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男人休育嬰假,行不行? Paternity Leave,Yes or No?

育嬰假是男女平等的權利之鑰,5月是母親節,但我們也邀請了 12位男性,包括 Twitter 總經理、臉書法國區副總裁等人一起分享,他們願意將較多的時間花在孩子身上,並全心投入父親角色中。而這樣的育嬰的男性角色,在關係中確實可行嗎?

執行/Valentine Faure,採訪/Catherine Durand、Sonia Desprez、Corine Goldberger及Elsa Guiol,攝影/Ambroise Tezenas,翻譯/林佳賢、郭亞平、楊茵絜

馬克.歐利維耶.佛吉耶爾(Marc-Olivier Fogiel

RTL Soir廣播主持人,2個小孩

我的第一個小孩Mila出生時,我暫停工作八個月。我參與了她前四個階段的重要發展。到了我的第二個小孩Lily,我只有休假三個星期。因此有些事情我錯過了,只能透過別人告訴我,這件事情令人沮喪。在我擔任公司主管時,儘管我認為母親休產假是正常的,但我認為對父親來說有點多餘。然而經歷過二個小孩的誕生,我回想我過去的想法是愚蠢的。父親參與更多的育兒過程是很棒的事情,參與過程越多越好。我希望能有第三次機會,暫停工做的時間將會比我第二個小孩長。

貝托.溫特(Pedro Winter

作曲人、製作人,1個小孩

我休了一段時間的陪產假,這是迎接Deva的關鍵時刻。這是一段瘋狂的發現時光。我們的生活一切都圍繞著新生兒,讓人有點忘了自己,這是陪產假的幸福光景,因為小孩的誕生讓生活跟以前不同。讓人與工作有所劃分,跳開如常的生活節奏進入新生活,共同建立起父母與小孩三人快樂的生活節奏。但是父親的角色並不是在六個月後停止。我有說到生活節奏,這也是這個活動所要傳達出去的訊息。有一種音樂讓人學會快樂的生活,並讓擔心這一刻來臨的父母感到放心。

卡米爾.曼奴(Kamel Mennour

畫廊業者,5個小孩

小孩出生時,我會利用這個時機休幾天假,享受這一刻。我經營畫廊,當我在法國或到其他國家差旅時,我經常會帶著孩子們跟我一起拜訪藝術家或去參觀展覽。我將襁褓中的小嬰兒背在懷中,讓孩子與父親之間產生身體接觸的存在感。我是父親同時也是母親。我參與他們母親懷孕期間與寶寶初步接觸溝通所進行的Haptonomie課程,我參與分娩過程,親自剪斷臍帶。陪產假幫助父親進入到未來的角色。我對孩子的一切相當敏感而且從他們身上獲得啓發。我今天抱著我最小的孩子Milo,仍深受感動並衝擊著我。

戴米恩.維艾兒(Damien Viel

法國Twitter總經理,3個小孩

我有3個小孩,我為每個孩子留下可容許的假期,或者公訂的11天。我認為時間太短並對此感到後悔,因為孩子的誕生是一個重要事件,非職業生涯足以取代。我媽媽跟我太太的媽媽都會來幫忙,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當我放假時,我會全心照顧小孩,讓我太太晚上能夠好好睡一覺。我餵奶,將其他的孩子們兜在一起,因為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明顯的家庭變化。在Twitter公司內部,員工不分性別都享有20週的帶薪育嬰假,其中也包括領養的小孩。這關乎男女平等的問題。

Laurent SOLLY

臉書法國與南歐地區副總裁,四個孩子

以前的我,在男性育嬰假的制度尚未實行前,我就像所有的父親一樣,僅參與了孩子出生的時刻,太太生產完後幾個小時,我人已在辦公室了。在男性育嬰假制度上路後的初期,我覺得有意思,好奇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我發現當爸爸們方完育嬰假回到工作崗位上時,這段假期對於男性,家庭以及在工作上所產生的正面效益,而這一切都是以前我所錯過的。目前,在臉書,男性享有與女性相同的四個月的育嬰假福利,我們並提供每位出生孩子2250歐元的津貼。對於臉書來說,我們相當重視在職場與個人生活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Karim Rissouli

