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吳慷仁,否定我吧

擔任今年第19屆「台北電影節」大使的吳慷仁,在入圍強片《白蟻:慾望迷惘》裡一場自慰戲的長鏡頭,瘦骨嶙峋的背影令人瞠目驚心。無論遊走於大小銀幕,他只專注在對表演的探索。這個連續敲響二屆金鐘的影帝,依然毫不鬆懈地在演員的天堂路上匍匐前進。
純白合身西裝、西裝打褶褲、雙色皮革牛津鞋,all by Bottega Veneta ;眼鏡、深色T恤,私人提供。
1 / 2
純白合身西裝、西裝打褶褲、雙色皮革牛津鞋,all by Bottega Veneta ;眼鏡、深色T恤,私人提供。

純白合身西裝、西裝打褶褲、雙色皮革牛津鞋,all by Bottega Veneta ;眼鏡、深色T恤,私人提供。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造型/林智強 妝髮/Manda @ Found Hair

我真正參與到「台北電影節」應該是第十一屆(2008年)開始,《渺渺》那一屆,那時候還沒有覺得篤定要入行當演員。蠻懷念當時什麼都想看的階段,那時候套票機制還沒有很好,因為放映廳數的問題,想看哪幾部就要搶。搶票很好玩欸,在桌上攤開一張張好像自己在開支票一樣。

好想看電影啊  

你不覺得今年入圍「台北電影節」的導演風格都很強烈嗎?《再見瓦城》趙德胤就不用說了,《健忘村》玉勳導演也很特別,《白蟻》的賢哲導演也有他奇怪的地方,《目擊者》程偉豪是真的蠻屌。明台導演《順雲》我早就知道他有拍了,《德布西森林》《大佛》《自畫像》我也很想看。今年也有很多東南亞的作品,他們很多片子跟新導演開始有很強烈的個人風格,不再制約在低成本的東西,劇情長片已經發展出自己的規模,其實很強。我覺得他們在情感上的詮釋,跟我們很接近,容易引起共鳴。我最近沒去電影院,因為我真的忙到快死掉了,六月休假正好影展開跑,再來看片充電,東南亞片想看,還沒看過的國片也要看完。

吳屬叔的使命感

這次回來拍偶像劇《極品絕配》,我不是來弄帥帥的,是來打仗的。如果沒有幫到忙,會讓我自己有一點糾結,那我回來幹嘛?盡力了,至少拿在手上的腳本跟現場的狀態,有努力,甚至不曾鬆懈地希望可以在執行層面上更好,主要是希望能帶到其他人。我覺得我有做到,雖然成果自己不是那麼滿意,因為不確定的因素太強大了。

我在片場很嚴肅,基本上不太苟言笑,但他們常會跑來問我,「哇這場戲怎麼辦啊?」我很愛反問他們:「你覺得這裡有什麼問題?」一開始都說不出來,因為小朋友們不曉得原來這個對他而言是問題,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審視自己的表演。其實很多演偶像劇的小朋友不知道自己在演戲,或是不知道原來演員還有那麼多可能,因為以前可能沒有人跟他們說,甚至覺得這樣就好了。我就會覺得不如多一點,不然會不會可惜?現在他們會樂於跟導演說,這裡我有一個想法,我聽到都很開心。

下一站,歸零

我覺得那都是經驗而已。如果你什麼都不想,每天就是去拍,不會累積學來的東西。我從以前就很會讓自己困擾,很容易糾結,糾結了就想要解決問題,解決了這個就會開始有下一個問題來找我。以後可能就是慢慢,也為了讓自己在下個階段成長為更好的演員,有很多東西要捨棄掉。比如說以往早期學到的一些電視劇的技術,所謂的找鏡頭、節奏、一來一往,可能那些東西在非類型片電影的時候根本就用不到。用不到那些東西的時候,是不是就可以更專心地做一個演員?

我一直認為,35歲前可以努力學到很多東西。現在要把那些習慣忘掉,累積的經驗夠多了,開始要忘記,讓下一個導演來調整你。剛入行大家都愛否定你,因為你演得不好。我現在會覺得,現在也好希望有導演否定我,不要再讓我像以往一樣。有沒有人來破壞我的節奏,甚至戲感,把很多東西破壞掉?可是好久沒有這樣了,我很期待啊。


【同場加映】
M.C.:現在重看在《白蟻:慾望迷網》裡的表演,有什麼想法?
慷仁:演得很爽,我自己是覺得看著蠻彆扭的,可是導演選擇那種剪接方式呈現他所謂的生猛。我有跟他說為什麼要用這麼長的鏡頭,為什麼跳序要跳成這樣,可那是導演的東西。對演員來講就是當時努力做到給他的東西之後,就這樣了。那時候是自我實現的一種過程,蠻好的。現在來看會覺得,不要這麼累吧。

M.C.:對你來說,演電視劇跟演電影,比較喜歡哪個狀態下的自己?
慷仁:電視劇要花很多時間,那是另外一種技術的展現,還有體力。我覺得朝電影比較明確的方向,並不是因為是電影,而是這個作品我可以花多一點時間做前置,只需要花比較短的時間讓自己在那個狀態裡。慢慢朝另一種準備方式去演戲,比較內化,也不需要這麼世俗我馬上就要搬一個東西給你看表演,可以比較鬆的去做表演。

電視劇很難比較鬆,因為人家就不是要你那樣演,它就是要有衝突,甚至一般腳本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它只要你變成憤怒,可是沒有給你過程,你可能就要自己去想一個方法讓你如何憤怒,那是解決問題的一個點。可是電影就不一定,它那個東西是生活,我們只需要進入那個生活,也許表演絕大部分的時候應該就成立。

我覺得如果你把很多演員丟在那邊生活兩三個月,都會演得很好,可是電視劇你不可能這樣做,隔天就要開拍了,才不會給你時間內化,我只要你演一個那個人,大概就好,其它就照著戲走,電影是照著生活走,成分不一樣吧。

M.C.:分享一部最近印象深刻的電影?
慷仁:法國片吧。很無厘頭的片。法國片很屌欸,什麼劇本都可以變成一部片。因為女友在學法文在看,我也跟著看。打字機比賽可以變成一部片,還蠻好看的,鏡頭運鏡也很特別。(編按:這部電影是《愛在彈指間》)最近其實還好,我沒有時間去電影院,因為我真的快死掉了。

一起看電影!《台北電影節》套票開賣!2017/6/29(四)至7/15(六)

吳慷仁,否定我吧 吳慷仁,否定我吧 吳慷仁,否定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