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你一定要知道的台北超正潮妹!身兼模特兒和DJ的傅昱Coral

Being Cool 這件事不只是作個樣子,得天獨厚的美好皮相並未讓傅昱自得意滿,自嘲職業是打雜工的她,穿梭於各大派對場景,熱愛音樂而開始學DJ的她,從實驗電子樂一路放到華語流行,被次文化薰陶茁壯,底蘊深厚的傅昱,從她身上席勒和 Jean Michel Basquiat 的刺青就已說明一切。
我帶了風格不同的黑膠唱片,有 Yves Tumor 的《Safe In The Hands of Love》、Mykki Blanco 的《Gay Dog Food》、Total Abuse《Prison Sweat》。喜歡的音樂很多,跟我的個性一樣,喜歡新鮮的東西,改變的速度很快,但心裡還是會保留位置給對我來說曾經喜歡過、很重要的東西。我很喜歡以戲謔、不正經、開玩笑的方式跟世界相處,像是戴史萊姆耳機放歌真的很糟糕,但是很好笑、很爽,很挑戰的感覺。
我非常喜歡逛一些奇怪的雜貨店,這就是我非常喜歡台北的其中一個原因,走在路上永遠可以發現有趣的事情、有趣的店,有求必應的蠟燭就是我在一家饒河夜市裡買到的寶物。中間的機器人頭是一個好朋友的樂團叫做 Bazooka 做的機器人玩具頭,做得很好,想炫耀給大家看一下。
我很喜歡收集書、Zine、貼紙,每次出國一定會去當地的唱片行跟書店!照片裡面的那本《Let It Bleed》是我在一家非常喜歡的書店 Family 買到的,由一家藝廊 Little Big Man 出版,內容是攝影師 Yefman 紀錄Gil從男生變成女生的過程。打破性別疆界一直是我很關注的事情,對我來說,我們這個世代,打破性別疆界,模糊性別框架,創造屬於自己的性別、別人無法定義的性別,是一種使命跟責任。
1 / 5
我帶了風格不同的黑膠唱片,有 Yves Tumor 的《Safe In The Hands of Love》、Mykki Blanco 的《Gay Dog Food》、Total Abuse《Prison Sweat》。喜歡的音樂很多,跟我的個性一樣,喜歡新鮮的東西,改變的速度很快,但心裡還是會保留位置給對我來說曾經喜歡過、很重要的東西。我很喜歡以戲謔、不正經、開玩笑的方式跟世界相處,像是戴史萊姆耳機放歌真的很糟糕,但是很好笑、很爽,很挑戰的感覺。 我非常喜歡逛一些奇怪的雜貨店,這就是我非常喜歡台北的其中一個原因,走在路上永遠可以發現有趣的事情、有趣的店,有求必應的蠟燭就是我在一家饒河夜市裡買到的寶物。中間的機器人頭是一個好朋友的樂團叫做 Bazooka 做的機器人玩具頭,做得很好,想炫耀給大家看一下。 我很喜歡收集書、Zine、貼紙,每次出國一定會去當地的唱片行跟書店!照片裡面的那本《Let It Bleed》是我在一家非常喜歡的書店 Family 買到的,由一家藝廊 Little Big Man 出版,內容是攝影師 Yefman 紀錄Gil從男生變成女生的過程。打破性別疆界一直是我很關注的事情,對我來說,我們這個世代,打破性別疆界,模糊性別框架,創造屬於自己的性別、別人無法定義的性別,是一種使命跟責任。
我帶了風格不同的黑膠唱片,有 Yves Tumor 的《Safe In The Hands of Love》、Mykki Blanco 的《Gay Dog Food》、Total Abuse《Prison Sweat》。喜歡的音樂很多,跟我的個性一樣,喜歡新鮮的東西,改變的速度很快,但心裡還是會保留位置給對我來說曾經喜歡過、很重要的東西。我很喜歡以戲謔、不正經、開玩笑的方式跟世界相處,像是戴史萊姆耳機放歌真的很糟糕,但是很好笑、很爽,很挑戰的感覺。
我非常喜歡逛一些奇怪的雜貨店,這就是我非常喜歡台北的其中一個原因,走在路上永遠可以發現有趣的事情、有趣的店,有求必應的蠟燭就是我在一家饒河夜市裡買到的寶物。中間的機器人頭是一個好朋友的樂團叫做 Bazooka 做的機器人玩具頭,做得很好,想炫耀給大家看一下。
我很喜歡收集書、Zine、貼紙,每次出國一定會去當地的唱片行跟書店!照片裡面的那本《Let It Bleed》是我在一家非常喜歡的書店 Family 買到的,由一家藝廊 Little Big Man 出版,內容是攝影師 Yefman 紀錄Gil從男生變成女生的過程。打破性別疆界一直是我很關注的事情,對我來說,我們這個世代,打破性別疆界,模糊性別框架,創造屬於自己的性別、別人無法定義的性別,是一種使命跟責任。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Chou Mo  化妝髮型╱Chun Hua Huang 

