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UXURY 行家帶路

【編輯帶路】超過三百件、跨越近三百年!10件珠寶作品看懂 Chaumet《尚之以瓊華》展覽

珠寶的珍貴不只來自瑰麗主石,它更是能映照出當代藝術與生活的寶物。於四月假北京故宮開展的 Chaumet《尚之以瓊華》展覽,以歷史時代為針,展品為線,串起跨越兩個半世紀以來,珠寶在文化與時尚當中扮演的那些至關角色。
加冕之劍首次離開法國展覽 活動現場與拿破崙、約瑟芬皇后、瑪莉路易皇后共同展出
活動現場共展出超過300件來自於16間博物館的國家寶藏級骨董展品
此次展覽的焦點之一“波旁帕爾瑪” 金鐘花冠冕
現場展品與影像互動結合
瑪麗- 露易絲皇后歌德風格腰帶 弗朗索瓦- 勒尼奧· 尼鐸(Francois-Regnault NITOT) 1813 年
「波旁帕爾瑪」全套首飾之冠冕,Marcel Chaumet,1936 年
「舞姬」長項鍊,Joseph Chaumet,約1920 年
拿破崙之弟傑羅姆波拿巴懷錶,Marie-Etienne Nitot, 阿伯拉罕路易寶璣機芯, 1809 年
麥穗冠冕,Francois-Regnault Nitot,約1811 年
 象徵拿破崙家徽的蜜蜂胸針,約1975年
 蜂鳥白鷺羽飾冠冕,Joseph Chaumet,約1880 年
瑪麗露易絲皇后的微砌馬賽克日間首飾套裝,Francois-Regnault Nitot,1810 年
瑪麗露易絲皇后的藏頭詩手鍊,Marie-Etienne Nitot,1810 年
雙排珍珠項鍊,十九世紀早期 Chaumet 藏品
羅溫艾斯汀侯爵夫人的藏珍匣,Marie-Etienne Nitot
「眩彩花園」冠冕,Scott Armstrong 為 Chaumet 設計的作品,2017年。Chaumet 邀請倫敦聖馬丁珠寶設計學生參與「21世紀的冠冕」設計競賽,此為冠軍作品,是本次展覽的壓軸。
1 / 16
加冕之劍首次離開法國展覽 活動現場與拿破崙、約瑟芬皇后、瑪莉路易皇后共同展出 活動現場共展出超過300件來自於16間博物館的國家寶藏級骨董展品 此次展覽的焦點之一“波旁帕爾瑪” 金鐘花冠冕 現場展品與影像互動結合 瑪麗- 露易絲皇后歌德風格腰帶 弗朗索瓦- 勒尼奧· 尼鐸(Francois-Regnault NITOT) 1813 年 「波旁帕爾瑪」全套首飾之冠冕,Marcel Chaumet,1936 年 「舞姬」長項鍊,Joseph Chaumet,約1920 年 拿破崙之弟傑羅姆波拿巴懷錶,Marie-Etienne Nitot, 阿伯拉罕路易寶璣機芯, 1809 年 麥穗冠冕,Francois-Regnault Nitot,約1811 年  象徵拿破崙家徽的蜜蜂胸針,約1975年  蜂鳥白鷺羽飾冠冕,Joseph Chaumet,約1880 年 瑪麗露易絲皇后的微砌馬賽克日間首飾套裝,Francois-Regnault Nitot,1810 年 瑪麗露易絲皇后的藏頭詩手鍊,Marie-Etienne Nitot,1810 年 雙排珍珠項鍊,十九世紀早期 Chaumet 藏品 羅溫艾斯汀侯爵夫人的藏珍匣,Marie-Etienne Nitot 「眩彩花園」冠冕,Scott Armstrong 為 Chaumet 設計的作品,2017年。Chaumet 邀請倫敦聖馬丁珠寶設計學生參與「21世紀的冠冕」設計競賽,此為冠軍作品,是本次展覽的壓軸。

加冕之劍首次離開法國展覽 活動現場與拿破崙、約瑟芬皇后、瑪莉路易皇后共同展出

活動現場共展出超過300件來自於16間博物館的國家寶藏級骨董展品

此次展覽的焦點之一“波旁帕爾瑪” 金鐘花冠冕

現場展品與影像互動結合

瑪麗- 露易絲皇后歌德風格腰帶 弗朗索瓦- 勒尼奧· 尼鐸(Francois-Regnault NITOT) 1813 年

「波旁帕爾瑪」全套首飾之冠冕,Marcel Chaumet,1936 年

「舞姬」長項鍊,Joseph Chaumet,約1920 年

拿破崙之弟傑羅姆波拿巴懷錶,Marie-Etienne Nitot, 阿伯拉罕路易寶璣機芯, 1809 年

麥穗冠冕,Francois-Regnault Nitot,約1811 年

 象徵拿破崙家徽的蜜蜂胸針,約1975年

 蜂鳥白鷺羽飾冠冕,Joseph Chaumet,約1880 年

瑪麗露易絲皇后的微砌馬賽克日間首飾套裝,Francois-Regnault Nitot,1810 年

瑪麗露易絲皇后的藏頭詩手鍊,Marie-Etienne Nitot,1810 年

雙排珍珠項鍊,十九世紀早期 Chaumet 藏品

羅溫艾斯汀侯爵夫人的藏珍匣,Marie-Etienne Nitot

「眩彩花園」冠冕,Scott Armstrong 為 Chaumet 設計的作品,2017年。Chaumet 邀請倫敦聖馬丁珠寶設計學生參與「21世紀的冠冕」設計競賽,此為冠軍作品,是本次展覽的壓軸。

