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舒淇:「現在的女生跟以前的女生不一樣,現在更多的是認為過得開心比較好。」

舒淇說最喜歡的生肖動物是龍,「因為那是我們自己的神物。」

文字、圖片取自嘉人

她的美始終是具備現代感的— 獨立、熱情、健康、開朗及內在美。算起來,舒淇出道也有二十多年了,如今她毫不吝於表達,她享受演戲的過程。「演戲的過程是很快樂的。」她說,「每一種電影它的需求是不同的。我都沒有所謂的界限。」

於她而言,一切都是感覺最重要。而美便盡在過程。

採訪是在化妝間進行的,她邊上妝邊與我們聊天,感覺與她的距離十分親近。很難想像,這位跨過「四十不惑」之年的女演員,對待工作和生活全然沒有「不惑」,採訪中人們會驚訝於她現在的那份氣定神閒、從容不迫的談笑,足見內心的飽滿豐盈。

年輕時的舒淇青春有活力,扮演的多是天真爛漫的少女,她的美是角色中透出來的。如今的舒淇,美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場伴隨左右,這是她年輕時不曾具備的。生命中的歷練多了,感受自然而然就豐富了,對角色的理解也加深了。她周身散發著一種氣質,這種氣質隨她年齡的增長越發明顯,是一種她獨屬的狀態。

很多人說舒淇是東方美的代言,她自己並不這樣看,她理解的東方美應當是眼睛大大、櫻桃小嘴和瓜子臉。不過舒淇的確擁有一張迷人且風情萬種的臉,在電影《紐約,我愛你》中就有一位紐約畫家被她的面孔迷倒—沒錯,在為她作畫時一頭倒了下去。

她撒嬌說東方女性要比西方女性「可憐」得多,因為 「 東方女性是瘦而美,西方女性是豐盈的美。」

所以愛吃的她,在面對美食的誘惑時,總要強忍著拒絕。回憶說自己以前拍古裝片的時候,總像在穿時裝,常把造型師搞崩潰。拍《最好的時光》民國藝伎的段落,曾試穿過四五套服裝,「怎麼換都太時尚了。」

的確,舒淇的美始終是具備現代感的—獨立、熱情、健康、開朗及內在美。你或許以為舒淇很享受在鏡頭前拍攝時尚大片,不過在她看來拍照更多是攝影師想法的呈現。她坦承,作為藝人,看到拍攝好的成品當然會覺得漂亮,但是拍攝過程並不輕鬆。

「同一件事你雖然做習慣了,每一次還是希望能有所變化,可是你就長這個樣子,不會變了……演戲就不同了,演戲的過程是很快樂的。」

如今舒淇毫不吝於表達,她享受演戲的過程。她在塑造角色時擁有一種屬於自身的魅力。

出道時在《色情男女》中的角色跟她本人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精彩得益於在特寫鏡頭中的表現。《洪興十三妹》中的「刀疤淇」是一個用情至深的薄命紅顏。《半支煙》中的舞小姐則帶有一種風塵味,代表的是愛戀的感覺。《玻璃之城》中是知性的女大學生,《北京樂與怒》中是性感詭豔的領舞女孩。《美人草》又變成清純而又堅韌的女知青。

在侯孝賢電影中,她是絕不會辜負長鏡頭的演員,這一點在劉偉強執導的《不再讓你孤單》中也得到了印證。

《非誠勿擾》中去掉空姐光環的笑笑,也有著不為人知的酸楚和落寞。《尋龍訣》中的shirley 楊英姿颯爽、豪爽大方。《一出好戲》中的姍姍是男人心中神聖不可侵犯的白月光。

即便舒淇說自己不適合古裝,她在《刺客聶隱娘》中的造型依舊稱得上冷豔之美,彷彿隔著銀幕你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你想接近她,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算起來,舒淇出道也有二十多年了,一部又一部電影拍下來,精彩的表現備受觀眾肯定,在電影圈中站穩了腳。她坦然自己是個幸運的人,一路上都有很多好機會。當然,也離不開她一以貫之的不懈努力和人生閱歷。

這些年來,舒淇與許多優秀的導演都有過合作,當問到她是否會把與大導演合作的經驗向馮德倫分享時,她嚴肅地告訴我們:「每位導演也都是每位導演的個體,不一樣的導演有不一樣的執導方法,不需要去干涉。」

她同樣也與許多由演員轉行做導演的人有過合作,比如黃渤、周星馳、姜文和馮德倫等。舒淇認為演員做導演最大的優勢是可以自己先演一遍,尤其是遇到不會演戲的人,就可以演給對方看。而其他的導演只會用講的,他們沒有辦法演出來。

