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柳俊烈:「我喜歡讓自己沒有設限,想成為那個讓觀眾猜不透我下一步棋怎麼走的演員。」

柳俊烈的作品一部接著一部,不盡相同的戲份與劇本總是讓大家猜不透他的選片標準,因為不想讓自己被定調成單一色彩,想讓各種顏色都能填滿在他的身上。
1 / 10

Edit/Jyun   Text、Photo/Marie Claire Korea  翻譯/藍海

「未婚妻慘遭殺的男子,被指為殺人嫌疑犯的男子之女,受害者的另一個狂熱男粉絲...」,這是鄭智宇導演的新電影《沉默的目擊者》,而柳俊烈在裡頭飾演手握案件關鍵鑰匙的狂熱粉絲「東明」。他以《金權性內幕》的「斗日」為起始,接著詮釋《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裡因為純樸而使得518光州事件更顯悲傷的的「在植」,以及同時擁有執著與純情、表裡如一的「東明」,更參與了需歷時 3年進行製作的電影《小森食光》,甚至還有不久前殺青的《錢》,以及正在拍攝當中的《毒戰》。

柳俊烈的作品一部接著一部,以緊湊的步調馬不停蹄地進行拍攝工作,他在各部戲當中的戲份比重不盡相同,作品包括令人期待的知名導演作品,以及新人導演的首部作品,甚至是韓劇和各種類型的電影。出道以來不算長的時間裡,他以各式各樣的作品譜寫自己的資歷,令人猜不透他的選片標準。「我希望當有一天我的經歷已經非常豐富時,也不會有單一的標籤貼在我身上。我希望多拍各種不同的戲,成為一個讓大眾猜不透我下一步棋的演員。」

Q.上一次專訪好像是一年前的事了。
A.會好好認真進行這次的專訪的。

Q.《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才上映不久,下一部電影《沉默的目擊者》也跟著上映了。你在《沉默的目擊者》裡飾演什麼角色?
A.我飾演李荷妮前輩所飾演的「尤娜」的狂熱粉絲「東明」,他也是出場角色當中最單純的人物,但不是說他的行為舉止很單純,而是他在面對重要抉擇之際,不會顧慮太多,而是會勇往直前,在這一點他是很單純的人。

Q.和鄭智宇導演合作有什麼感想?
A.鄭智宇導演都會聆聽演員的想法,積極地把這些意見反映在作品上。就算有時演員的意見和導演不同,導演也會把它融入在原本的構想中。在整個拍片期間,和導演分享意見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當彼此溝通後所激盪出的火花,呈現在拍攝出來的畫面上時,就顯得非常有感覺。

Q.你接連和宋康昊、崔珉植這些大前輩一起合作呢。
A.我要學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如果能一點一滴學習大前輩的優點,應該可以從中找到我該如何在演員這條路上往前邁進的答案吧。崔珉植前輩就像大哥一樣,總是在拍片現場引導著我們專注在演技的詮釋上,因此和他一起拍戲時,可以暫時拋開前後輩的身分,而以同事的身分合作無間,這是很新鮮的體驗。

Q.很久前你在SNS上傳了你和崔岷植的合照,還寫了「虎對虎」這句話對吧?
A.前輩和我都是屬虎的,拍那張合照的那天,是我第一次和他認識,在那之前我只曾經在首映會上簡短和他打過招呼。雖然那天是第一天認識,但我們聊了蠻多的。

Q.你在《沉默的目擊者》裡的戲份不多,但你會接演的理由之一,應該是有崔岷植前輩的關係吧。
A.當然。我在成為演員之前,就是看他的戲長大的。每個年輕的演員應該都會希望和崔岷植前輩一起合作吧。

Q.你不會想要飾演一個自己可以大出鋒頭的角色嗎?
A.應該沒有演員是為了自己可以大出鋒頭而演戲的。有句話說,在舞台上站得愈後方,看得愈清楚;若還不夠成熟就想站到前方,反而會無法獲得注目。我並不喜歡在一部戲當中自己大出鋒頭,我比較傾向於融入於眾人之中,哪怕融入其中就不會那麼突出顯眼,我仍然希望成為作品的一份子。我演戲從來不是為了突顯我自己,我只想做好我的職責,角色的輕重並不是那麼重要。

