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弦子,與懵懂說再見

25歲,已經出道八年,弦子慢慢開始理解自己可以選擇,選擇要的歌曲、想要的路。在10米高的跳板上一躍而下,再破水而出時,已然與懵懂說再見。

25歲,已經出道八年,弦子慢慢開始理解自己可以選擇,選擇要的歌曲、想要的路。在10米高的跳板上一躍而下,再破水而出時,已然與懵懂說再見。

採訪撰文、造型/楊茵絜、編輯助理/潘語柔、攝影/詹朝智、妝髮/Hacker

炎夏的午後,外頭馬路因為豔陽的映照,而浮出氤氳晃動的幻影。雷聲一轟,忽地就下起雨來,大得像是要把房子都給刷走。小女孩倚著窗,屋子裡有點昏暗,她望著明亮的外頭,路人撐把傘歪斜地走,父親在旁拉提琴,媽媽在一旁喝茶。整間房子沒開燈,只有幽幽的琴聲把整個空間照亮。

這是弦子的童年。擁有著滿滿的愛與音樂養分,有時安靜,可卻也有點任性。她有自己的路子想走,有時是躁動了,旋轉踮著腳尖跳舞;有時卻是輕輕吟唱。弦子年輕氣盛,要什麼就去做什麼。

轉折

不過,八年前,她的歌曲從網路上發跡,跟潘瑋柏合唱,一張漾著青春光芒的臉,好像毫無憂慮,單純地跟著唱片公司走。要收什麼歌、要做什麼曲風,她也沒拿得準,第一次做歌手、當明星,當然是跟著人家的建議做。讓我們也還真以為她是個柔情的小女孩,唱點慢歌,傻里傻氣地也過得快活。

直到今年,弦子睜著一雙大眼,穿球鞋、短褲、一件如男孩般的大背心,拎了大包包來到台灣宣傳,她說:「做這張專輯《看走眼》,想表達得滿多的,希望能讓大家知道我大女人、活潑的一面,我並不是像大家想得一樣那麼柔弱。」

 

拍照這天晚上,她提了泳衣、泳帽等配備,要到松山運動中心去練跳水。為了在《中國星跳躍》裡過關斬將,她第一次跳水就先從10米跳起,人家期盼她第二次跳出更好的成績,反而她便膽怯了,「當時我死都不跳,因為大家都看好」。不過是一個月的錄影,卻好像改變人生許多,「我得盡量擠時間去學,若人家跟我說哪裡不對,我就會立刻改。不過,我也吃了很多虧,水會沖擊到身體,全身酸疼、變得鼻音很重,晚上卻還要去錄音。但我喜歡跟大家一起吃苦的感覺。」

是有多苦呢?她曾經在高台上失誤,那次在7米5的地方跳下,要倒立後頭入水,但沒有練好,頭拍到水,半邊臉那整周都呈現青青紫紫的,疼得很,可小妮子一句也沒叫過哭過,還索性素著一張臉走來走去,反正她知道那是自己選的路。

就像弦子這次發專輯,越發把專輯做得像自己。有動有靜,是青澀惶恐的過去,又或者是跟小時候一樣寧靜的午後獨處,這些在《看走眼》裡都聽得到。就像兒時在屋子裡聽父親的提琴聲,端看外面的大雨,她已經從懵懂中走出來,有點調皮頑固、故做勇敢,可是也自此靜心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