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Selina 專欄】堅強的感恩感恩(上)

{i1}我爸,也就是俗稱的任爸,個人特色是 polo 衫、黑框眼鏡以及感恩感恩!小的時候,他對我總是非常嚴厲,就是家裡的大黑臉,一旦事情到了他那裏,絕對被認定是罪大惡極,外加嚴重責罰。

 

隨著我進了演藝圈,到大學畢業,我們的關係越來越輕鬆自在,也許是我懂事了,也許是我成熟了,但是最大原因,是他,懂得放手了。我媽媽是幕後最大的功臣,她曾經說過:「當父母,是一連串的學習,最難的部分,就是要學會放手。」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好像有點不孝,如果不是我想要獨立想要自由想要掙脫,他們就不必修這門傷心學分了。

工作一段時間後,我越來越驕傲,我可以給爸媽更好的生活品質,用他們這輩子沒奢望過的禮物討好他們。但是相對的,我陪他們的時間越來越少,偶爾起爭執時講話也越來越大聲……我爸媽注意到了,我的朋友也注意到了,朋友勇敢直諫,還好我也不是昏君,沒砍他們項上人頭,反而自我省思,開始調整自己,有空多陪爸媽吃飯,出國工作也不忘打電話跟他們撒撒嬌,用甜蜜的行動讓他們感受到我對他們的愛,並且給他們最大的承諾,就是要讓爸媽享受清福下半輩子,不愁吃穿、盡情遊玩、安心養老。但是,我的受傷,讓我食言了。
 
我不僅傷害了他們給我的身體髮膚,我還讓他們徹底的心力交瘁……從我回台住院開始,我媽沒有一天睡得好,沒有一天不心驚膽跳,沒有一天不掉淚,我爸不忍讓我媽一直看我,因為痛及藥物導致精神不穩情緒不穩,他堅持大部分的時間在醫院陪我,而這段時間,是我離開嬰兒時期後,與他最貼近的日子。
 
初期因為打嗎啡,意識一下醒一下昏睡,在痛的清醒與昏沉的噩夢中,我總是可以聽到,我爸溫暖的聲音呼喚我,那是我唯一抓得到證明我活著的聲音,那是很堅硬又令我平靜的力量。我常常醒過來跟他說我夢到甚麼,他總是說沒關係,爸爸在這裡,沒事了,沒事了……我說我好痛,想按嗎啡,他會鼓勵我放鬆,讓我分心(因為醫生很擔心我藥量增多),幫我計時,讓我多撐幾分鐘,等到我痛到受不了了,他就會輕輕幫我按一下,然後我又昏睡了。
 
{i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