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陳庭妮,愛上陳庭妮

她記得每位記者的名字,她跟所有工作人員打成一片,她熱衷公益還認養了流浪狗 Chelsea。倘若忽略那與生俱來的姣好皮相,這個貼心的金牛座女孩,不僅絲毫沒有女明星的嬌氣傲骨,還特別體貼真誠。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林智強  攝影/江民仕  化妝/許有湘  髮型/Cubex Rebecca  造型助理/李佩琪  編輯助理/陳玟蓓

咔擦、咔擦,攝影師不斷按下快門,鏡頭前的庭妮穿著唯有模特兒才能駕馭的服飾與高跟鞋,她的笑容一如蜜糖甜美,眉宇間微微透著慵懶、調皮、迷茫、徬徨等各種情緒,這並非一般人能在鏡頭前展現的姿態──只有極少數的人能自然地將抽象感受化為具體表情。

人生在幾年內迅速轉變的庭妮,去年跟著不同劇組東奔西走,時間被壓縮得沒一絲空隙,「好像我的2016都被工作佔滿了。」她這麼說。從公視的電視劇《告別》到電影《黑鯊》《溫柔的子彈》,馬不停蹄拍戲的她,終於有機會喘口氣,享受屬於她這個年紀的生活。

九年前,庭妮的事業啟航,單純因好玩參加的模特兒選拔比賽,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風景。她以冠軍之姿被公司悉心栽培,模特兒有聲有色地作了幾年後,將演藝重心轉往戲劇,主演的「真愛三部曲」連續劇風起雲湧地讓她的知名度到達頂峰,在演出角色的同時,庭妮也在觀眾心中有滋有味、有血有肉了起來。2015年,她的第一部電影《失控謊言》入圍金馬最佳新人獎。去年年底,她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等待結果揭曉,在典禮上,不難看出她甜美的臉孔有著幽微表情變化──庭妮正忐忑難安。雖然最後角逐失利,但首度進軍大銀幕便得到入圍肯定,對她而言已經是最大的禮物。

 

從模特兒,小螢幕到大銀幕,27歲的庭妮這回在鎂光燈下,向我們剖析工作、愛情、親情和人生的頃刻滋味。

 

戲劇是心中所向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可以聊聊你近期接演的電影嗎。
陳庭妮(以下簡稱妮):《溫柔的子彈》對我來說蠻深刻的,因為是王學圻老師自導自演的電影,在北京上課的時候因緣際會見到他,沒想到後來居然有合演的機會。我問了身邊跟他合作過的演員,他們說老師氣場超強,我就很緊張,結果現場他對我超好,把我當女兒一樣,在表演上幫了我很多,給我很多空間發揮。最近剛殺青的片是網路電影《姊姊好餓》。拍攝的時候是零下幾十度,但預計上檔時間是夏天,所以我們都得穿夏裝,真的很辛苦,是種高壓的工作。

M.C.:就像你說的,演員是一種高壓的工作,你是怎麼克服的?
妮:其實我還滿喜歡高壓的感覺,可能有點自虐吧!拍戲會帶給你成就感,雖然每次快要殺青時都會覺得,「天啊,可以不要再拍了嗎?」 但像現在休息了一個月,就會很想趕快再進劇組。

M.C.:你在《賽鴿探戈》和公視人生劇展《告別》都嘗試了滿特別的角色,可以跟我們聊聊嗎?
妮: 導演希望打破大家對我們的既定印象,所以我跟王陽明都做了突破性嘗試,其實我一看到劇本時就非常喜歡,賽鴿雖然感覺是關於賭博,但導演放了很深的情感。我演的角色是個鋼管女郎,一開始最大的挑戰就是跳鋼管,沒想到練出興趣,現在鋼管成為我最喜歡的運動之一。至於會接演《告別》裡的按摩女郎,也是單純被劇本吸引。接戲就是順從內心的感覺,劇本會吸引我,都是因為其中蘊含情感,不灑狗血卻很深刻。演員遇到好劇本真的是緣份,我從來不會為自己設限。

M.C.:《告別》裡的角色跟你一樣是獨生女,有因此產生連結或共鳴?
妮:有!我在看劇本的時候就一直用淚眼汪汪的眼神看導演,跟他說「我懂!」。獨生女有一些自己才懂的無奈,也不是說寂寞,比如說小孩是爸媽間的橋樑,但當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要怎麼達到最好的平衡點,好像只有獨生女才會知道。

M.C.:為什麼會喜歡演戲?
妮:我開始在拍真愛系列的時候,收到了一個粉絲的手寫信,她寫說,很高興在抗癌的時候,出現了這部電視劇,讓她知道生命還是有希望,不要放棄生命。那封信很長,可能有十幾頁,當時讓我非常感動。演戲或許只是一份工作,但是卻可以告訴大家一些理念、一些故事,甚至因為這個故事給更多人勇氣,我那時候第一次覺得,原來我也可以做這麼多。

 

