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每件事都別想逃過我的法眼!」來自印度德里的私家女偵探

背著你的另外一半偷吃?造假Tinder上的個人資料?當性工作者賺外快?這些你想都別想!有一群偽裝得極好的德里女偵探正監視著你。
Akriti 向果汁攤買了一杯西瓜冰沙,然後倚在牆上,閃避堵塞街道的汽車與電動黃包車。混亂的地點是監視的絕佳場域,「這樣比較容易融入環境,暗地裡監視我的目標。」
對某些人而言,加入私人偵探的行列是一個從平凡無奇的家庭生活逃脫的出口。
儘管每天身處印度情愛騙局的暗黑世界最前線,這群私家女偵探仍然選擇相信愛情。
1 / 3
Akriti 向果汁攤買了一杯西瓜冰沙,然後倚在牆上,閃避堵塞街道的汽車與電動黃包車。混亂的地點是監視的絕佳場域,「這樣比較容易融入環境,暗地裡監視我的目標。」 對某些人而言,加入私人偵探的行列是一個從平凡無奇的家庭生活逃脫的出口。 儘管每天身處印度情愛騙局的暗黑世界最前線,這群私家女偵探仍然選擇相信愛情。

Akriti 向果汁攤買了一杯西瓜冰沙,然後倚在牆上,閃避堵塞街道的汽車與電動黃包車。混亂的地點是監視的絕佳場域,「這樣比較容易融入環境,暗地裡監視我的目標。」

對某些人而言,加入私人偵探的行列是一個從平凡無奇的家庭生活逃脫的出口。

儘管每天身處印度情愛騙局的暗黑世界最前線,這群私家女偵探仍然選擇相信愛情。

撰文/Abigail Haworth  攝影/Jack Picone  翻譯/Ellen Wang

Akriti Khatri 正在新德里一個熙來攘往的社區執勤,這天是八月一個炎熱的星期天午後,買家正為了幾件衣服和生活用品跟店家討價還價。Akriti 向果汁攤買了一杯西瓜冰沙,然後倚在牆上,閃避堵塞街道的汽車與電動黃包車。混亂的地點是監視的絕佳場域,「這樣比較容易融入環境,暗地裡監視我的目標。」Khatri 說道。

這位留著深色捲鮑柏頭、將雙眼藏在太陽眼鏡後方的女子是一名私人偵探,她把監視範圍鎖定在附近的現代公寓住宅區,「幸運的話,我會捕捉到偷吃的男人和情婦一起步出這棟大樓的畫面。」現年31歲的 Khatri 渾身散發出無畏的力量與機智的幽默,她正以炫風般的速度襲捲由男性主導的偵探市場。

在印度,有越來越多女性加入私人偵探領域,像是 Khatri 就開了自己的徵信公司—維納斯徵信社(Venus Detective),目前在印度首都德里、班加羅爾及其他三個主要城市都設有辦公室。她和以女性為主的20名全職員工發起密探行動,揭發不正當婚外情、約會騙局、企業貪污及其他印度現代社會所詬病的陋事。在徵信過程中,她們翻轉了傳統女性角色,「我們常將自己偽裝成女傭、菜販、女大生或是化妝品女銷售員以便潛入住家和辦公室。這風險很高,所幸我們目前都還沒被識破,我們的徵信對象很難將女人與專業偵探聯想在一起。」常騎著機車執行監視任務的 Khatri 如此說道。

印度新世代女性需求

Khatri 出生於德里,學生時代在另一家私人徵信社實習,2011年畢業後就開了維納斯徵信社。擁有自然科學與企業管理碩士學位,當初會入行完全是出自於好奇心,她說:「我一直很喜愛蒐集與人相關的訊息,這像是一種嗜好。我還是學生的時候,穿越校園需要花上30分鐘,因為我太喜歡停下來跟遇到的熟人聊八卦。」被印度全國性報紙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封為「德里神探南茜(註1)」,Khatri 的業務量隨著印度社會高速現代化而以倍數成長,她一週要接80到100通電話,案情多數都跟感情、婚姻有關。

