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我與瑪麗蓮夢露共度的夜晚

傳奇攝影師 Douglas Kirkland 推出了新書《我與瑪麗蓮夢露/1961年的夜晚》,在書中,他回憶了與這位好萊塢女神在那些夜裡工作的點點滴滴,還有她難以抹滅的光芒永存。
1 / 2

Edit/ Pat Ku Photo/ Douglas Kirkland Text/ Marie Claire UK

那是1961年十一月,某個下雨的夜晚,距離預定拍攝時間已經超過兩個小時—瑪麗蓮夢露遲到了。

她總是遲到,但一定會出現

來自《Look》雜誌的攝影師 Douglas Kirkland,為了拍攝雜誌25週年特輯,特地來此為瑪麗蓮夢露拍照⋯,隨著時間分秒流逝,Kirkland 的心情也止不住擔心;最後,瑪麗蓮夢露的經紀人聳聳肩說道:「她總是遲到,但一定會出現⋯⋯」

他的話在晚間九點半得到了證實。LA Studio 的門被突然推開,瑪麗蓮夢露出現了!這個好萊塢最惹火的女人,在攝影師 Douglas Kirkland 的眼中,是如此難以忽視的巨大存在,「她的每個動作都彷彿被定格,身上散發著難以想像的光芒!」他稍停一下繼續說,「因為她是真真切切的瑪麗蓮夢露。」

純白絲質床單,這就是我穿的衣服

那是1961年,瑪麗蓮夢露充滿爭議的電影《亂點鴛鴦譜》才剛上映不久。54年後,因為攝影師 Douglas Kirkland 的新書《我與瑪麗蓮夢露/1961年的夜晚》即將出版,我們面對面訪談,把當年的故事給重新回憶。這本書,除了記錄了攝影師近身拍攝夢露的點點滴滴,還呈現了那純淨到近乎透明的攝影作品。時至今日,夢露的美麗依舊會令你我屏息。

與推論相反,讓瑪麗蓮夢露在床上拍攝並非Kirkland 的主意,反倒是夢露看見害羞的他所給出的想法,「我知道你想要拍什麼⋯」夢露以略帶調情的語氣說,「你需要一張床、Dom Pérignon 的香檳、Frank Sinatra 的唱片,以及一張純白絲質床單,而這⋯就是我穿的衣服。」

難道當時夢露是在與他調情?「對,她是,」他回答,「我是個從只有7,000人口的加拿大小鎮長大的小子。試想一下,我和她的距離只有一碼不到,她身上除了純白床單之外什麼也沒穿。對年紀輕輕的我來說這有多麼撩人?一個小鎮男孩竟然有機會和這樣的超級巨星共處一室。」

但夢露接下來的舉動又更為大膽:不管助理還有經紀人在身邊,她說:「我想要和這個男孩獨處。」她下著指令。「然後就真的只剩我和她,距離只有五六呎遠,」Kirkland 回憶道。

她,不斷誘惑攝影機

夢露不斷地在床上對著 Kirkland 的鏡頭擺弄姿態,有時抬抬左膝、伸直右手臂;有時 Kirkland 得要使出渾身解數才能從夢露的上方捕捉她的身影。難道 Kirkland 當年也在用鏡頭與夢露調情?「我們就繼續玩著這場遊戲—看看誰能夠玩的更精彩。這也是這些照片綻放如此不凡能量的原因—因為瑪麗蓮夢露不斷地誘惑著攝影機。」

Kirkland 敘述著那三天與夢露工作的時光,也讓人忍不住猜想,到底夢露的真實面貌是什麼?「很棒的問題,」他說,「我從不覺得夢露只有一種,她不停地在改變—甚至有多種人格並存在她身上。」

憔悴的夢露

拍完照的隔天,Kirkland 駕車回到了夢露的洛杉磯公寓,準備把這些照片帶給她看。

他到了門口反覆按著門鈴,門嘎的一聲被打開,在那陰暗的空間當中,只見到夢露圍著圍巾、戴著深色眼鏡站在那裡,「這是什麼情況?夢露有憂鬱症?我摸不著頭緒也不會有答案。」也許就跟我們一樣,Kirkland 對夢露也有著許多問號,「這世界將永遠無法明暸,為什麼當時的她會顯得如此憔悴。」

夢露看完了他拍的照片,有一張顯得特別出色,畫面中,夢露橫躺懷抱著枕頭。Kirkland 回憶起夢露說的話:「她說,這張我特別喜歡,因為這個女孩(她用第三人的角度來敘說)是那種,每個男人都想要與她一起睡在床上的女子。就算卡車司機也是。」

「為什麼特別說卡車司機?」我問,Kirkland 說,「因為這代表她能吸引真實的人物,既不是導演也不是演員、更不是什麼富商巨賈—是這樣的男人伴隨她成長,她知道她能夠信任他。」

夢露、Kirkland,還有一台攝影機

1962年,攝影師 Kirkland 因為與 Coco Chanel 工作來到了巴黎,經過了漫長的工作回到飯店,他看到了那張法國報紙的頭版寫著“Marilyn est Morte”(瑪麗蓮夢露之死),「我當時還想,他不是寫我的夢露吧?這聽起來很荒謬,但我就是無法相信她走了。這個美好的、散放巨星光芒的女人就這樣離去了。」

僅在八個月之前,Kirkland 還躺在地板上,把手放在腦後,而一絲不掛的夢露就倚著手臂、斜臥在不遠的床上。夢露、Kirkland,還有一台攝影機靜置在他倆中間。

《我與瑪麗蓮夢露/1961年的夜晚》by Douglas Kirkland,由Glitterati Incorporated 出版

網址:www.GlitteratiIncorporated.com

我與瑪麗蓮夢露共度的夜晚 我與瑪麗蓮夢露共度的夜晚 我與瑪麗蓮夢露共度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