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我真心相信人生美好,重點是要用樂觀心態去面對。」茱莉亞・羅勃茲的美滿人生哲學

《鳳凰女》茱莉亞・羅勃茲非常低調,在她燦爛笑容背後,世人並不瞭解真正的她。法國《美麗佳人》相當難得有機會在位於太平洋海濱,距離茱莉亞・羅勃茲住家不遠的地方,專訪這位國際巨星。

採訪撰文/Fabrice Gaignault  攝影/Alexis Lubomirski  Réalisation/Sébastien Cambos  翻譯/郭亞平

茱莉亞・羅勃茲:「有時候,當我出門後才發現自己完全忘了要先照鏡子。我沒有習慣出門前照鏡子,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態度」。《鳳凰女》茱莉亞・羅勃茲(Julia Roberts)非常低調,在她燦爛笑容背後,世人並不瞭解真正的她。《美麗佳人》相當難得有機會在位於太平洋海濱,距離茱莉亞・羅勃茲住家不遠的地方,專訪這位國際巨星,同時也是法國美妝保養品牌 Lancôme 的代言人。

我們先來做個小調查,選出一或兩位女性,既性感迷人又魅力四射,不論男女都對她有好感,不分哪個世代都喜歡的女性,十之八九茱莉亞・羅勃茲的名字會出現在名單中。從影二十多年,茱莉亞・羅勃茲在影壇有其獨特的地位。有天分,毫無疑問,還有招牌闊嘴,燦爛笑容,低調的個性,演技受到肯定,擔任多年蘭蔻的品牌大使,她就像是頂級莊園的紅酒,香醇芳美,她就是茱莉亞・羅勃茲。

近距離貼近鳳凰女

面對茱莉亞・羅勃茲燦爛開朗的笑容,很自然地讓人沒有想再繼續挖掘問題的慾望,她的招牌闊嘴,猶如銅牆鐵壁。到底我們對她的認識有多少?她很低調,私生活很少曝光,我們只知道這位好萊塢女星,十四年的婚姻,有三個小孩,小時候因為粗暴的繼父,度過一段黑暗痛苦的童年時光。這一次難得的機會,美麗佳人近距離的接觸茱莉亞・羅勃茲,訪問在加州馬里布海灘上一個專為媒體採訪拍照的空間裡進行,距離她的住家不遠。茱莉亞・羅勃茲散發泰然自若,溫和甜美的巨星風範。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許多人對妳的印象還是停留在《麻雀變鳳凰》(Pretty Woman),儘管之後妳還演過多部好片,難道不會感到不快嗎 ?

Julia Roberts(以下簡稱J.R.):我習慣了,不管怎樣,我不會為此生氣的。我認為這與電影的片名Pretty Woman有關,人們喜歡稱我漂亮女人,我當作是對我的恭維,但也可能只是諧音字的趣味吧。如果《麻雀變鳳凰》持續讓許多人印象深刻,多少說明這部影片歷久不衰的地位。

M.C.:的笑容令人開懷,讓人卸下心防,年輕時候妳知道微笑就是妳的致命武器 ?

J.R.:沒有,完全沒想過。進入演藝界,每個人都被放大檢視,我們才突然意識到要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然後心裡開始糾結,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做,擔心臉上是否有笑容,還是走路的姿態好不好看。其實我在十八歲以前,從來不去想我微笑的樣子。

M.C.:那算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法嗎?尤其是回頭看,的童年其實不好過。

J.R.:不是,硬要擠出笑容,我實在做不到。

M.C.:伊莎貝菈・羅西尼(Isabella Rossellini),以及其他眾多女星都把當成是傳奇,會覺得她們的讚譽誇張嗎 ?

J.R.:當我聽說時受寵若驚,我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妳們錯了,妳們應該選出比我更好的人。但是最終我體認到尊重大多數人想要有個崇拜對象的渴望,因為有偶像生活更美滿。我特別感激大家對我的善意,我真的很開心,因為好多投票給我的女星她們也是我的偶像。

M.C.:這份榮譽是否代表一種責任 ?

J.R.:我沒辦法為我不認識的人負責的。

M.C.:您擔任法國美妝保養品牌 Lancôme 的品牌大使已有七年的時間,可以分享為何對 Lancôme 擁有如此高的忠誠度 ?

