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金馬55| 丁寧:「現在剛好是我跟《幸福城市》相遇最美好的時候。」

從電視、舞台劇到嘻笑怒罵的綜藝節目她全都走過一遭。從影多年的丁寧,如今終於因《幸福城市》的王姐得到金馬入圍肯定。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王孟 造型╱許微 化妝╱Sophia Su 蘇郁姍  髮型╱Aleena Kuo 郭彥伶

 

《台北星期天》的何蔚庭導演睽違八年,全程使用三十五釐米底片拍攝的《幸福城市》,不僅在指標性的多倫多影展廣受好評,更強勢入圍金馬四項大獎。與片名相反,這部描寫不幸的人們努力尋找幸福的電影,以一個男人的一生為主軸,描述生命中關鍵的三個夜晚發生的事件。其中,獲得金馬肯定的丁寧飾演的「王姐」可謂全片的關鍵角色。「當初導演找我演這個角色,我聽到是三十五釐米,劇本都沒看就說我要去試鏡,然後更別說看到劇本,我看第一遍的時候就淚流不止,太痛苦的一個戲,太多層次的角色了。」丁寧這麼說。

 

 

重新學習表演

因為這個內心糾結,層次豐沛的角色,丁寧拋開這些年她所認知的表演,從外型到內心全都打掉重練,其中那場穿著高跟鞋死命奔跑的場景,更讓許多影評人大聲叫好。「那場跑步的戲印象最深刻,因為那不是一般的跑,那是『如果被逮到就死定了』的跑法。我大概在三個多月前接到劇本,就把自己當成馬拉松選手在訓練,我是體育科系畢業的,所以底子是有的。我每天等小孩睡覺後去跑步,每天跑五至七公里,把體能先拉上來,因為我是要跑超越一個十八歲的青少年,又是三十五釐米底片,重來一次就是燒錢,我在身體上就做了很多的功課。」

不只外型和體能的訓練,在心理層面上,丁寧也重新認知了表演這件事。「這個角色的厚度和深度太強,而且她很多內心戲,所以我從抽菸的姿態開始著手。我抽菸的姿勢在電影裡面是有涵意的。有時候王姐是抽好看的,有時候抽情緒,有抽讓自己冷靜的,要從手指夾煙的角度改變。我常覺得一個太樂觀、正面的人沒有辦法成為好演員,因為她要勇敢進入自己黑暗的那面,王姐這個角色就是要演員發掘黑暗的一面。」

為了從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中抽離出來,丁寧時常想像自己是一隻潛伏在沼澤的鱷魚,甚至刻意減少與家人間的開心互動。「我記得在拍攝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家弟弟在睡覺的時候做惡夢,起來之後他大哭,說媽媽不愛我了!那個時候我嚇一跳,但是也有好好跟她們解釋,媽咪在演一部戲,演完之後就會回來。

王姐是一個很沉的人,她心裡很多暴力的部分,跟我的個性滿不像,但還是要盡量找到連接的點,然後把它放大。」

 

終於等到這個角色

談到為什麼會喜歡王姐這個角色,丁寧說:「王姐其實說得不多,所以看完這個戲,你會很好奇這個角色,她的人生是怎麼走過來的,她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女人。所以她非常有厚度,有深度,也很有情感,是一個非常真實的角色,她不是天上飄下來的仙女,她是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女人,對演員來講,這樣的角色是最難演,但也是最過癮的。」

笑說何導用「溫和且堅定」的方式慢慢把自己逼進角色的丁寧,即便表演資歷深厚,但這回她把自己歸零,跟新人謝章穎一起重新磨角色的紋路。「演員很難單靠自己把戲演好,一定要靠導演,因為導演的引導太重要了,如果導演對你下的指令是『你現在手要舉起四十五度角,用嘴角抽煙』,怎麼可能把戲演好?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那場在宛如偵訊室的空間,我在裡面一直抽菸。因為拍戲的關係,冷氣、抽風系統都要關掉,然後又得抽真實的煙,最後我開始缺氧,可是怎麼演導演就是不滿意,最後他跟我說,壓迫感不夠,我就懂了。我很喜歡何導的一件事就是,他不會給你框架,就算要花很多時間,他也會很有耐心地慢慢磨。」

 

資深不是點,努力才是真的

即便在演藝圈這麼多年,丁寧身上全然沒有架子,反而是一種溫暖豐潤的質地,她說自己絕對不是天才型的演員,但是特別努力。「我認為資深演員跟藝人是不一樣的,資深藝人可能需要排場,但是資深演員不一樣,表示你拍過的戲夠多,所以更懂得劇組的辛苦,你更知道如何怎麼支持彼此,放下你自己,讓這個劇組順利地往前走。」

這麼多年來練習瑜珈的經驗,也在這部片裡潛移默化地幫助丁寧進入角色。「因為是底片拍攝,所以在正式拍攝前會在片場走好多遍,確定鏡位、燈光後才會正式開始,通常都已經 Rehearsal 了二三十遍,那很挑戰的是,即便重複這麼多遍後,你能不能保有一樣的情緒。但我發現自己做的到,因為瑜伽就是在告訴你回到當下,回到原點,進入到自己的內心。」

或許過去的那些歷練,那些最微不足道的角色,那些連自己都不滿意的劇本,都成了丁寧現在的養分。「我很喜歡賈伯斯講的一句話,大意大概是:『當你走到現在人生的位置,回頭看過去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有其必要性。』我拍完這部片後就有這種感覺,如果我早五年或晚五年接這個戲,都不可能演的好,這剛好是我跟《幸福城市》相遇最美好的時候。」丁寧笑著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