Q.不僅《金權性內幕》大獲好評,《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更是今年首部票房突破千萬的電影,你到目前為止都未曾嘗過失敗的滋味,這樣似乎反而會對未來感到害怕。
A.應該沒有人會一直一帆風順,相反的,也沒有人會一直坎坷不平。我可能也會在未來的某一天遭遇失敗,但我認為那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不需太早做無謂的擔心。當然,我很希望能夠一直有好成績,不過演戲並不是自己努力嘗試、努力詮釋,就可以有好成績的,這又不像學外文一樣多背單字就可以的事。但很明確的一件事是,演戲需要不斷的學習。學無止境。小時候我常因此被罵,當爸媽問我功課做完沒時,我如果回答做完了,他們就會罵我說學習是沒有止境的,之後我就不太敢講做完了。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曾和同一位導演合作過第二次,每一部戲的色彩都不同,對戲的演員也不同,因此每次我都感到很新鮮。我要走的路還很漫長。

Q.你接戲的時候,有什麼一貫的選擇標準嗎?
A.劇本有趣的話,就會吸引我了。不過我的資歷還太淺,還無法定調自己的個人風格。我現在才正要開始累積我的經歷而已,還沒有資格可以大談我挑戲的標準是什麼。

Q.你今天的回答聽起來格外謙虛謹慎呢(笑)。
A.大概是因為我周遭淨是講我好話的人吧(笑)。當旁人稱讚我、肯定我時,我會表現得更好,但我不能一直相信旁人對我的正面評價來演戲吧。今天只是做個專訪,大家也一樣一直讚美我很帥、很棒,但是比起工作人員或攝影師的努力和能力,我自覺遠遠不及他們。坦白說,因為我太久沒有做專訪拍照了,我一大早就跑去運動,但好像運動過頭了(笑)。我都用這種方式在淬練自己。我必須這樣鍛煉自己才行。

Q.你一直馬不停蹄的拍戲,像近來這麼忙碌,你都怎麼結束一天?在第一次的專訪中,你說你都會寫日記來結束一天。
A.我有時仍然會寫日記,最近主要都是看書來結束一天。最近看了一本介紹許多房子的書,裡頭介紹了住戶的夢想、生活模式、家中最喜歡的場所、以及喜好等等。看書會很好入睡,不過當我比較有空時,才會想到自己該看點書了。

Q.你在百忙之中也不會遺漏、絕對會做的事是?
A.我私人的時間不像以前那麼多了。如果想擁有私人的時間,我必須花費更多精神才行,因為拍完戲後我忙著睡覺休息都來不及了,而我必須從中擠出私人的時間。如果把剩下的時間都拿來休息,就真的變成工作機器了。所以哪怕體力上不濟,我仍努力持續著以前在做的事。我會去踢足球、做做其他運動、和朋友見面聊天,和朋友玩射飛鏢或打電動。如果老是藉口很累一直拖延和朋友的聚會,當一個月兩個月過去,仍然不會有時間見面,如此一來,彼此就會自然而然疏遠了。如果不堅持住那樣的生活,我可能很快就會倒下。我可以盡情演戲本來應該是很幸福的事,但可能就會因此而感到不快樂。可以拍戲、可以像今天一樣接受專訪拍照,我非常感恩,但若只做這些事,我可能也會突然感到不快樂,就像如果只做一件珍貴的事,就可能無法感受到它的珍貴。

Q.可能是太忙碌了,你好像很少更新SNS動態了。
A.以前我會絞盡腦汁寫些簡短的句子,但最近比較沒空,所以我改用照片來取代。我會拍下不容錯過的時刻或景色,然後上傳上去。不久前我收到了粉絲送的相機,我就在想,應該要用那台相機拍下很棒的照片,和粉絲分享才行。

Q.往後如果有空,你最想做什麼?
A.還是想去旅行。

Q.但是可以連續不間斷的拍戲,對演員來說應該是好事。
A.所以我感到很幸福。久違的專訪、可以拍我想拍的戲、有人青睞我的演技,這些都令我很快樂。希望我可以在拍片現場一直快樂下去。即使沒有宏偉的抱負,但只要片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到幸福,包括我自己,這樣就足夠了。

Q.距離上一次專訪已經一年了,感覺鏡頭前的你,面容明顯有些不同。
A.歲月不饒人(笑)。感覺歲月的風霜讓我更成熟了。我很想快點變得成熟。我現在是不是很像在胡言亂語?但我這樣胡言亂語,說的可是真心話。如果答案太規規矩矩,不是就太死板了嗎?而且也很無趣。這樣的想法、那樣的想法、這一點、那一點,全都是我內心的一部分。

 

柳俊烈:「我喜歡讓自己沒有設限,想成為那個讓觀眾猜不透我下一步棋怎麼走的演員。」 柳俊烈:「我喜歡讓自己沒有設限,想成為那個讓觀眾猜不透我下一步棋怎麼走的演員。」 柳俊烈:「我喜歡讓自己沒有設限,想成為那個讓觀眾猜不透我下一步棋怎麼走的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