J.R.:因為做為一個國際知名美妝保養品牌,蘭蔻展現真正的團隊精神,公司上下就像是個大家庭一樣。他們讓我實際參與蘭蔻香水的設計,從定位香調開始,到挑選氣味,我提供意見,最終成為引以為傲的香水代言人。

M.C.:談談這些年與蘭蔻合作的學習心得。

J.R.:我能夠連續幾個小時和蘭蔻團隊討論保養乳液或是眼部卸妝的產品,也參與他們行銷活動的企劃,畢竟這些都是我使用的產品。我相信在誠實正直中能獲得真正的喜悅。

M.C.:「美好人生(La vie est belle,蘭蔻推出的香水品名)」這是一句很美的口號,但若是遇上挫折,人生走到低谷,的座右銘還是一樣嗎 ?

J.R.:不是,或許自己沒有意識到吧,但我真心相信人生是美好的。重點是要用樂觀心態去面對,無論任何情況,即使是陷入最悽慘的生命情境,或者只是過了幾天糟糕的小日子。人生總有起起伏伏,端賴我們以何種態度和心態去看待,尤其是面對挑戰與困難,更需要樂觀以對。

M.C.:在這喧鬧紛亂的世界,總以微笑面對,我們可以說這是獨特的黑色幽默嗎?

J.R.:其實不然,完全相反的。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前進,日子總要過下去,就算是眼前如此負面和殘酷的生活,我們盡力而為。我想這是所有人的責任,也是每一個個體的責任,我們只要專注於正面的事情就好。

M.C.:一直到四十歲時才開始接拍廣告,為何之前不想出現在廣告呢 ?

J.R.:四十歲之前我覺得時機尚未成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自己還沒準備好,而且完全不想拍廣告。但是,突然間,我決定跨出那一步。

M.C.:2016年出席坎城影展,光著腳走在紅毯上,造成轟動,可以告訴我們當時發生甚麼事了?您為何會那樣做?

J.R.:(笑)。我其實經常光著腳ㄚ子。我不喜歡雙腳被鞋子綁住。在坎城影展當時真的太有趣,我忘記自己把高跟鞋丟在哪兒了,當我走上紅毯時,有位迷人的男士手上就拿著我的那雙高跟鞋,他跟我說影片放映時他非常樂意替我暫時保管,我覺得那實在好可愛,太好玩了。

M.C.:義大利女演員安娜・瑪格納妮(Anna Magnani)有句名言:「別碰我的皺紋,那是我累積多年的生命軌跡」,是否同意女人為了保持凍齡的外貌承受很大的壓力 ?

J.R.:顯然是如此。我完全同意法國知名女星亞諾克・艾梅(Anouk Aimée)充滿智慧的見解,她說三十歲以前,我們的容貌是我們的外在存在,三十歲以後,我們內在的存在顯現在我們臉上。隨著年紀時間增長,我們的容顏就是一張地圖,一步一腳印,紀錄妳走過的路,經歷過的人生,重要的是我們都該為自己走過的生命歷程感到驕傲。當然女人承受的壓力是很大的,但是女性自己也陷入要當美魔女的迷思中。我認為沒有人需要花大量時間盯著鏡子裡的自己,因為當妳無時不刻地在意自己的面容,妳是給自己找碴,因為妳只會看到不滿意的缺點。

M.C.:可是的演員身分不就是要求必須時時展現最佳狀態嗎 ?

J.R.:不是的,有時候我發現自己完全忘了要先照鏡子就走出家門,我沒有習慣照鏡子,我告訴自己,這是很好的心態。我認為不需要一天到晚自我分析或自我觀察,但話說回頭,我們都快被可怕的自拍文化洪流淹沒了。

M.C.:喜歡自己的長相嗎 ?

J.R.:我就長這樣,這就是我唯一一張臉,所以我與她和平共處囉!

M.C.:如何定義自己的女性特質?

J.R.:有自信,還有幽默感。女性特質的概念會隨著不同情境改變的,當我和我先生在一起時散發的女人味是不會出現在我與閨蜜之間的。

M.C.:現在的嚮往什麼?

J.R.:我覺得自己就活在我的夢想之中,我向來是充滿感激的。

M.C.:不會感到厭煩或麻木嗎?

