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孔曉振:我不會對某一件事苦惱很久,努力以「Let It Be」的態度來生活

「我傾向於先把擔憂丟在一旁痛快地做出決定。Let it be。正因為有那些選擇,才堆砌成了現在的『我』。」
1 / 4

在電影Missing:消失的女人》中,孔曉振所飾演一個中國保姆「韓梅」,她失去了孩子,於是偷走自己正在照顧的孩子。看到她偷走孩子準備遠走的瞬間,我卻希望電影能有她和孩子的母親三人一起逃走遠方幸福生活的荒唐快樂結局;希望說著不標準韓文台詞和壓抑中文台詞、陰森又哀淒的韓梅,可以獲得幸福。「我曾開玩笑的說,要來拍續集Missing:消失的孩子》,也就是韓梅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因為我希望韓梅能獲得幸福。我很開心觀眾可以透過我所詮釋的韓梅,感受到我看過劇本後對韓梅所產生的感情。」


 
Missing:消失的女人》是一部女演員大放異采的電影。這不是男人的故事,而是女人的故事;不是強者的故事,而是弱者的故事。在男人電影當道的韓國電影圈裡,演員孔曉振的存在與選擇,令人眼睛一亮。一向以緩慢節奏挑選電影作品的孔曉振,這次卻立即以《單身騎士》回歸。這回她不再是《胡蘿蔔小姐》中臉動不動就紅得像紅蘿蔔一樣的女人,不是《啃老一族》中離婚第二次沒多久又想結婚的女人,亦不是《愛情小說》中露出腋毛也顯得理直氣壯女人,而只是一個單純普通的妻子。《單身騎士》中的「秀珍」,比起突出的性格,更需要展現出電影所涵有的色彩,是個平凡卻又令人期待的角色。


「拍了這麼多戲後,我希望可以呈現更進步的演技。所以我一直在挑選我想挑戰的作品。我的角色並不是主導故事發展的主要人物,明顯比以前在其他作品中所飾演的角色更為平凡。就是因為平凡我才選了《單身騎士》。 能和李秉憲前輩合作,也是吸引我的地方。前輩所演的戲,大部分都是很陽剛、很男性化的電影,所以能和他合作的機會不多。 但是最吸引我的,是劇本。我看完劇本後,一直意猶未盡,這種感覺就和我看完Missing:消失的女人》劇本後一樣。我有信心可以把我看完劇本後所感受到的情感,原封不動地傳達給觀眾。這次我也很期待,當電影上映後,我所感受到的餘韻是否可以確實傳達給大家。」
 
 

演戲的低潮期?「2003-2005是我演員生涯的過渡期。2003年以前我主要飾演凶狠狂野的角色,而不是女性化的可愛角色。我很幸運在那個時期,那些角色也受到了大眾的喜愛。不過一直接到雷同的角色邀約後,我突然感到我演員生涯的有效期限已經到期了。我想做不同的嘗試,但大家期待我飾演的角色已經定型了。大約有兩年的時間,我沒有接很多戲,就這樣撐了下去。我並不是刻意決定要息影一陣子後再復出,我只是沒有接演我不太樂意的角色靜靜地等待。然後在2005年,我遇到電影《家族的誕生》,才又再次振作起來。在我陷入低潮期時,思考過如果我放棄演戲,我要做什麼。我在以前的訪問中提過,到了二十八歲我要去學設計。演員這行,並不是可以那麼輕鬆就放棄的工作。既不容易感到膩也無法放棄。無法輕易離開,也無法在輕率地離開後又輕易地回來。在各種工作中,有些工作可以到達大師的境界但演員不是,即使演了再久的戲,仍會不斷感到後悔、又不斷感到滿意。相信沒有一個演員在回頭看過去的作品時,會對自己做出「我那時真的表現得很好」的評價。我在陷入低潮期的那段日子裡,認清了我自己的侷限。」

不再煩惱自己的侷限,從中解脫獲得自由了嗎?「完全解脫了。我不會有計劃性的選擇作品,只根據我的年紀和當時的心情來挑選適合的作品,現在這些作品變成我很紮實的演出經歷,因此也讓我產生了自信,覺得無論我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大眾應該都不會有排斥感。要說我自由,其實我也有保守的一面。我一直很擅長走危險的路。我這個人變得很快。大概是因為我不是有計劃性的選擇作品,因此看起來更為自由。」

 


《美麗佳人》三月號是二十四週年紀念特刊,妳二十四歲時是怎樣的面貌呢? 「正是我陷入低潮期的時候。美麗佳人二十四歲了,那我的低潮期回來了?(笑)那時比現在更單純、更勇敢,感覺世界會變成我心中所想的樣子。總之,我順利地撐過來了。」

 
孔曉振:我不會對某一件事苦惱很久,努力以「Let It Be」的態度來生活 孔曉振:我不會對某一件事苦惱很久,努力以「Let It Be」的態度來生活 孔曉振:我不會對某一件事苦惱很久,努力以「Let It Be」的態度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