採訪撰文/Kate Tu  圖片提供/DR

 

超過三百件、跨越近三百年的展品,飄洋過海來到了北京故宮,除了囊括具有指標性設計的珠寶,更有博物館級別的繪畫及藝術古件,其中許多更是首次離開法國境內,「除了冠冕、項鍊、胸針等等,每一張手繪圖、照片、珍貴的歷史資料和擺件,都是一窺不同時代、不同樣貌的最佳途徑。」Chaumet 全球總裁 Jean-Marc Mansvelt 補充說道;而展覽不止呈現珠寶風采,也同時巧妙連結了東西方藝術,更讓 Chaumet《尚之以瓊華》備受各方期待。

 

選擇以歷史的定位來說這一段珠寶的故事,與品牌從建立一開始便見證著法國帝政時期的繁榮與衰敗息息相關,從巴黎凡登廣場發跡的 Chaumet 更是見證各個時期的穿著與風格進化。例如,受拿破崙委託製作的「加冕之劍」是一件令人讚賞的藝術臻品,它更蘊涵了法國及帝國的重大史實;為約瑟芬皇后製作的「麥穗冠冕」,讓自然主義成了 Chaumet 的重要設計元素;公爵夫人為了要出席晚宴,特別向 Chaumet 要求冠冕也能變成項鍊來配戴的設計,自此開啟可轉換式珠寶的風行…。

 

從歷史的角度出發,Chaumet 特地將展區按照時間來劃分,從1804~1815年的帝國時期、1815~1861年的浪漫主義時期到1880~1910年的美好時代,再以一頂 Chaumet 邀請倫敦聖馬丁珠寶設計學生參與「21世紀的冠冕」競賽的為冠軍作品做為展覽的壓軸。為了讓每一件珠寶的特質能被突顯,Chaumet 這次特地邀請知名的法國舞台設計師、畫家 Richard Peduzzi 擔當佈展人,《美麗佳人》本次也獨家採訪到他,且讓我們來聽聽他怎麼說。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 您是打造戲劇展場的老手,卻是第一次為珠寶量身佈展,最大的困難是?

Richard Peduzzi (以下簡稱R.P.):長年為戲劇、為人打造表演舞台,我很習慣從完全空白的空間,從零打造出適合演員走動的場地與光線,但這一次卻完全不同。當我知道要在故宮佈展,其實是有點怯場的呢,除了覺得象徵中國皇室的紅與黃色有點盛氣凌人,有點難以駕馭,建築物裡還有無法被更動的大圓柱和轉角,這些限制對我來說真的非常困難,我一共策畫了一年半的時間,期間也不得不多次重新製作櫥窗,為珠寶設計展覽真的相當有挑戰性。

 

M.C.:您如何構思出展覽的呈現方式與細節?

R.P.:在開始構思之前,我特地去巴黎看了 Chaumet 的珠寶展品,不只漂亮又精緻,它們的生命力、靈動性跟透明度最讓我感動,冠冕上鑲嵌的鑽石就好像是即將滴落的露珠,描繪大自然花草的胸針也像是將隨風飄動般的逼真。所以當我在設計櫥窗,或是考慮擺設的高度與角度,或是調整光線的強弱與色調,都把珠寶想像成一位舞者或演員,讓每一個展區的展櫃都化身成一幕幕戲劇故事;如何讓它們看起來有韻律感、舞動感,但不能用太過誇張炫麗的技術與道具搶走珠寶的風采,就是我的最高原則,把昆蟲動畫投射在自然主義風格的珠寶後方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有個朋友看過展覽,他形容這是一場舞動(swing)的展示,這是最讓我開心的稱讚。

 

 

M.C.:您如何建議參觀動線?

R.P.:這是一場以歷史有密切關聯的展覽,如果想要完整的了解珠寶我會建議依序以品牌的起源「凡登廣場」開始,再轉到拿破崙王朝時代、法國浪漫主義、裝飾主義、東西方文化交流再到自然主義。不過,一場展覽就像是一場旅行,你更應該隨心所欲的去探索你任何一區,看完之後也要有自己的看法跟解讀。

 

M.C.:完成了這一場佈展,您對珠寶的看法有任何改變嗎?

R.P.:我以前住在巴黎,也常常開車經過凡登廣場,透過櫥窗也覺得珠寶真的很有吸引力。這一次,我深刻地發現珠寶其實就是一種藝術形式,在不同時代背景製作的珠寶,見證了不同時代的歷史印記,也蘊藏著其他藝術元素,如建築、雕刻與畫作等等,而 Chaumet 珠寶對光線的對比、通透度與敏銳動感,更特別讓我聯想到法國印象派畫家與中國山水畫。

 

【編輯帶路】超過三百件、跨越近三百年!10件珠寶作品看懂 Chaumet《尚之以瓊華》展覽 【編輯帶路】超過三百件、跨越近三百年!10件珠寶作品看懂 Chaumet《尚之以瓊華》展覽 【編輯帶路】超過三百件、跨越近三百年!10件珠寶作品看懂 Chaumet《尚之以瓊華》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