J.R.:喔,不,完全不會!我認為很重要的是懂得讚賞生活中的小事情,像是日出、日落,那些稍縱即逝的珍貴片刻,我經常如此。我也這樣教育我的孩子,對於逝去,這是生命必須面對的,令人傷心的課題之一。在家裡,我和我先生試著教育孩子,讓他們擁有一顆感恩的心,每一天都是美好機緣的開始,感激每一秒的存在。

M.C.:還有什麼事情是想要完成的嗎?

J.R.:我沒特別的想法。我對任何事情、機會保持開放的態度。我只想活在當下。如果有天我不演戲去做其他工作,那也是因為時機到了。如果天時地利人和我就該去做,我想那會是很棒的驚喜。

M.C.:我們常聽到頌揚生活的必要性是貼近自我本質。如何發展出如此想法?為什麼?

J.R.:其實並不是因為什麼特別事件而啟發的,而是一點一滴地形成的觀念,我發現人們越是遠離大自然的節奏,人際關係就越來越疏離。看看現代大多數人的情況就知道,大家二十四小時依賴著智慧型手機與電腦,不懂得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禮節,經常忽視他人的存在。

M.C.:這情形同樣發生在身邊的親人身上嗎 ?

J.R.:沒錯,這情況讓我非常擔憂。在學校,學生們都只顧著看手機而不交談。我的孩子沒有智慧型手機。我認為現代科技讓人們喪失相當重要的能力,那就是去體會麻煩。等待是一門學問,為了學習,為了探索世界要懂得等待。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嚴重性,我們對大自然的理解就越來越少。

M.C.:所以認為將有嚴重後果嗎 ?

J.R.:這是肯定的,遲早大自然終將要我們付出慘痛的代價。毫無疑問。

M.C.:談談的家庭生活。

J.R.:我的家庭生活和所有母親沒兩樣,早上起床,我為家人準備早餐還有午餐,接著送孩子們去上學,等他們放學我接他們回家,給他們吃點心,監督他們寫作業,然後我準備晚餐。

M.C.:日常生活裡喜歡做什麼事?

J.R.:我喜歡和家人還有朋友在一起。每個星期我會和朋友一起打麻將。打麻將是既有趣又能訓練大腦活動的消遣,同時能和朋友聊天了解彼此近況。

M.C.:喜歡做菜嗎?

J.R.:我超愛做菜的,只可惜我沒有像母親一樣的好手藝。我認為做菜是展現愛的絕佳方式,與人分享,還能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很棒。

M.C.:喜歡自己的名字嗎?

J.R.:是的,非常喜歡,我也喜歡另一個名字費歐娜(Fiona)。其實我父親比較偏好費歐娜這個名字,但他們擔心因為我的皮膚白,加上一頭紅髮,如果又叫費歐娜,十足就是刻板的愛爾蘭女孩,實在太老套了。

M.C.:的母親不久前剛離世,對來說母親代表著什麼?

J.R.:我的母親對我來說相當重要,她是位很棒的女性。當我自己也成為母親時,我更能體會她的辛苦,她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她是職業婦女,但就算很累,下班回到家她還是為我們三個小孩準備晚餐,每天早上也是她送我們去上學。反觀我自己,有些時候因為工作不能照顧孩子,我沒辦法做到像母親一樣。我母親要上班,又要掌管家裡開銷,還要買菜,簡直不可思議。

M.C.:聽這樣說,母親是的偶像吧?

J.R.:是的,我想很多人都是和我一樣的想法吧。隨著年齡增長,我們漸漸地體悟到自己也需要為別人負責,才越來越了解父母的犧牲奉獻,原來父母就是我們的英雄,而我們也越能懷抱感恩。

M.C.:說過的先生對的影響鉅大,可以進一步說明嗎?

J.R.:其實我們兩個人結婚就足以說明一切。(笑)。

M.C.:也曾說過最欣賞他的一點是他照顧三個孩子的方式,從這角度來看,是因為妳小時候的家庭生活缺乏愛嗎?

J.R.:我的童年已經是過去式了,儘管很多人知道我童年過得蠻悽慘的。人應該往前看。不管怎樣,我有很棒的父母。雖然他們有時做了錯誤抉擇,但他們都盡力做到最好。這正是每個人都應該對自我的要求,盡力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