Khatri 的客戶以女性為主,她們都想要知道另一半是否背著她們偷吃,或是未來的老公是否是毀約的慣犯。「印度女性因為有自已的工作和社交生活而越來越獨立,這個現象在大城市尤其明顯,她們無法容許男人欺騙她們或是達不到她們的期望。」Khatri 今天執勤的任務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一名年近30歲的女性懷疑她從事廣告業的先生跟同事有一腿,她先生開始很晚回到家,總是帶著手機進浴室,「她有一個年幼的孩子,但她說她寧願離婚當一個單親媽媽,也不願維持一段失信的婚姻。」Khatri 說:「這樣的觀點在我媽媽那個年代是不存在的。」

Khatri 補充說明,雇用一名私人偵探不只增加了女性客戶對生活的掌控權,更能在第一時間幫助她們避免犯錯。有兩位女客戶在 Khatri 發現她們的男友一位數學差到不會數鈔票、一位謊稱他老家有室內沖水馬桶(Khatri 假裝在社區裡迷路,趁機借用廁所時發現的)後,紛紛與男友分手。

情場如戰場

幾世紀以來,奉父母之命結婚在印度社會是常態,男女雙方講求門當戶對。村落間的流浪髮型師擔任起類似偵探的角色,在替客人剪頭髮時趁機蒐集個人資料,看對方是否合適。Khatri 說:「他們有辦法打聽到新娘是否得體,新郎經濟是否穩定,雙方是否皆來自體面的家庭。」但現在時下的青年男女越來越常在臉書、Instagram 或是 Tinder 等交友軟體認識另外一半,私人偵探的需求也隨之遽增(徵信社成長的數字沒有官方數據,但根據印度私人徵信調查協會(Association of Private Detectives and Investigators, APDI)的說法,十年前的會員僅有不到20家徵信公司,目前則有350家左右)。Khatri 指出,因為印度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網路已經在這個擁有大約13億人口的國家造成「感情亂象」,影響的範圍遠超出其在美國或是任何一個國家的影響力。「人們在網路上與陌生人墜入情網,特別是那些不實造假身份、成就的人。這充滿了無常與困惑,還有老一輩的人不喜歡孩子選定的另一半而帶來的衝突。」因為約會與通信App的便利性,婚外情也越來越常見,「感情在現今的印度社會已經成為一個戰場」。

Khatri 的徵信費用從25,000盧幣(380美金)到500,000盧幣(7,500美金)不等,服務範疇小至為期十天的婚前徵信,大至需要花上數月追蹤的複雜案件,例如企業詐騙或是人口失蹤。私人偵探在印度不是法律認可的職業(註2),因此在 Khatri 的辦公室外沒有任何招牌,多數的客戶都是透過她的網站和報紙上的廣告找到她。

數位世代的嶄新辦案模式

維納斯偵信社總公司位於德里市郊迷你工業城市—諾伊達,在此商業園區一棟新穎的辦公大樓三樓。寬敞、通風的空間內,Khatri 年輕的行政和資訊團隊穿著筆挺的襯衫和休閒長褲、洋裝,坐在一格格個人辦公區內接聽電話,透過筆電監視調查行動。Khatri 說:「所有東西在這個時代都數位化了,為了保護客戶的隱私,我們不會保留任何紙本證據。」

有證據總是好的,舉例來說,Khatri 發現在婚前徵信案件中,造假或隱藏個人資料的比例高達40%到50%,他們只為了遇見對的人,然後快速晉身印度急遽成長的中產階級。在婚姻不忠的案件裡,有絕對的證據是相對務實的,「受父母之命而結為連理的夫妻,因為雙方家庭的關係,若沒有重大的爭議是很難離婚或分居的。但若客戶有足夠的證據,說:『我的另外一半對我不忠,這些照片和酒店收據能夠證明一切。』那麼家裡的人就無法再多說什麼。」Khatri 解釋道。

有些人甚至謊報自己所屬的種姓階級(註3),Khatri 說:「許多傳統家庭非常重視種姓制度,我接到許多家長的電話,擔心自己小孩的交往對象來自較低的階級,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拆散一對佳偶,即使男女雙方深深地相愛著。」許多家長會要求 Khatri 設下「甜蜜陷阱」誘惑孩子的另一半,假裝他們在雙重約會,或是偽造不適合的假證。「我都會拒絕,與不道德的事情劃清界線。」Khatri 表示。