很難形容傅昱在做的事情,因為她既是地下圈人人熟知的DJ,也是光鮮亮麗的模特兒。原本念護校的傅昱,深感自己不相信教育體系,寧願打兩份工,也不願意妥協於不平等的待遇,而走上了音樂與模特兒這條不太尋常的路。

 

音樂就是一切的開始

沒有模特兒經紀公司,唯有喜歡的 Case、朋友介紹的才會接。也因為熱愛搖滾樂的爸爸,傅昱從小就喜歡音樂,從金屬、搖滾到嘻哈全部都聽,後來這幾年也開始接觸電子,實驗性的 Club 和結構式的電子音樂是她現在最常放的類別。「音樂對我來說是當下的情境,會想把心情投射在音樂上,當我走在路上、坐公車的時候,聽的旋律會讓心境跟處在的世界結合,覺得自己就是電影裡的主角。」

她是個無法逼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的人,即便是在金錢上面,也會選擇用有趣的偏門方式去賺錢,來做自己喜歡的事。「在很幸運的情況下遇到這兩個有趣的人生方向,也很幸運的可以在現在充斥商業、缺乏創造力的模特兒產業找到自己的定位。」傅昱這麼說。

 

時尚就是每天都不一樣

時尚對她而言從沒有一定,要自己去創造,遊戲規則也可以自己訂,討厭體制、規矩跟規範的她,在風格上完全控制跟掌控。「風格可以隨時脫離自己的軀殼、扮演不同角色,不受限制地創造自己的角色。跟我一樣是雜食性動物、隨時在變,追求新鮮但有時代的影子,我的風格就是我生活的縮影。」

像她今天的打扮就是她平時派對的裝扮,Underground 又 Indie,還帶點動漫風格。「我的時尚風格就是想每天打扮成不一樣的人。今天想當家政婦,明天是上班族,後天想要當高中生。因為我覺得人生只有一次,我想要不一樣的角色。今天打扮就符合我最近很想派對的心情。2018算是我長大最多的一年,大概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東西,不會像以前煩惱一些沒有必要的事情。時尚最重要的就是打破規矩,想像自己在玩模擬市民。」

 

 

電影滋養了我

電影和音樂是滋養傅昱的重要元素,從小就喜歡看電影的她,《水牛城66》和《蘇州河》是她對愛情幻想的樣子,毀滅卻浪漫的氣氛讓她迷戀。小時候因為身邊沒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網路也滋養了她。「如果問是什麼滋養了我,會想套用我很喜歡的導演畢贛專訪講的一段話:『我生活的環境不像法國的青年,可以去奧塞逛一圈,看大師的作品。我都在看狗怎麼走路、人怎麼撒尿。到大學有圖書館才看書,但我記憶力不好,看完就忘掉了。』圍繞在我喜歡的東西裡就已足夠,電影、音樂,動漫、漫畫、派對…什麼都可以形塑我。」

 

做了再說吧

傅昱說自己沒有公主命,但有公主病。「油麻菜籽,我媽總是這樣跟我說,說我們是油麻菜籽,隨風而吹,隨風而生,不管怎麼樣都能生存下去。我也像是個瘋婆子,很容易把自己丟在某種狀態,然後拼命的想把平常的自己丟掉,玩到最極致。」

聊到自己的人生哲言,她說:「我小時候一直信仰的一句話,就是『Fuck now,suffer later』。雖然長愈大愈覺得還是要妥協,但是我很常失控,就是先做就對了。我的夢想是讓台北的氣氛變得更好,不管是 Party 也好、性別也好,所有東西都保持著最開放的態度。因為我一直會想找新的東西,所以我想要看到這個城市可以一直在變,有幸遇到一些朋友也是有同樣的想法。」

 

從最近關注的議題「Have You Seen Him?」,到朋友剛剛在台北開的夜店「Final」,生活多彩多姿的傅昱,希望可以讓音樂、派對、時尚的能量傳染給更多人。「Final 的理念就是黃立行的一句歌詞『新的宇宙、新的開頭,能夠接受我這流星的自由。』想讓年輕人接受不一樣的東西,不只是主流,我們在音樂上提供了不一樣的選項。想看我的時候,來FINAL就沒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