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LUXURY 行家帶路

「Chanel珠寶是自由創作精神的渠道」設計總監 Patrice Leguéreau帶你看懂高級珠寶的門道

Chanel 高級珠寶工坊設計總監 Patrice Leguéreau 自2009年起掌舵,是香奈兒女士超越時空,最有默契的創意代理人。《美麗佳人》在巴黎高級珠寶展覽期間,與過去從未在媒體前曝光受訪的他進行獨家專訪,了解更多關於 Chanel 高級珠寶的風格與意義。

Text/Kate Photo/DR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M.C.):為什麼選擇俄羅斯為系列主軸?

Patrice Leguéreau(以下簡稱P.L.):因為俄羅斯元素是香奈兒女士豐富生活的一部分。在 Chanel,我們多數的創作都緊緊與香奈兒女士相依,她留下來的精神與影響深深刻印於 Chanel 品牌歷史長河中。這一次,我們透過《Le Paris Russe de Chanel》系列,想要描繪出她的生活來說是無所不在的俄羅斯的元素,她與狄米崔大公爵的戀愛,香水No.5的調製,還有她的寓所擺飾;也因為俄國深厚的藝術、文學...有好多故事可以說。 在最初的設計階段,我必須找到一個切入這個世界的觀點,而本次對我來說,寓裡的那一面鏡子正是一扇最好的入口,帶領我走進這個俄羅斯靈感世界。有趣的是,而因為香奈兒女士本人其實從未真正造訪俄國,系列作品也可以說是她夢想、想像的延伸。




M.C.:回顧系列設計與製作過程,對您與團隊來說最大的挑戰?

P.L.:不只是這一次,每一次的珠寶系列創作,對我來說最大的難度,就是最初如何將概念想法付諸為精準的設計圖稿與細節工藝。除了必須能清楚表達我們的理念,技術層面也是相當重要且具有挑戰性的。其中,包含找到寶石來源,再去篩選出對的顏色、對的寶石、對的車工,這個過程非常耗時。

另外一方面,我們認為創意為設計之本,於是工匠挑戰技藝的極限,也成為每一年的重要功課。




M.C.:您最愛哪一件作品的風格?

P.L.:總數69件,每一件作品都有它的魅力與創意訊息。大件作品總能第一眼吸引全場目光,它鑲嵌的稀罕寶石與技術工藝都很令人驚艷,比如鑲嵌約 15.25克拉D色無瑕 Type IIa祖母綠式切割鑽石的 Aigle Cambon 項鍊。Chanel 珠寶不只有豪華閃耀的單一面貌,簡約優雅也是我們的風格代表,我個人就非常喜歡單純乾淨的鑽石項鍊或手鍊,這對我來說很能象徵 Chanel。


M.C.:Chanel 對現代女性來說為何如此具有魅力?

P.L.:許多與香奈兒女士相關的靈感與影響,幫助我們去實現,描繪出 Chanel 該有的品牌樣貌。香奈兒女士有厚度、複雜又深具魅力的故事與風格,反映在此系列,將圍繞著她的那些強烈且顯眼可見的經典標誌圖騰,做了一次精緻輕巧又平衡的集大成,《Le Paris Russe de Chanel》是一個大主題之下,分支去探索、運用最多不同元素的一次嘗試,而所有幫助建構出其獨特面貌的細微元素,皆以深度工藝來呈現。



M.C.:您如何定位 Chanel 在高級珠寶世界裡的角色?

P.L.:我曾經受過很傳統的珠寶商工作洗禮,我認為珠寶總會隨著時代與世界轉變,舊時代它是財富與社交地位象徵, 對現在的 Chanel 來說,珠寶是自由創作精神的渠道,就像香奈兒女士在她的時代所做的事。

我們是洗鍊的、純淨的、女性化的,也可以是中性的、奢華的,更最重要的是自由,包含穿戴方式與出入場合。



M.C.:做為高級珠寶工坊設計總監,您個人如何看待這項工作的任務?

P.L.:為現代女人打開更多不同面向的可能性與選擇。以珠寶作品來做為香奈兒女士一生的說書者。為 Chanel 珠寶工坊提供最好的創意與驚喜,毫不妥協地挑戰工藝的極限,為品質、風格把關。


M.C.:您個人是否有最喜愛運用的素材?是否現身於本系列?

P.L.:每種寶石都有它的美。對我個人來說,鑽石的純粹、輕盈、白淨、可塑性,是相當讓人喜愛的。鑽石其實對 Chanel 來說也是具有指標意義的,因為香奈兒女士推出的首個珠寶系列《1932》就以鑽石為核心元素,她設計的珠寶線條是很精確的,所以鑽石是相當重要且合宜的素材。

然而我們不會因為市場或個人偏好而去取用特定寶石與素材,我們的目標與原則是以呈現設計概念與構想為主。



M.C.:貴重寶石與珍珠出現於高級珠寶是很具邏輯的選擇。而這次能觀察到不少馬達加斯加石榴石、沙弗萊石與粉紅尖晶石,這些非傳統貴重寶石在本系列扮演什麼樣角色? 

P.L.:為 Chanel 與現代女性的世界帶來更豐富的創意。我們每年會推出兩個頂級珠寶系列及至少兩個高級珠寶系列,等同一年有四次以上的嘗試機會,可以透過不同的手法,也透過篩選不同的寶石、色彩等等,去探索品牌經典(例如山茶花)與全新創意圖騰(例如雙頭老鷹)。2017年的《Flying Cloud》系列我特意只以藍寶石,來呼應香奈兒女士當年在蔚藍海岸的生活;而今年的《Le Paris Russe de Chanel》我則嘗試用更多類型的寶石來完整此系列豐富的元素與精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