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李維菁專欄】天空

當我的生活讓我覺得無處可走的時候,我能想到的就是靜靜看著上面,看在我們生活的頭頂上老是靜默地發生激烈變化的雲。我老覺得,多看幾次,我應該就會找到路。
看著天空,看著雲,什麼也不想,沒人逼你睡覺,沒人會記你名字,就算旁邊再吵鬧,這世界彷彿只剩下了我和靜默而瞬息就要變化的天空。
寂寞而安全,只有自己和宇宙就攤在人類眼前但無人注視的神秘律動,就那樣躺著看著。
當我的生活讓我覺得無處可走的時候,我能想到的就是靜靜看著上面,看在我們生活的頭頂上老是靜默地發生激烈變化的雲,好似人們不理解的機制正在運作。我老覺得,多看幾次,有時向天空說話,我應該就會找到路。
1 / 3
看著天空,看著雲,什麼也不想,沒人逼你睡覺,沒人會記你名字,就算旁邊再吵鬧,這世界彷彿只剩下了我和靜默而瞬息就要變化的天空。 寂寞而安全,只有自己和宇宙就攤在人類眼前但無人注視的神秘律動,就那樣躺著看著。 當我的生活讓我覺得無處可走的時候,我能想到的就是靜靜看著上面,看在我們生活的頭頂上老是靜默地發生激烈變化的雲,好似人們不理解的機制正在運作。我老覺得,多看幾次,有時向天空說話,我應該就會找到路。

看著天空,看著雲,什麼也不想,沒人逼你睡覺,沒人會記你名字,就算旁邊再吵鬧,這世界彷彿只剩下了我和靜默而瞬息就要變化的天空。

寂寞而安全,只有自己和宇宙就攤在人類眼前但無人注視的神秘律動,就那樣躺著看著。

當我的生活讓我覺得無處可走的時候,我能想到的就是靜靜看著上面,看在我們生活的頭頂上老是靜默地發生激烈變化的雲,好似人們不理解的機制正在運作。我老覺得,多看幾次,有時向天空說話,我應該就會找到路。

我讀的那個天主教小學,午餐時間過後,要求所有的小朋友必須午睡。把特殊設計的課桌椅椅背放倒,小朋友蓋著開學時就放進教室櫃子的大毛巾躺著睡。導師要求每個小朋友都必須閉上眼睛,如果偷偷張開眼睛,導師發現會叫你去罰站,如果閉上眼睛但眼球猛轉動,導師發現你假睡,也會罰你。我記得小學一年級時,有一天導師請假沒來,午睡時間的氣氛就變得相當自由散漫,大家躺著卻亂動,睜開眼又閉上眼,小朋友偷說話。當時的我坐在教室右邊那一排,位子靠著窗戶邊,那天我側身,捲著小毛巾,看著窗外。

天空好藍好高也好遠,天空鑲著幾朵雲,我呆呆靜靜地看著雲,被那雲的形狀變化吸引,有一朵雲像兔子一樣,耳朵突起,身體胖胖飽飽。隨著風一陣陣吹過,身體邊邊的形狀彷彿有些微的變化,看兔子旁邊比較稀微的雲朵已經有個小角角被吹散,也發生了移動。我凝視著兔子,等待著它發生變化,還有那肚子雲朵厚厚一層層疊起,就像是鮮奶油一朵一朵疊著。

重點是看著天空,看著雲,什麼也不想,沒人逼你睡覺,沒人會記你名字,就算旁邊再吵鬧,這世界彷彿只剩下了我和靜默而瞬息就要變化的天空。寂寞而安全,只有自己和宇宙就攤在人類眼前但無人注視的神秘律動,就那樣躺著看著。

午睡時間結束,下午第一堂課開始,小朋友紛紛收拾好桌椅,把小毛巾收進櫃子,上課的老師已經進教室。而我,就是不願意起身,只是繼續側躺著看天空,背對教室發生的一切。小朋友悉悉簌簌地說我睡著了或者我在假睡的討論,還有老師決定就任我那樣躺著背對班級的決定,像夢一樣從我皮膚流過。只有我自己以及我的窗外的藍天。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下午發生的事,對我來說十分難忘,現在想起來像是我人生的某種隱喻一般,或者,那是個彷彿神喻的片刻。但究竟是傳達的訊息是什麼,我又不是那麼明確理解。只是在我往後人生,那天下午靜靜地彷彿脫了身邊的一切,靜靜看著天空的畫面,時不時就會浮現腦子。

當我的生活讓我覺得無處可走的時候,有時候哭有時候不哭,我能想到的就是靜靜看著上面,看巨大無比有時如惡魔有時如天使般,在我們生活的頭頂上老是靜默地發生激烈變化的雲,好似人們不理解的機制正在運作,就在你頭上但你淡漠無知。我老覺得,多看幾次,有時向天空說話,我應該就會找到路。

最近我又開始呆呆地看天空,我身邊的朋友有的還在有的散了,每個人在中年回想起來都發生了不少事,受過恩惠也被踐踏過,想起過往所做所為,深感羞恥也有深深微笑的時候,大家好像都在承受自己的命運,內在外在身心的轉換震盪正在經歷之中。轉業,離婚,外遇,旅行,玩得更珍惜所有,或貪婪得更肆無忌憚,或承受照顧上下兩代之間的壓力,已經初嚐生老病死。有人去了道場,有人則走進了美容診所再猛貼臉書自拍照。

而我又算什麼呢,我是勇敢還是懦弱呢,與人生若即若離,在我的屋子裡頭寫我的字,我寫的字又有什麼意義呢。心慌的時候,我最近又想起背對著全班看著天空的小時候那下午。那是村上春樹的意思嗎,他說他最喜歡的棒球位置是左外野手,我想那應該是賽內最邊緣遙遠的位置,可以看整個球場與天空。

是中場感言,是創作宣言,也是愛的回顧。最遠的局內人,那位置只要往外踏一步,就走到局外。但那位置有整個球場與天空。

 

【李維菁專欄】天空 【李維菁專欄】天空 【李維菁專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