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李維菁專欄】婚禮

我喜歡參加別人的婚禮,就算婚禮始終是一場主角配角與臨演共同的默契演出,這樣也很好。
1 / 4

Text/李維菁 Photo/劇照

五月的家族盛事是我表弟結婚。這場婚禮結束後,家族應該很久不會再有婚禮出現了,因為家族中我這一代,像我這樣沒結的,早變成硬派單身,已經成形難動了,想結的,都早早結婚,也有孩子,只剩下二舅舅的這個小兒子。下一次我們家族再出現婚禮,要等到再下一代的孩子長大,可能要再十幾二十年了。

可能是因為這緣故,加上二舅舅在家族中很受歡迎,大家都很開心。另外則是,不管是上一代或我這一代,大家年紀都大了,都變成老年人與中年人,老年人有著走過人生的疼惜,中年人則過了與家族對立的叛逆期,逐漸變得溫和,對家人親戚過去覺得不能忍受的,現在覺得可愛友善,因此對參加表弟這場婚禮都興沖沖的,能闔家去的就多闔家去。

婚禮現場,表弟和漂亮的混血兒妻子是全場來賓期待的焦點,但讓我最震動的,是我八十歲大舅舅大舅媽,帶著中年女兒和女兒的同性伴侶共同出席。舅舅舅媽是保守的人,沒主動向大家介紹表姊的伴侶是誰,只是沉默地微笑地,和我們拍照聊天,然後帶著孩子與孩子的伴侶,以全家人出席。

我看著白髮滿頭的大舅媽,讓表姊的伴侶坐在自己身邊。遠遠地,我心中湧起一陣想哭的驕傲,覺得大舅舅大舅媽,真是帥氣極了!

我一直都挺喜歡參加婚禮的,看人家開心,我也開心,打扮漂亮我開心,看別人打扮漂亮我也開心。我一個有思想有態度的的叛逆青年朋友,對我表達她對婚禮的輕視,她覺得婚禮像一場戲,給別人看的。婚禮開始的影片,新郎新娘從童年到現在的回顧,相識過程,旅行的痕跡,還有決定相愛相守的甜蜜。叛逆青年說「那是你要別人看到的美好」。

我心想,不正像你臉書上狂po的自拍照嗎。

我明白叛逆文青的意思,你自然不可能去向婚禮來賓訴說,這段關係分分合合,心生二意,彼此盤算,或是那些童年萌照,只是辛苦成長過程中,剛好對著鏡頭幾張咧嘴的定格。

我以前想過,有天自己若結婚,也不會辦婚禮,但是,我喜歡參加別人的。就算有所隱瞞,就算粉飾太平,就算是拿粉色童話欺騙,就算婚禮始終是一場主角配角與臨演共同的默契演出,這樣也很好。我是這樣想的,要有這樣的意志,去張羅這樣一場演出,有這樣的蠻力宣示想要和誰過一生,縱有虛榮,縱有被刻意視而不見的瑕疵,光是這蠻力,就值得我這位臨演去喝采拍手。

之後,誰知道呢?誰的愛情故事,又是誰的人生?一個晚上的誠意祝賀,我給得心甘情願,大大方方。

不過,說起我那表姊,我很多年沒見了。她穿花色上裝配窄裙,公主頭與眼鏡。她一直是好孩子,會去討長輩喜歡的那種好孩子,我在她眼裡是讓她翻白眼直呼媽呀的那種表妹。但小時候我很喜歡她的,我們小時候都喜歡比自已大的哥哥姊姊不是嗎,一直到我們也成為哥哥姐姐,這魔力才消失。

我記得小時候,她念書,我纏著她。她嫌我煩人,要我安靜,朗讀課文。

突然她靠近我:「小菁卿卿如晤,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

我聽不懂,問她到底讀些什麼。

她拿課本:「信,這是信,林覺民,革命烈士,知道自己會死,寫給他的太太永別。」

「可是…我們沒有要永別啊…」我扭著身體,她不理我。

我湊頭看她的書,指著字問:「意映是什麼?你剛剛為什麼說小菁?」

「他太太叫意映。」
「卿卿是什麼?」
「很親愛的感覺。」
「如晤是什麼?」我繼續問。難怪她討厭我。
「好像親眼見到對方,看到信就像看到本人一樣。」
「喔,」我充滿情意地望著她說:「可是我們都正在看著本人,對吧?」
我記得表姊叫我走開,放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