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IFESTYLE 深度聚焦

【胸部與我】靳魏坤,傷痕

胸部,陪著每個女孩變成女人,是女人最美,也最私密的一部分。多少情節不可分享,多少隱秘無法道出。胸部的大小、形狀、健康,又如何影響了女人對這個世界的看法?這是一組女人和胸之間的故事,來自不同背景、年齡、職業的女人們面對鏡頭,娓娓道來她們與胸共度的青春與命運,一同走過的壓抑、不自信、疑惑與掙扎。妳的上半身,述說著怎樣的故事?
1 / 1

編輯/許璐 採訪撰文/姚璐 攝影/吳明@Studio6 妝髮/盧耿 Lucas

一大塊黑色類似燒傷的斑痕,覆蓋在她右胸的中央,乳頭乳暈都已經缺失,左胸也有星星點點的傷痕。這一切源於2010年的一場縮胸手術。進手術病房前,靳魏坤的罩杯是J。這意味著她的胸部相當於支撐著四口不沾鍋的重量,她很難做劇烈運動,肩頸會因為胸部重量造成勞損;她甚至很難買到合適的內衣,只能退而求其次購買哺乳胸罩;她會被嘲諷,被取如「海咪咪」這樣的外號。

最糟糕、也是最不公的,她會被視作一個放蕩女子。青春期時,樓下鄰居大爺試圖親她;在公車上,她會遇到不懷好意的鹹豬手;甚至在朋友聚會上,她差一點遭遇強姦。「他(們)會覺得好像你就是一個比較容易接觸的女孩子,」靳魏坤遇到性騷擾總是默默忍受,但又感到不解,「有些人思想很奇怪你知道嗎?他好像就覺得,你好像接觸的男人多了,胸才發育得那麼快。」

11小時的手術之後,她從J罩杯縮小為E罩杯。幾天後,拆開繃帶那一刻,她發現自己的胸部變黑,部分乳腺組織壞死了。這之後,她又經歷了數次修復手術,其中包括一檔韓國整形真人秀的邀請,不僅在胸部,還在眼睛、鼻子、下巴動刀。

如今,她雙眼皮寬闊,鼻尖高聳,下巴V字形,外形愈加豔麗,但加之於她身上不懷好意的目光並沒有減少。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惘,覺得真心的感情無法尋覓,而她受損的乳房也無法再復原了。她打算在胸部紋上枝蔓環繞的花朵,圖案已經選好,就差找到靠譜的刺青師了。

【Q&A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從小你的胸部就給你帶來困擾對嗎?

靳魏坤:胸大的人一般都駝背,也重,確實是不好意思。別人會用很異樣的眼光看你,你會遭遇你不應該遭遇的騷擾,不僅僅是言語,肯定會動手啊,過來摸摸你腿啊,撓撓腰,想襲胸什麼的。我對男人,其實打心眼裡還是比較反感的。我總覺得他們好像滿腦子都想著下半身的事情。

M.C.:你會比較自卑嗎?

靳魏坤:會,不像別的姑娘,都是纖瘦細長的,我大腿也粗,那時不懂什麼叫性感,覺得特別自卑,咋長這樣呢。

M.C.:因為什麼事情想到動縮胸手術呢?

靳魏坤:我在單親家庭長大,為了逃離家裡,到外面談了一段感情,但結果不是很好。感覺整個人都頹廢了,哪都不好看,更煩這個胸了。不好的感覺無限擴大了似的,覺得更麻煩、更累贅、更影響我的生活。我覺得自己可以幹模特,但她們的旗袍我都穿不上,其他地方鬆,就胸無論如何都不行。當時想,做了(手術)不就好了嗎?就可以朝新生活前進了,可以漂漂亮亮當模特,可以幹自己想幹的事,然後以後找個老公嫁了。

M.C.:你現在常常在表演,怎麼知道自己喜歡表演的?

靳魏坤:我一直都喜歡表演,小時候不懂,覺得當演員每天很漂亮,生活多彩,又能演各種武俠劇,有這樣的夢。後來長大了,覺得我愛表演是想逃離現實。那時胸做壞了,那幾年挺痛苦。在劇組裡,不管什麼樣的情況,即使再糟糕,只要導演喊卡就停了,但是現實是沒辦法喊卡的。

 

【胸部與我】靳魏坤,傷痕 【胸部與我】靳魏坤,傷痕 【胸部與我】靳魏坤,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