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男人休育嬰假,行不行? Paternity Leave,Yes or No?

育嬰假是男女平等的權利之鑰,5月是母親節,但我們也邀請了 12位男性,包括 Twitter 總經理、臉書法國區副總裁等人一起分享,他們願意將較多的時間花在孩子身上,並全心投入父親角色中。而這樣的育嬰的男性角色,在關係中確實可行嗎?

執行/Valentine Faure,採訪/Catherine Durand、Sonia Desprez、Corine Goldberger及Elsa Guiol,攝影/Ambroise Tezenas,翻譯/林佳賢、郭亞平、楊茵絜

Albin de la SIMONE,歌手、音樂家,一個小孩
Boris Vallaud,社會黨議員,兩個小孩
Damien Viel,法國Twitter總經理,3個小孩
Jérôme DREYFUSS,設計師,一個孩子
Julian BUGIER,記者、法國France 2電視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Kamel Mennour,畫廊業者,5個小孩
Karim Rissouli,記者、法國France 5電視台 《C Politique 》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Laurent SOLLY,臉書法國與南歐地區副總裁,四個孩子
Marc-Olivier Fogiel,RTL Soir廣播主持人,2個小孩
Oxmo Puccino,音樂家,一個小孩
Pedro Winter,作曲人、製作人,1個小孩
Régis JAUFFREY,作家,兩個小孩
1 / 17
Albin de la SIMONE,歌手、音樂家,一個小孩 Boris Vallaud,社會黨議員,兩個小孩 Damien Viel,法國Twitter總經理,3個小孩 Jérôme DREYFUSS,設計師,一個孩子 Julian BUGIER,記者、法國France 2電視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Kamel Mennour,畫廊業者,5個小孩 Karim Rissouli,記者、法國France 5電視台 《C Politique 》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Laurent SOLLY,臉書法國與南歐地區副總裁,四個孩子 Marc-Olivier Fogiel,RTL Soir廣播主持人,2個小孩 Oxmo Puccino,音樂家,一個小孩 Pedro Winter,作曲人、製作人,1個小孩 Régis JAUFFREY,作家,兩個小孩
Albin de la SIMONE,歌手、音樂家,一個小孩
Boris Vallaud,社會黨議員,兩個小孩
Damien Viel,法國Twitter總經理,3個小孩
Jérôme DREYFUSS,設計師,一個孩子
Julian BUGIER,記者、法國France 2電視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Kamel Mennour,畫廊業者,5個小孩
Karim Rissouli,記者、法國France 5電視台 《C Politique 》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Laurent SOLLY,臉書法國與南歐地區副總裁,四個孩子
Marc-Olivier Fogiel,RTL Soir廣播主持人,2個小孩
Oxmo Puccino,音樂家,一個小孩
Pedro Winter,作曲人、製作人,1個小孩
Régis JAUFFREY,作家,兩個小孩

馬克.歐利維耶.佛吉耶爾(Marc-Olivier Fogiel

RTL Soir廣播主持人,2個小孩

我的第一個小孩Mila出生時,我暫停工作八個月。我參與了她前四個階段的重要發展。到了我的第二個小孩Lily,我只有休假三個星期。因此有些事情我錯過了,只能透過別人告訴我,這件事情令人沮喪。在我擔任公司主管時,儘管我認為母親休產假是正常的,但我認為對父親來說有點多餘。然而經歷過二個小孩的誕生,我回想我過去的想法是愚蠢的。父親參與更多的育兒過程是很棒的事情,參與過程越多越好。我希望能有第三次機會,暫停工做的時間將會比我第二個小孩長。

貝托.溫特(Pedro Winter

作曲人、製作人,1個小孩

我休了一段時間的陪產假,這是迎接Deva的關鍵時刻。這是一段瘋狂的發現時光。我們的生活一切都圍繞著新生兒,讓人有點忘了自己,這是陪產假的幸福光景,因為小孩的誕生讓生活跟以前不同。讓人與工作有所劃分,跳開如常的生活節奏進入新生活,共同建立起父母與小孩三人快樂的生活節奏。但是父親的角色並不是在六個月後停止。我有說到生活節奏,這也是這個活動所要傳達出去的訊息。有一種音樂讓人學會快樂的生活,並讓擔心這一刻來臨的父母感到放心。

卡米爾.曼奴(Kamel Mennour

畫廊業者,5個小孩

小孩出生時,我會利用這個時機休幾天假,享受這一刻。我經營畫廊,當我在法國或到其他國家差旅時,我經常會帶著孩子們跟我一起拜訪藝術家或去參觀展覽。我將襁褓中的小嬰兒背在懷中,讓孩子與父親之間產生身體接觸的存在感。我是父親同時也是母親。我參與他們母親懷孕期間與寶寶初步接觸溝通所進行的Haptonomie課程,我參與分娩過程,親自剪斷臍帶。陪產假幫助父親進入到未來的角色。我對孩子的一切相當敏感而且從他們身上獲得啓發。我今天抱著我最小的孩子Milo,仍深受感動並衝擊著我。

戴米恩.維艾兒(Damien Viel

法國Twitter總經理,3個小孩

我有3個小孩,我為每個孩子留下可容許的假期,或者公訂的11天。我認為時間太短並對此感到後悔,因為孩子的誕生是一個重要事件,非職業生涯足以取代。我媽媽跟我太太的媽媽都會來幫忙,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會。當我放假時,我會全心照顧小孩,讓我太太晚上能夠好好睡一覺。我餵奶,將其他的孩子們兜在一起,因為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明顯的家庭變化。在Twitter公司內部,員工不分性別都享有20週的帶薪育嬰假,其中也包括領養的小孩。這關乎男女平等的問題。

