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OMMUNITY 視野觀察

【Selina 專欄】最好的姊妹

{i1}即使,未來的路依然崎嶇不平,但是我知道我不用怕,因為我有她們!

人生的每個階段,總會交到幾個好姊妹。小時候的好姐妹,常常是因為分班時她坐在我隔壁,或是她家跟我是同一個路隊;我大學的好姊妹,是因為我新生報到遲到,所以排在最後一個,而她是倒數第二個。現在,最重要的姊妹,是從五十人的複賽,晉級到決賽的五個中,除了我的另外兩個。緣分怎麼這麼妙,感覺像是隱形雷射光束,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牽引著彼此,而我跟她們的光束,從太空照看下來,就是台北~新竹~屏東連了快20年,終於光束的距離越來越短,最後成為一個點。

回想起一開始,還真是充滿著青春的勇敢熱情無懼,三個陌生人住在一起朝夕相處,很快就成為可以嘻嘻鬧鬧的姊妹。過程中當然也少不了需要溝通或是自我成長的時候,特別是我,是第一次離開家,是第一次要學著自己獨立,但是我總是在被包容中成長。任爸那時總提醒我們要兩較一恩~不計較、不比較、心存感恩,尤其女生的心思特別細膩,勾心鬥角好像是避不了的,但是我必須坦承,面對兩個不會計較也不會比較的人,你的計較比較很自然的會消失殆盡,這是我的福氣,也是我非常感謝她們的地方,她們大方又包容地如此自然又迷人。就這樣我們一起工作了十年,幾乎是馬不停蹄的工作,一起享受舞台上的發光,一起承受舞台後的心酸。      

有一次,我們在演出後一起晚餐,瘋瘋癲癲的唱起歌,唱到林憶蓮的「不必在乎我是誰」,「女人,若沒人愛多可悲,就算是有人聽我的歌會流淚,我還是真的期待有人追,喔~忘了我是誰....」我們三人竟然就在餐桌上一起抱頭痛哭,那時我還沒遇見現在的他,她也沒遇到現在的他,我們是三個事業成功卻都渴望愛情期待婚姻的普通女子,我們都羨慕著時下女性簡單的愛情,但是那時候,我們只能擦擦彼此臉上的淚,在心裡許下不知何時能實現的願望。這是誰都拿不走的革命情感,在歡笑與眼淚不斷重複交織中,越來越綿密厚實。

受傷復健的這兩年,她們更加疼愛我。住院時,抓緊探病時間來看我,即使海外工作回來,一下飛機也是直奔醫院,陪著我每晚迎接發燒的不適,鼓勵我不要多想只要把身體養好,即使將來不能工作也不必擔心貸款付不出來,有姊妹在,她們養得起我。出院後,她們握著我的手陪我復健,跟我聊天分散對計時器的注意力。我不喜歡戴頭套,她們一人戴一個逗我笑,再聽我沮喪抱怨然後一起流淚。晚上幫我一起護理,擦乳液按摩,比我更早觸摸、熟悉我的疤痕。寫出這些並不容易,我必須回到我最不想記得的那段時光,眼淚也許還在流,痛的感覺身體漸漸淡忘,感動的畫面,卻清晰如HD畫質。

有她們的愛與陪伴,我是如此的放心,放心地走過了兩年。我能進步到再次一起圓愛唱歌的夢,其實既期待開心卻也緊張害怕,而她們總是讓我能有勇氣有力量分享自己的內心感受,得到滿滿的愛與鼓勵後,再更放心的面對以後。她們讓我想起小時候學騎單車的輔助輪,一左一右,陪我前進、幫我平衡、不怕磨損。即使,未來的路依然崎嶇不平,但是我知道我不用怕,因為我有她們:親愛的Hebe、Ella!

謝謝妳們,我愛妳們,妳們是我─最好的姊妹!

{i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