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mc愛音樂

Washed Out,詩意的旋律迷走

凌亂而有型的捲髮、高挑的身型、淺淺的微笑,化名為Washed Out的Ernest Greene來自美國喬治亞州,年僅31歲的這位純真大男孩,本人的形象與他恬淡清爽,適合夏日午後的音樂恰好配合得恰恰好。首度的台灣之旅,在沒作什麼宣傳的情況下,以個人魅力讓The Wall爆滿。今年更出征美國最大音樂祭Coachella,在大舞台上綻放魅力。現在,就讓我們來和這位才華洋溢的音樂人聊聊他的音樂概念與風格。
採訪撰文/李昭融  圖片提供/Sony Music
 
凌亂而有型的捲髮、高挑的身型、淺淺的微笑,化名為Washed Out的Ernest Greene來自美國喬治亞州,年僅31歲的這位純真大男孩,本人的形象與他恬淡清爽,適合夏日午後的音樂恰好配合得恰恰好。首度的台灣之旅,在沒作什麼宣傳的情況下,以個人魅力讓The Wall爆滿。今年更出征美國最大音樂祭Coachella,在大舞台上綻放魅力。現在,就讓我們來和這位才華洋溢的音樂人聊聊他的音樂概念與風格。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你是怎麼進入音樂圈的?為什麼化名為Washed Out?
 
Ernest Greene(以下簡稱E.G.):我19歲的時候開始創作音樂,這是我的嗜好,做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從來沒有把音樂分享給任何人。五年前,我開始把一些歌PO到MySpace上,結果受到了注目,於是我開始思考要用什麼名字。我很喜歡攝影,而攝影裡有個詞彙叫Washed Out,意思是過度曝光,太白、或是太亮,我覺得這很適合形容我一開始的音樂,比較Lo-Fi。
 
M.C.:所以你會形容自己的音樂是Lo-Fi和Chillwave?
 
E.G.:Chillwave這種音樂類型是我創作最大的影響,我也喜歡電子和嘻哈音樂,會找一些Sample,我更是Lo-Fi搖滾音樂的粉絲,所以我覺得Washed Out是我所有喜歡音樂類型的綜合體。
 
M.C.:我發現你的首張專輯《Within and Without》名稱來自小說《大亨小傳》,為何選擇這樣文學性的詞彙呢?
 
E.G.:我其實以前念的是英國文學,所以這也是我的興趣之一,不過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喜歡這個詞彙念起來的感覺。也代表了我這張專輯的概念─往內深究,往外擴展。其實我是個很內向的人,所以這張專輯希望能將這樣的情感帶到外界,這對我而言其實很難。
 
M.C.:你的新專輯《Paracosm》也是一個很特別的詞彙。
 
E.G.:沒錯,我是個獨立製作人,我與自己工作,Paracosm代表虛擬架空的幻想世界,這也代表音樂對我的意義。我想要用這個不常見的字,建構出一個幻想世界,不受外界世界的干擾。明亮的色彩和大自然是我主要的靈感來源,在創作這張專輯時,我時常想像自己走在一個美麗迷幻的花園裡。
 
M.C.:你的兩張專輯風格其實差滿多的?
 
E.G.:是的,我不想要創作一樣的音樂,我的品味隨著年齡不斷變化。《Paracosm》是用音樂創造出自然意象,我想要讓音樂聽起來開心、溫暖、明亮,比較七○年代。前一張專輯則是比較內省和極簡,有點八○年代的感覺。
 
M.C.:可以跟我們分享未來的計劃嗎?
 
E.G.:我現在有在做一些新音樂,玩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我通常不會花很多時間錄音,有時候只需要一個下午,不會把音樂搞得太複雜,我喜歡很快地製作音樂,或許沒有這麼完美,但會隱含很多能量。
 
M.C.:像是意識流的小說?
 
E.G.:沒錯!我音樂裡的歌詞都很簡化,但仔細聽會感覺到文學性。當我開始Washed Out的時候,我沒有想要寫歌詞,只有音樂,因為我怕意義太明顯。我希望音樂帶給人一種曖昧不明的氛圍。
 
M.C.:你一直以來都是獨立音樂人,有想過組個團嗎?
 
E.G.:我有想過,可是因為我想做的東西一直在變,所以有難度,我怕我和成員們對音樂的執行有不同想法。不過我巡迴的時候會找樂手,讓現場表演更豐富。
 
M.C.:文學影響了你的音樂創作,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影響嗎?
 
E.G.:我也喜歡視覺藝術,《Paracosm》的封面視覺就是以美國藝術家Henry Darger為靈感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