OMG案件

Khatri 和她的員工把規模更大的騙局稱為「OMG」案件,最近的案例是一對定居在美國的印度夫婦,「太太聘請我查出為什麼她先生每次回印度都會待上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發現她先生在印度還有其他三個太太,她們各自擁有自己的房子,也為他生了小孩。」另一個「OMG」案例是一名住在德里的女性,她想要知道為什麼同居男友總是在夜深人靜時悄悄地溜出家門,「她男友的說法是他睡不著,到戶外呼吸新鮮空氣,事實上是他為一位住在同社區的女性長輩提供性服務,一週二到三次,以此賺取現金。」

說來或許不意外,已婚且有一個兩歲兒子的 Khatri 說她主要的工作是感情失和顧問,「我首先會問他們是否作好面對事實的準備,以及我們查出實情後,他們的下一步是什麼。」有時候客戶的答案讓她感到震驚,例如有一位女客戶打算對她丈夫不忠的行為視若無睹,「她打算將證據留著,萬一她老公抓到她偷吃時,可以派上用場。」

婚外情並非都以悲劇收場,30歲的 Shwetae 是 Khatri 的客戶之一,住在德里的她透露雇用私人偵探挽救了她長達五年的婚姻(至少就目前來說)。在老大出生以後,Shweta 和先生越來越少交談,隨著兩人的間隙越來越大,她開始懷疑先生有外遇。「我聘請 Akriti 監視我先生,她在我先生與另一個女人開房間時當場揭發他們。當我拿著證據質問他時,他崩潰了,一直不斷地道歉,此後他就把我當女皇般服侍。」

當然,女方也有背叛男方的時候,Khatri 有越來越多的男客戶想要調查他們的太太和女朋友。不論她的客戶性別為何,Khatri 相信女性私人偵探佔有絕對優勢,「女人比較容易對另一個女人敞開心房,而男人則認為我會了解他們的太太在想什麼。

女偵探的絕佳天賦

APDI的秘書長 Baldev Puri 也同意 Khatri 的看法,雖然印度女性偵探總數沒有一個精準的統計數字,確實有大量女性一窩蜂地加入偵探的行列,甚至比入行的男性還要多,「她們都是傑出的調查員,表現比男偵探出色許多。」Puri 經營私人徵信社已長達30年,「她們有絕佳的洞察力,在任何場合應對得宜,做事也非常有條理。」他說幾年前 APDI 的會員中,「全國只有3到4間徵信社由女性主導」,目前則已經增加到15家。

他是女性偵探的忠實擁護者,因此非常鼓勵他女兒 Tanya Puri 入行。23歲的 T anya年紀輕輕就開起自己的徵信社—印度女探員(Lady Detectives India),是印度最年輕的私人徵信社社長,Tanya 說:「我大約15歲時就跟著我父親一起工作,發現我非常細心,很有觀察的天份。」

她在18歲時接到人生中第一個大案子,當時她還是大眾傳播學院的學生。「有一對父母拜託我父親調查他們的女兒是不是偷偷地在談戀愛,跟蹤他們的女兒對我而言易如反掌,完全不會被發現。」Tanya 下課後尾隨當事人搭上德里地鐵和電動黃包車,發現她下課後在一間高級應召所打工的驚人事實,「她外表看起來和我沒什麼兩樣,我完全沒想過她會從事諸如此類的非法性交易。這件事對我而言有如醍醐灌頂,提醒我永遠不要有預設立場。」

去年開了自己的徵信社,Tanya 雇用6名女性調查員,「我們都稱自己為霹靂小女警(Girl Squad),因為我們年紀相仿、充滿抱負。」因為常常需要在入夜後的德里街頭工作,這對落單的女性來說非常危險,所以 Tanya 總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夜晚工作時,我們會兩兩一對,有時候甚至會有男性夥伴陪同。」Tanya 深切地意識到女性暴力的嚴重性,因此比起常見的婚外情與背景調查,她比較常接下家庭暴力的案子,「我們沒辦法直接對施暴者加諸罪名,但我們可以提供照片和影像紀錄,讓受害者提供給她們的律師使用。」