記者、法國France 5電視台 《C Politique 》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我的兒子Malin出生時,我請了十一天的育嬰假,不過在我女兒Inaya出生後兩天,我就回到電視台工作了,我並不以此為傲。男性育嬰假不僅能讓爸爸與寶寶產生特別連結,同時能減輕剛經歷生產、辛苦的媽媽的壓力。男性若是無法放育嬰假,本質上代表著兩性在家庭上與職場上的不平等。在我兒子之後,很自然地就是照顧我的女兒。我認為一旦強制規定性享有一個月的育嬰假,雇主老闆們自然會開始思考,產生疑問,為何以往女性生孩子請產假,會失去工作,會受到處罰,反觀男性完全沒事。施行男性育嬰假政策的確是人類社會的一大進步。

Régis JAUFFREY

作家,兩個小孩

我沒有育嬰假,因為我是在家裡工作。記憶中,孩子降臨在這世界剛開始的那幾天,彷彿是自己與來自更深層,遙遠、陌生的自我相處。那是一段充滿魔力、難以名狀,神奇的時光,將我們與外面弱肉強食的競爭世界區隔開來。我百分百支持男性申請育嬰假,但就像給薪休假的制度落實,同樣歷經很久時間才得以真正的普及化。我認為男性育嬰假的規定,不論對於未來、孩子、雙親還是整個社會,絕對是一項值得投資的社會成本。

Albin de la SIMONE

歌手、音樂家一個小孩

我的工作是舉辦演唱會,到處表演,並沒有法定的休假日。但是我完全支持男性放育嬰假。我希望所有的爸爸都能像我一樣,能有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我從孩子出生後就照顧她,泡牛奶、餵奶、換尿布樣樣都行。有些父親與孩子的關係生疏有距離,需要費很大工夫才能建立情感,我完全沒這方面的問題。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幫女兒Alice洗澡的時刻,那麼小的嬰兒躺在浴缸裡,還要幫她清潔臍帶,實在是太神奇了!然後,尿布的選擇超多,是要講求環保的 ?還是選擇自然有機材質的呢? 你會發現自己不斷地面對許多新的狀況。

Julian BUGIER

記者、法國France 2電視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我的兒子Lucien出生時我放了十一天的法定育嬰假,但是當女兒Gabrielle出生時我卻沒有,沒能讓孩子的媽多點時間休息,對於這一點我感到懊悔。當時我主持的節目在晚上八點的黃金時段,再加上我同時也有節目在Europe 1電視台。我經常在半夜裡起床餵寶寶喝奶,我可是餵嬰兒喝奶的高手喔 !幫寶寶換尿布,為孩子準備餐食,把所有食物打成泥狀,做這些事,我是駕輕就熟,也很享受,因為我認為那屬於生命的過程。我完全支持男性擁有育嬰假的權益,我認為這是兩性邁向真正全面平等的關鍵,是人類歷史發展的方向。法國在這方面大幅落後其他國家,身為男性的我們,是時候該有所作為來改變扭轉一切。

Jérôme DREYFUSS

設計師,一個孩子

我沒有申請育嬰假,我是設計師,我自己就是老闆,然而,很快地我理解到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生活,我需做抉擇,必須有所割捨,所以我放棄了成衣設計。照顧自己的孩子,我認為是生命所需的。當年我一邊設計,一邊照顧兒子Tal,他總是跟在我身邊,那是很棒的時光。有好長一段時間,Tal都喊我叫 « Mapa »。對於男性育嬰假,我舉雙手贊成,因為這是性別平等的重要關鍵。

Oxmo Puccino

音樂家,一個小孩

我的藝術工作性質,讓我可以有更多自由時間。有時,若我沒有展覽,我可以陪伴我的孩子 Khalya,幫她換尿布,看她玩耍,彼此相視,隨著時間過去,時而讓人目眩。但這也是一個男人變成父親的歷經過程,一個存在。而這是過去生活中所不存在的,它需要一點時間適應。我想做一個「進行式」的爸爸,我也依存著這樣的職責。過去好幾代人都曾碰到父親角色的缺席,而我們正在迎頭趕上破除這樣的迷思,我看到很多身邊的人在十年間變成父親,育嬰假也變得跟以前不同了。

Boris Vallaud

社會黨議員,兩個小孩

在我的兩個孩子出生前後,我趁著太太懷孕時請了育嬰假,並在育嬰假的時候可以稍微照顧兩個孩子的媽。成為父母親,可以說是謙虛為懷的最佳試煉。我們可以讀書學習,但是最終還是必須在現實中學習人生。育嬰假是對於男女平權來說,最棒的條款,同時解放男人的工具。或許男人們會對自己的工作變得生疏,卻也是朝著生活之必須更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