學著把愛說出來

M.C.:庭妮是獨生女,其實也是因為你是台灣第一批試管嬰兒。
妮:對,小時候其實滿忌諱,因為會被大家笑,男生會說:「試管這麼長,難怪你長這麼高,好像長頸鹿。」但長大之後才知道,以前科技不像現在,不包含生產,光作試管嬰兒就要開刀兩次。像我很多朋友說剖腹很痛,但當我去問媽媽的時候,她說一點也不覺得痛,生完隔天馬上就去育嬰室看我。現在回想,可能是喜悅大於一切,因為媽媽試了第五次才生下我。以前覺得她太溺愛我,去哪都想把我帶著,長大後才能體會,因為我是她得來不易的寶貝。

M.C.:你跟爸媽的關係是怎樣的?
妮:我們家是很傳統的家庭,又是來自台中鄉下,所以從來沒看過爸媽牽手,或是說我想你,就是那種愛絕對不會說出口的家庭,所以有點被影響,但我現在愈來愈知道要把愛說出來,所以有在努力。

M.C.:你拍了三部「真愛」系列的電視劇,對你而言真愛是什麼?
妮:真的是從拍戲之後才懂得什麼是愛,以前會覺得愛是禁忌的話題,但藉由角色,跟著角色一起成長,發現愛是必須的。很多人說愛是緣份,可是我覺得愛需要經營,無論是戀人、朋友或家人,要讓對方知道你在乎他,不能把他們對你的好視為理所當然,感謝之餘也要互相付出。

M.C.:現在的你會想要怎樣的戀情?
妮:我想要找細水長流型,金牛座嘛(笑)。尤其獨生子女,會覺得找到適合一起生活的另一半很重要,希望什麼事情都可以跟對方討論,很有話聊,可以一起做重要的決策。有些人渴望轟轟烈烈的戀情,我好像一直以來都不是那個路線的。

M.C.:喜歡的男性特質是什麼?
妮:穩定,我喜歡安逸的生活,不喜歡男生突然給我驚喜。之前不是很流行包下101求婚嘛,我每次看到都覺得很尷尬。18歲生日的時候,有個喜歡我的男生在我家對面舉燈牌,寫著:「18歲生日快樂,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印象很深刻,但當下覺得滿丟臉的。我比較喜歡簡單的美好。

M.C.:你在愛情中是什麼樣子?
妮:不是完全小女人,也不會非常強勢有主見,而是一半一半。男女之間是互相的,大家的雷達都蠻敏銳,只要他知道現在佔上風,就會越來越狂妄,但是當兩人有進有退時,會到達一個平衡點。

M.C.:誰是你的理想情人和老公類型?
妮:我很喜歡趙寅成,可能是《沒關係是愛情吧》那部戲很迷人,或許喜歡戲的角色大於他本人。如果說選老公的話,我覺得是貝克漢,他不但很迷人,還超級愛家愛小孩,並且願意讓老婆有自己的事業。

M.C.:現在會考慮到結婚的事情嗎?

妮:我一方面希望自己早一點結婚、生小孩,這樣跟小孩之間比較沒有隔閡,但又覺得以現在社會的步調來說,30歲之前好像有點太早,不過如果真的緣份來了,我也不會排斥。

 

聆聽自己心裡的聲音

M.C.:一開始接戲的時候有沒有撞牆期?
妮:一路走來我的貴人都蠻多的,但模特兒還是有原罪,大家覺得模特兒只是漂亮的花瓶、有外表沒內容,我會想用時間證明我們是容器,我們是可以裝載東西的。常會有人說「你那麼高,要怎麼幫你配男主角?」,我以前對身高蠻自卑,還會習慣性駝背,或是穿上最平的娃娃鞋,希望自己矮一點、平凡一點,但後來想通,知道應該愛自己的現狀,如果連自己都否定自己,那我就不亮眼了。

M.C.:你曾在訪談中說自己是完美主義,這樣的個性是否為你帶來困擾?
妮:心累,時常氣自己為什麼沒辦法放下,常常回家睡著時還會夢到工作的事。之前跟朋友聊天,他覺得我是一個開心很容易被人看到,但是習慣隱藏自己的悲傷,他點醒我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習慣用笑帶過一切。

M.C.:如果沒有參加凱渥之星,你的生活會是怎樣的?
妮:可能是普通的上班族。小時候很羨慕我爸公司的會計,規律上下班,工作結束後男朋友就會來接她回家。我學生時代的朋友很羨慕我可以一直出國,可是工作的出國是完全不一樣的,不過我的生活真的很精采,吃了很多美食,去了很多地方,但我一直覺得平凡也有平凡的幸福。

M.C.:今年給自己的目標是什麼?
妮:做自己吧。我18歲就開始工作,很多決定都圍繞著工作,去年我才鼓起勇氣跟公司說我要休息,給我一點時間去北京念書。當初老闆跟我說:「妮妮,長江後浪推前浪,你去休息的時候,工作可能就沒有了。」但好險我那時候有去,因為不去北京也不會認識王學圻老師,可能冥冥之中都有安排,什麼事情如果想做,就應該勇敢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