平淡生活的出口

對某些人而言,加入私人偵探的行列是一個從平凡無奇的家庭生活逃脫的出口。現年31歲的 Chetana Mittel 是 Khatri 的鄰居,在結婚和生小孩後,放棄她接待員的工作;兒子開始上學後,她兼職擔任銷售員,挨家挨戶推銷化妝品。Khatri 兩年前邀請她加入調查團隊,「Khatri 問我能不能到她調查對象的家裡假裝推銷化妝品,幫她蒐集情報。」

Mittel 的第一個案子是受一對準岳父母之託,調查他們未來的女婿。「新郎的媽媽在試臉霜時向我吐露心聲,她說她兒子深受許多疾病的折磨,有嚴重的孝喘,另外也因為請太多假而有工作不保的危機。這位媽媽需要的是一對富有同情心的耳朵,我為她感到很抱歉,但這些資訊很重要,因為準新郎欺騙了他的未婚妻。」

幾個星期以前,Mittel 偽裝成上流社會一對20幾歲夫婦的女傭,太太懷疑她先生在她出城時召妓。Mittel 說:「我將自己裝扮成老女傭的樣子,穿著胡亂搭配的衣服,化著俗氣的大濃妝。太太假裝聘請我,在她出遠門時來打掃家裡、煮飯給她先生吃。有一天早上我去工作時,在床單和浴室垃圾桶發現不堪入目的婚外情和多人行狂歡的證據。」

Mittel 因為先生的關係,秘密地從事調查工作,她說:「我先生是一個非常傳統的人,一定不會同意我當私人偵探。我們還沒結婚以前,他也不喜歡我當接待員。」Mittel 知道對先生隱瞞事實很諷刺,但坦白實情於事無補,她開玩笑地說:「我想我是個雙面人。」

根據 Khatri 的說法,她們有少數幾次在執勤時被揭穿,「我們一向非常謹慎,身為女性的優勢讓我們更不易被察覺,但是萬一有人看到我們拍照,或是出現在我們不該出現的地方,我們就會裝傻,或是笑著說我們不小心走錯了,這招每次都很管用。」事實上,這份工作需要長時間的等待,有時候可能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特別是在監視的時候。Tanya 說爸爸在訓練她時,會要求她盯著一面牆數小時,目的是要加強她的耐心。

比起使用高科技監視器材,Khatri 跟 Tanya 還是比較傾向於現場實際跟監。印度當地的網路充斥著監視器材的廣告,像是隱藏在空氣清淨機的攝像機、蘇打瓶罐、紗麗布料、汽車遙控器等,這些廣告或多或少反映了印度現代社會的緊繃氣氛。然而,Khatri 的團隊僅用智慧型手機拍照、錄影或是錄音來蒐集情報,她們偶爾才會徵求案主的同意在家裡設監視錄影機。

仍然相信愛

儘管每天身處印度情愛騙局的暗黑世界最前線,Khatri 和 Tanya 仍然相信愛情。Tanya 跟德里一位律師訂婚,她的未婚夫以她的職業為傲,「他覺得這很酷,不斷地跟他朋友炫耀。」Khatri 則與銀行家老公結婚三年了,她笑著說:「我還單身的時候,我奶奶要我撒謊,說這樣才找得到老公,不然私人偵探的身份會嚇跑男人」。但根據她的經驗,說謊是不明智的,「我老公對我的工作沒有意見,他有空的時候,我甚至會想要雇用他來幫我破解財務詐騙案件。」

Khatri 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開一所學校,專門訓練女性調查員,教導她們偵查技巧。「在印度,有許多人認為私人偵探的工作不適合女性。我們要證明他們是錯的,私人偵探是一份證明女人可以成為任何她們想成為的樣子的工作。」

註釋:

(1) 偵探系列小說,2007年改編為同名電影。

(2) 只要偵探不要非法監聽電話或攔截 E-mail,都尚在有關當局的容許範圍內。

(3) 源自於印度教,是印度古老社會階級制度,將人分成四個等級:婆羅門、刹帝利、吠舍、首陀羅。

「每件事都別想逃過我的法眼!」來自印度德里的私家女偵探 「每件事都別想逃過我的法眼!」來自印度德里的私家女偵探 「每件事都別想逃過我的法眼!」來自印度德里的私家女偵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