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UXURY 行家帶路

【編輯帶路】越嚼越香!帶你深入探索那些經時空推移、進化的復刻錶背後的價值意義

復刻錶非但不應套用「以懷舊之名,行傷今之實」的理論,反該視作基於人類歸屬感的集體創作。這股歸屬感延伸了對於時間的體會,讓我們不再迷茫於時空棋盤。
Longines
Longine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Piaget
Piaget
Tissot
Tissot
Cartier
Cartier
Cartier
Audemars Piguet
Audemars Piguet
Omega
Omega
IWC
1 / 18
Longines Longine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Piaget Piaget Tissot Tissot Cartier Cartier Cartier Audemars Piguet Audemars Piguet Omega Omega IWC
Longines
Longine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Van Cleef & Arpels
Piaget
Piaget
Tissot
Tissot
Cartier
Cartier
Cartier
Audemars Piguet
Audemars Piguet
Omega
Omega
IWC

TextAdrian Chou  EditKate  PhotoDR

復刻的新與舊

構成懷舊之事、復刻之物的前提,不外乎它們都曾「走入歷史」,都是時間的產物。科技與文明的長足進展,非但不能剔除人們對過往滿懷的好奇與親切,相反的,那些未臻完美的明顯缺陷或缺憾隨著時光推移,逐漸被內化成一股獨特魅力,落實在流傳至今的一只物件或一種風格之中。對照當前的時代美學,那股魅力愈發鮮明且衝擊十足,反倒提供我們一個嶄新的視角「鑑古觀今」,進而咀嚼出全新意義及價值。

錶壇中的復刻先鋒首推浪琴表 Longines,其186年的豐厚歷史貢獻了不少精彩故事。去年屆滿60週年的旗艦系列,本就讓該品牌代言人 Kate Winslet 鍾情不已,不僅推出限量復刻腕錶,之後雙方更攜手推出全球僅3件的公益連名款作慈善拍賣,賦予更深刻意涵。

審美的條件

大眾對於復古熱的偏見及誤解,來自於人類「看不見未來,只好回想過往」的耽溺假設。復刻之所以能大行其道,與審美意識息息相關;遠離當下生活的物件及其蘊含的時代美學,便是喚醒上述審美意識的關鍵。自古以來,玩物若非處於閒情雅致,便得暫時跳脫實用思維,否則就算窺見物品本身的形式樣貌,也很難體會其中的質感價值,遑論包裹其中的文化意涵。因此,很多時候我們所見的復刻錶,其實是一組刻畫給懂得品牌歷史及文化價值的藏家密碼;唯有他們,才明白其中的可貴。

1935年問世的 Cadenas 腕錶,不僅標誌著 Van Cleef & Arpels 經典的誕生,且能藉由不同世代同只腕錶細微的設計差異,一窺女性生活方式及社會風氣的改變,如初代 Cadenas 的面盤較小,符合當時配戴者「含蓄讀時」之特色,兩年前重新推出的新版不僅面盤較大,錶釦內更安置了能緊密連接部件的磁珠,方便現代女性快速讀時及活動自如。

去年 Piaget 為旗下屆滿60週年的 Altiplano 系列推出多款紀念腕錶,一方面重現上世紀六〇年代該品牌以超薄腕錶掛勾「國際菁英主義」的象徵;另一方面,更以豐富色彩巧妙呼應當年同樣繽紛的彩色寶石錶盤,清楚勾勒自由奔放的時代精神。

百年前即以獨特的「香蕉」造型設計揚名錶壇,天梭 Tissot Heritage Prince 腕錶背後不僅有一段歐陸與帝俄的國際政經小史(這款原本出口到今日俄羅斯的腕錶,於1916年送回原廠維修,卻因隔年爆發十月革命,社會主義主政嚴格限制進口,再也回不了家。天梭於是以它為靈感打造出現有系列,且曾於19912002年進行復刻),且能從其外型設計遙望19101920年代盛行的新藝術及裝飾藝術風格。

懷古而創新

延續經典的言下之意,在於經典還有「再進化」的空間。敬畏傳統的同時,對經典做出現代詮釋,讓它與時並進,才是得以流芳百世的黑歷史。復刻,看似是延續經典的絕佳手段,卻讓很多人誤以為作法不外乎「借屍還魂」、重現過往榮光爾爾。不過,復古並非考古,也絕不是讓時間唱盤不斷跳針;復古中所蘊含的「新潮」,才是整場運動最有看頭之處。今日作法高明的復刻錶可分兩種,一是保留原汁原味的經典輪廓,並以內載機芯凸顯時代新意;二是不悖離傳統,卻無懼打破固有規則的做法,意在令整體設計更流暢簡潔且富現代新意,讓行家有了更多值得追憶對照並反覆咀嚼的蛛絲馬跡。

發跡於八〇年代誇張高調的紙醉金迷,重新問世的 Panthere de Cartier 美洲豹腕錶如今依然日夜皆宜,且擁有更現代時髦的面貌;改良過後的金質錶鍊加倍柔軟服貼,既是第二層肌膚,同時呼應現代女性剛柔並濟的嶄新形象。

從不因循常規的 Audemars Piguet,是錶壇擅長「再造經典」的先鋒。它與珠寶設計師 Carolina Bucci 攜手,以歷史悠久的霜金裝飾技術,在經典的皇家橡樹腕錶外觀錘擊一層如鑽石粉塵般的細致光芒,立古於新的不只是現代感十足的面貌,還有內在態度。

去年最轟動的復刻之作,非 Omega 1957 Trilogy 限量腕錶莫屬。三款分屬 SeamasterRailmaster Speedmaster 系列腕錶,於1957年相繼亮相。Omega 別出心裁地以數位掃描技術,精準復刻三款初代腕錶(就連橫截面及尺寸也都合乎一致),其中兩款還裝載精準的大師同軸機芯,意義非凡。

IWC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懷錶具有多重紀念意義,除了是品牌150週年大作,同時紀念該品牌美籍創始人 F. A. Jones,更向富有歷史意義、自1890年後即停產的波威柏懷錶致敬,內載全新研發的自製機芯,並具備跳時及跳分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