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當小鮮肉碰上傳統技藝!章廣辰 x吳俊毅,傳統捏麵人大挑戰

源起於三國時代的捏麵人,本來作為祭祀之用,經過長時間的演變與改良,2019年的今年,是一門即將消逝的傳統技藝。在台灣,還有一群藝術家,希望透過自己的力量,將捏麵藝術繼續傳承下去。

採訪撰文/廖崇捷 攝影/陳志誠 化妝/Nash Chen 髮型/Fran Lin

1 / 6

原本身在公家機關的吳俊毅老師,學生時代讀的是電機相關專業,但心中對於藝術那份熱情,從來沒有消失過,熱愛雕塑創作的他,縱使非科班出生,靠著天生的藝術細胞,在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中,偷出時間奉獻給藝術。相較於公務員的一成不變,脫下制服投向創作世界的他,更能找到生命的熱情,一場大病之後,毅然決然辭去工作,環島找尋創作靈感,進而成為專職的藝術創作者。這幾年在收藏家兼好夥伴SANZOR Art 紀先生的協助經紀之下,老師除了在台灣自由藝術界有著一席之地外,更走出寶島到歐洲推廣捏麵藝術,老外們對他細膩手藝嘖嘖稱奇。

新生代演員章廣辰,模特兒出生,身影遍布不少台灣時尚雜誌,白皙的皮膚加上俊美的外表,在一片粗獷或是花美類型的鮮肉中,廣辰是集大成的綜合體,2017年以電視劇《我的男孩》嶄露頭角。大學主修的是攝影,對他來說,從有到無的藝術創作模式,不算陌生。這回捏麵人這樣傳統技藝大挑戰中,他要展現的是藝術天份,過去從來沒有正式接觸捏麵人的他,會和老師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在幾個小時拜師學藝的過程中,廣辰與老師幽默的對話逗得大家樂不可支,作品美醜不是重點,但透過這樣手作溫度以及傳承象徵,希望讓不同世代都能感受捏麵人的傳統之美,以及其中的價值與感動。

重現美好的舊時光

剛剛從公務員身份登出的吳俊毅老師,壓抑多年的藝術魂傾刻間大爆發,捲起袖起開始改造老屋,2014年成立在南港成立個人工作室,整座木造空間,從地板到天花板,都由老師親力親為,透過照片與影像感覺得出來,各處妝點地相當愜意舒適,不過經過幾年的堆積,此次我們無緣拜訪。藉著老師的巧手,一輛街頭賣藝時的舊腳踏車以及老師為數眾多雕刻作品,精緻地在攝影棚還原了當時工作室的百分之七八時,將近正午時分陽光透過玻璃窗灑進來,所有雕塑等作品在光線的折射下彷彿更加栩栩如生,像極了宮崎駿動畫裡的場景。

生動表情,是老師在創作上的個人特色,無論是小件捏麵人或是大件雕塑品,不管是人形或是動物,面相是很重要的關鍵,神韻與姿態創造了作品的靈氣,而吳老師就是拿捏地恰到好處,現場展示了老師不同時期的創作,儘管作品形象有所不同,但每尊都有自己無可取代的靈魂。

當小鮮肉碰上老靈魂

對於一個20代的年輕人來說,事實上捏麵人不是共同的回憶,都市小孩如果沒有參加過廟會、野台歌仔戲等民俗集會,捏麵人的概念其實是不存在的,取而代之的是美術課上的黏土玩具,大多做的是比較洋派的物件,如動物或是漫畫人物等等。廣辰說:「小時候喜灣玩彩色黏土,會幻想有一座自己的動物園,會自己捏動物,但老虎跟長頸鹿都長得一樣。」40代尾巴即將邁入50代的吳老師,經歷過以麵粉、糯米粉加色素為主要材料的傳統時期,老師拿出早期的作品與我們分享,因年代而腐蝕的作品還看得到一點輪廓,一雙大大的眼睛直愣愣地,老師打趣地說:「眼睛是最完整的,因為是塑膠。」惹得現場哄堂大笑。

老師接著說:「現在我們大多使用樹脂土,是捏麵土的進化版,主要成分為樹脂和麵粉。可塑性高,加上韌性強且材質柔軟。不過缺點就是較快乾,無法重新塑形。」色彩鮮艷的樹脂土,在兩個世代的大男人手上搓來揉去,兩人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果然藝術創作是一次探索內心的過程,無關年紀與世代,在當下者,都會回到自己最純真的模樣。

傳統與創新的意外可能

此次挑戰的是可愛造型的小動物,從粉紅豬到小貴賓,看似簡單,實際上做來卻不是相當容易,以竹籤作為脊椎、圓錐狀作為組合的基礎,由於地吸引力與樹脂土快乾的特性,捏麵作品均必須在短時間內完成,一開始的粉紅豬還難不倒廣辰,看來像不像還有三分樣,不過到了難度較高的貴賓狗時,挑戰者似乎面臨了難題。廣辰說:「樹脂土在塑型時相當柔軟,很難一次捏好自己想要的形狀,要靠手勁,但捏過頭又會變形,技巧很高。」老師補充道:「由於地心引力的影響,作品都會有不同程度的下墜狀況,所以不是捏完就好,擺放的位置也有講究。」

這幾年老師為了讓作品更生動,以及開創捏麵藝術在當代的不同可能性,還特製了專用的工具,例如鐵氟龍雕刻筆,不易沾黏的特性,可以細緻地勾勾勒出栩栩如生的毛髮,在台灣,他是第一個使用這項技術的藝術家。不僅如此,老師還運用鍛造的手段,製作出鐵製的捏麵作品,作品的主體上還能清晰看見老師的指紋,是將傳統與創新媒材融合的最佳典範,充滿極高的收藏價值。

捏出溫度、捏出感動

透過藝術重生的例子,中外皆有案例,然而吳老師除了找到了自己後半身的定位,更進一步地傳承舊時文化的精神令人敬佩,放棄公職的鐵飯碗,儘管有時得為了錢煩惱,但是他一點都沒有後悔,「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情,任何人都可以做,但是藝術不同,它能使人不平凡、抒發熱情之外,凡走過的做過的,必留下痕跡。」他繼續說:「對我來說捏麵創作是立體造形藝術的一門,許多人不曾踏進美術館或是藝廊,而我透過原本流傳民間的藝術,一方面延續這樣的傳統,另一方面讓更多人接觸認識造形藝術,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種使命感,我很榮幸參與了這一塊。」老師語帶自信,深刻地讓人感受到他的熱情。

而廣辰在這次的挑戰後,也有一些想法與感觸,「我對捏麵藝術改觀了,原本覺得只是小孩子的玩樂,但在做的時候感覺相當抒壓,或許可以開一個上班族專班,解放大家工作時的壓力,一方面放鬆心靈,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升自己的創造力,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此次大挑戰在和煦的春陽以及歡笑聲的落幕,充滿濃濃的懷舊與溫暖氛圍,希冀捏麵這項傳統藝術,能夠繼續延續下一代,在傳統中走出創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