無論是導演也好,演員也罷,舒淇認為「人跟人之間(在工作中)是不斷挖掘的,演戲沒有一個方法,也沒有一種情緒規定是某個樣子。」畢竟,每部電影都是由不同的個體構成。這讓她對錶演也有著獨到的見解。

她說導演與演員之間擁有一種張力,她與侯孝賢導演合作過三次,在侯導身上學到了很多,學到最多的是所謂沒有表演的表演。

她解釋說:「你要讓他感覺到你沒有用表演去表演,因為他比較在意的一件事就是真實。這個真實挺難的,但是每一個導演的要求其實都特別不一樣,因為侯導對錶演是從無到有的過程。」

關於過程和結果的區別,她補充說:「兩者之間的區別就是你要把過程演出來,很簡單,比如你的角色在一部商業愛情片裡失戀了,就是要看你掉眼淚啦,三秒就落淚。但是侯導要的是你心境的歷程,掉不掉眼淚跟他沒有關係,他要的是過程,哪怕你不掉眼淚都沒關係,你只要在那個狀態裡就行了。 」

如今的電影,女性題材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但男演員依舊在主流商業片中佔據主導地位,女演員在其中只是功能性的陪襯。

只有在中等規模的電影中才能做主導,很多擁有女性視角和關懷的電影也都是中小成本。

舒淇對此看得很淡,她覺得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這種現像從未改變過,包括好萊塢的電影也一樣。「比如像《從前,有個好萊塢》全部都是以男性為主。這種情況在表現英雄主義的電影時會多一點,如科幻片、動作片、超級英雄片等,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但其實女性更容易刻畫,女性角色在文藝片或者某種類型片方面,還是有很細膩的層次與變化的。 」

即便如此,她絕不是非女性文藝片不演。「我怎麼樣都拍了快二十年的電影了,其實什麼樣類型的電影都拍過了。其實我沒有那麼愛演悲情戲,一直都是這樣。」

而動作戲中,她認為現在比較難過癮的原因是東西都是假的,永遠都在對著綠幕幻想,雖然也是拍動作戲,但拍攝時是跟綠衣人或空氣對打,拍的時候會覺得很傻很好玩,只有看到成片時才會知道片中的怪獸和外星人長什麼模樣。

現在的年輕演員一開始演戲就是對著綠幕演,他們很快就習慣了,而對於演慣了實景的舒淇,剛開始投入綠幕表演是非常困難的,後來一步步才習慣過來。畢竟,演員在綠幕前表演不同於實景拍攝,綠幕表演對演員控制情緒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更考驗想像力。

舒淇很懷念以前拍底片的歲月,她說底片是很金貴的,所以一場戲要分成不同景別。現在一場戲演下來,要背整場戲的台詞,要把所有台詞都背得精緻。她說「有無限大的可能 」,就像很多人都不要讓小孩子接觸iphone、ipad這些電子產品,舒淇就持反對意見,她認為應該讓他們接觸,但不能過度。

「因為現代人接觸的就是這些東西,它是進化的產物,人類也是不斷在進化自己的。你如果不讓他看,他以後讀書、工作,可能就會和別人不一樣,因為這是他社交的一部分。」

拍電影也是一樣,她相信人有無限大的可能。比起電影,她更加熱愛生活。

她不斷強調現在年輕人生活和思想上的獨立,比她們那個時代要幸福得多。

舒淇說她六歲時,媽媽叫她去讀幼兒園,她感覺自己那時候就已經獨立起來了。問她當代女性獨立的條件是什麼?她回答「自主」,並解釋說,「現在的女生跟以前的女生不一樣,以前的女生會比較趨向於趕快把自己嫁出去,現在更多的是認為過得開心比較好。」

她表示年代不一樣,故事就不一樣,人們的感受也不一樣。

「我爸爸媽媽有爸爸媽媽的愛情,爺爺奶奶有爺爺奶奶的愛情,爺爺奶奶的愛情是在戰爭中產生的,他們半年、一年才收到一封信,然後那一封信是多麼的珍貴。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傳電訊,年代不一樣了,現代人很難受一些苦。以前我們覺得很苦的東西,現在的年輕人不覺得苦,因為他們不需要經歷。」她笑言,「可能課業繁重對他們來說才是苦的,現在的作業題太難了!」

這個時代新人演員輩出,觀眾好不容易臉熟了一批,新一批馬上又湧現出來了。而舒淇依舊是活躍於電影圈中的一線演員—她對於年輕女演員沒有什麼可建議的,因為她年輕時也不想要別人給她建議。她談到自己的選片標準,與新導演的合作條件,一切都是感覺最重要。

「我都沒有所謂的界限,而且不會有什麼期待。我從來拍戲,或是對自己的生活都不會有什麼目標。拍戲就是看感覺嘛,你喜歡跟這個人合作,聽他講話還不錯,那就成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