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楊丞琳,變怪變壞變男孩(下)

楊丞琳的內心世界長什麼樣?是古怪可愛,或者像老派的戰後淑女?是龐克小男孩,還是有點不太乖?我們一起走進她的世界,一個大無限、其實沒有「可愛」的搞怪空間。

楊丞琳的內心世界長什麼樣?是古怪可愛,或者像老派的戰後淑女?是龐克小男孩,還是有點不太乖?我們一起走進她的世界,一個大無限、其實沒有「可愛」的搞怪空間。

採訪撰文/楊茵絜 造型/關婷玉 攝影/陳明聖
化妝/陳佳惠 髮型/Splendy from Zoom Hair 特別感謝/MOT

性格硬漢

除此之外,楊丞琳就像「硬漢」,小小個頭,但是拍照時一定要穿非常、非常高的高跟鞋,才能感到安全感。她沒有期待結婚,甚至媽媽旁敲側擊地問她:「妹妹,萬一可以抱妳的小孩就好啦。」她還會裝作雲淡風清沒聽見。

「我想,我人生最大的挑戰是擁有自己的家庭。最近我的化妝師要結婚,光看到她忙得焦頭爛額,我就覺得好辛苦。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什麼時候遇上可以結婚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當媽媽,因為我媽媽是我心目中的終極目標,目標設太高就會很難達到。就像我跟髮型師 Splendy 剛在聊結婚,萬一某天發生某些嚴重的事,我會無法接受,可她就回我:『如果我是在談戀愛的話,那我也可以做得很果決;但是我現在結婚了,做決定就不能只想自己。』我就覺得,哇,談戀愛跟婚姻差別很大!那這樣萬一有不舒服的事情,結婚都不能立刻反應耶!這比從小巨蛋12樓吊鋼絲跳下來,還要更大的勇氣。」

►【獨家專訪】封面人物:楊丞琳,變怪變壞變男孩(上)

傳統老派45%

儘管嘴上說結婚需要很大的勇氣,可私底下,楊丞琳絕不穿很露的衣服,還強調「也沒什麼好值得露奶的」。對於打招呼的禮儀,可像個老派女孩,面對不熟的人,她說:「我絕對不會只是『嗨~』,我一定要:『你好!我是丞琳』。」

「其實,我個性會視場合而不同。這不是電視上跟私底下有落差,可是面對不同的人,狀態是不太一樣的。工作上我就是滿獨立、勇敢,我的彈性會比較大;可私底下我是很機車的人,顧慮跟堅持很多。跟媽媽相處,有時候我也會照顧媽媽,角色會互換。談戀愛也是,我喜歡大小男人兼具的人,在外面我可以讓你當大男人,但是回家的時候該軟就應該要軟。我也會是大小女友,有時候可以當大女人,有時當小女人。」

不過,楊丞琳的傳統性格,像是遵循唱片圈的老派規則,她會給自己一個重要的使命,是不容許詆毀或者寬容的,這些都可以從之前「為愛啟丞」巡迴演唱看出來。「我是廣東人,但對香港人來說,我還是個外來客,所以不管妳怎麼表演,他們都會給予鼓勵,而紅館的場地比較沒有距離感,表演了三天,都覺得心裡很溫暖,辦完也覺得很輕鬆舒服。回到小巨蛋的時候,覺得很難駕馭,加上台灣人看台灣人總是比較嚴格,回到家鄉也覺得使命感很重,我會希望不要讓觀眾覺得精彩程度有減,就把很多壓力放在心中,腦中不斷跑所有環節,最後駕馭完場地以後真的是精疲力盡。」

究竟難在哪呢?「要在唱好之餘,還有很多難關要過。明明知道下一秒有危險的事情,卻還要先飆高音,尤其台北演唱會流程有點改變,我要先飆一下〈帶我走〉的高音,飆完立刻去跟青峰走升降台,再下來雲淡風輕唱〈少年維特的煩惱〉。或在後台火速換衣服,裝沒事去坐龍捲風鞦韆。這些都是要到現場才能抓,而且就算試了很多次,場地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有時也會有鋼索沒有試好,吊上去我一直在搖動,但還是一定要裝鎮定。很多人覺得演唱會重點在於跟觀眾的互動,但我心目中最好的是要唱作俱佳。」

「其實很多人的害怕來自於不安全感,但是我會不允許自己害怕。」楊丞琳把一個個字慢慢吐出,睜大了眼轉頭看我。

她的無懼像個無保存期限的罐頭,只限配給一樣沒極限的工作,但是我肯定,她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打算討好誰,也不怕是否「該」討好誰。你可以看她跟王子的緋聞配夜間宵夜小菜,你可以在KTV點〈曖昧〉唱得淚眼汪汪,我們跟她像兩條平行線,但是你會仰望著那條高高在上的線,欽羨她的勇敢、自我、大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