Laurent SOLLY

臉書法國與南歐地區副總裁,四個孩子

以前的我,在男性育嬰假的制度尚未實行前,我就像所有的父親一樣,僅參與了孩子出生的時刻,太太生產完後幾個小時,我人已在辦公室了。在男性育嬰假制度上路後的初期,我覺得有意思,好奇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我發現當爸爸們方完育嬰假回到工作崗位上時,這段假期對於男性,家庭以及在工作上所產生的正面效益,而這一切都是以前我所錯過的。目前,在臉書,男性享有與女性相同的四個月的育嬰假福利,我們並提供每位出生孩子2250歐元的津貼。對於臉書來說,我們相當重視在職場與個人生活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Karim Rissouli

記者、法國France 5電視台 《C Politique 》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我的兒子Malin出生時,我請了十一天的育嬰假,不過在我女兒Inaya出生後兩天,我就回到電視台工作了,我並不以此為傲。男性育嬰假不僅能讓爸爸與寶寶產生特別連結,同時能減輕剛經歷生產、辛苦的媽媽的壓力。男性若是無法放育嬰假,本質上代表著兩性在家庭上與職場上的不平等。在我兒子之後,很自然地就是照顧我的女兒。我認為一旦強制規定性享有一個月的育嬰假,雇主老闆們自然會開始思考,產生疑問,為何以往女性生孩子請產假,會失去工作,會受到處罰,反觀男性完全沒事。施行男性育嬰假政策的確是人類社會的一大進步。

Régis JAUFFREY

作家,兩個小孩

我沒有育嬰假,因為我是在家裡工作。記憶中,孩子降臨在這世界剛開始的那幾天,彷彿是自己與來自更深層,遙遠、陌生的自我相處。那是一段充滿魔力、難以名狀,神奇的時光,將我們與外面弱肉強食的競爭世界區隔開來。我百分百支持男性申請育嬰假,但就像給薪休假的制度落實,同樣歷經很久時間才得以真正的普及化。我認為男性育嬰假的規定,不論對於未來、孩子、雙親還是整個社會,絕對是一項值得投資的社會成本。

Albin de la SIMONE

歌手、音樂家一個小孩

我的工作是舉辦演唱會,到處表演,並沒有法定的休假日。但是我完全支持男性放育嬰假。我希望所有的爸爸都能像我一樣,能有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我從孩子出生後就照顧她,泡牛奶、餵奶、換尿布樣樣都行。有些父親與孩子的關係生疏有距離,需要費很大工夫才能建立情感,我完全沒這方面的問題。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幫女兒Alice洗澡的時刻,那麼小的嬰兒躺在浴缸裡,還要幫她清潔臍帶,實在是太神奇了!然後,尿布的選擇超多,是要講求環保的 ?還是選擇自然有機材質的呢? 你會發現自己不斷地面對許多新的狀況。

Julian BUGIER

記者、法國France 2電視節目主持人,兩個孩子

我的兒子Lucien出生時我放了十一天的法定育嬰假,但是當女兒Gabrielle出生時我卻沒有,沒能讓孩子的媽多點時間休息,對於這一點我感到懊悔。當時我主持的節目在晚上八點的黃金時段,再加上我同時也有節目在Europe 1電視台。我經常在半夜裡起床餵寶寶喝奶,我可是餵嬰兒喝奶的高手喔 !幫寶寶換尿布,為孩子準備餐食,把所有食物打成泥狀,做這些事,我是駕輕就熟,也很享受,因為我認為那屬於生命的過程。我完全支持男性擁有育嬰假的權益,我認為這是兩性邁向真正全面平等的關鍵,是人類歷史發展的方向。法國在這方面大幅落後其他國家,身為男性的我們,是時候該有所作為來改變扭轉一切。

Jérôme DREYFUSS

設計師,一個孩子

我沒有申請育嬰假,我是設計師,我自己就是老闆,然而,很快地我理解到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生活,我需做抉擇,必須有所割捨,所以我放棄了成衣設計。照顧自己的孩子,我認為是生命所需的。當年我一邊設計,一邊照顧兒子Tal,他總是跟在我身邊,那是很棒的時光。有好長一段時間,Tal都喊我叫 « Mapa »。對於男性育嬰假,我舉雙手贊成,因為這是性別平等的重要關鍵。

Oxmo Puccino

音樂家,一個小孩

我的藝術工作性質,讓我可以有更多自由時間。有時,若我沒有展覽,我可以陪伴我的孩子 Khalya,幫她換尿布,看她玩耍,彼此相視,隨著時間過去,時而讓人目眩。但這也是一個男人變成父親的歷經過程,一個存在。而這是過去生活中所不存在的,它需要一點時間適應。我想做一個「進行式」的爸爸,我也依存著這樣的職責。過去好幾代人都曾碰到父親角色的缺席,而我們正在迎頭趕上破除這樣的迷思,我看到很多身邊的人在十年間變成父親,育嬰假也變得跟以前不同了。

Boris Vallaud

社會黨議員,兩個小孩

在我的兩個孩子出生前後,我趁著太太懷孕時請了育嬰假,並在育嬰假的時候可以稍微照顧兩個孩子的媽。成為父母親,可以說是謙虛為懷的最佳試煉。我們可以讀書學習,但是最終還是必須在現實中學習人生。育嬰假是對於男女平權來說,最棒的條款,同時解放男人的工具。或許男人們會對自己的工作變得生疏,卻也是朝著生活之必須更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