峰對決吳全勝的戲,累到叫錯名字,播出後被網友抓包。好幾次一喊cut,累到站著就能睡,但一喊5、4、3、2,精神又來了,我就是喜歡演戲。

認真演就不瞎

我進三立之後,江國賓對我的影響很大。他跟我說:不管觀眾或媒體覺得這個台詞有多瞎,你的角色有多瞎,劇情怎麼樣,你一定要認真演。你自己對待角色不認真,觀眾就覺得你不認真,他就沒辦法投入那樣的情景。所以不管演什麼角色,靈魂出竅也好,雙重人格也好,就要相信那是真的;《世間情》要結九次婚,我就要相信杜瑞峰就是要結九次婚、要娶五個女人。我偶爾也會「這什麼啊!」但當靜下來看劇本、排戲的時候,你就知道這個東西屬於角色的一部分,你認真去演,其實它就成立了。

我不喜歡八點檔被講成本土劇,常跟朋友開玩笑說:我很鄉土嗎?我覺得我只是用另外一種語言去演戲,本土劇也有很多年輕觀眾、留學生在看,事實上一點都不俗,我覺得觀眾的刻板印象來自於媒體的刻板印象,我不認同八點檔就是胡搞瞎搞。我承認在大環境下,八點檔的細節跟品質沒辦法跟韓劇、日劇比,劇本原創性不夠,但不管是導演、工作人員、演員,拍戲過程大家都很認真,不是交差了事就好,我真的覺得那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東西。

【Game Time】深情人間四月天~謝承均 X 徐志摩

【同場加映】

M.C:身為演員平常也會追劇嗎?愛看什麼類型?

仔哥:我以前很喜歡看美國影集,16年初在上海拍戲的時候,我第一次給自己這麼多時間在追劇,是人生第一次。看了很火的《瑯琊榜》還有《偽裝者》,兩部我都很喜歡。其實基本上,如果以電影來講,我什麼都喜歡看。

M.C:支持你一直演下去的動力是?

仔哥:我的粉絲。我每年都會辦生日會,好幾次生日會講一講我都哭了,他們一路陪我走到現在,不管我拍偶像劇還是本土劇,或甚至去內地,可能一整年都沒有拍本土劇,他們不管在臉書或微博都一直支持我。他們看戲看得非常入迷,甚至會幫我分析裡面的角色。對我來講這是一個很大的動力,讓我覺得你拍戲至少很多人看,不是曲高和寡那種,無形會有一種成就感,會讓你更投入。

M.C:你喜歡挑戰演正派還是反派角色?

仔哥:以前演偶像劇反派居多,後來本土劇大家不是叫我演反派就是廖耙仔。去三立演了蕭漢昇,是第一次演深情的角色,我做了很多功課,這個角色後來也得到一些肯定。為什麼那個角色我特別用功,我覺得我要表現不服輸的個性給人看,我不是只能演反派。我剛出道的時候也有人說,謝承均這樣的可以當演員嗎?我覺得我自己不是很正統的所謂帥哥,是比較有個性的。一路過來,一直在遭受大家質疑,但當你一直在努力肯定自己,它反而變成助力。


 

謝承均,演戲就是我的生活 謝承均,演戲就是我的生活 謝承均,演戲就是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