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娛樂新聞

【獨家專訪】周迅 高聖遠 越繽紛越簡單,越溫暖越幸福

翻看周迅做過的事、演過的電影、支持過的公益項目,以及結婚一年後細微的轉變,你都會體會到一個女人生命中最精彩的綻放。而在美國生長的高聖遠,也是一個無齡感濃厚、隨時散發溫暖力量的男人。曾經,我們以為海洋彼岸的他遙遠而有距離,但此刻,他也將自己的家庭安放在中國。
40歲是一個很好的年華。這不像十幾歲跟二十幾歲,世界所有的東西對你來講都是新鮮的。
我的經歷,也是從一無所有做起,到現在為止,有一顆比較善意的心去對待這個世界和對待別人。所以,我只是想說,不管你的生活現在怎樣,也許你都應該朝這個方向想想看,努力看看。
她在乎的小細節會讓人感到溫暖,當然人無完人,我也不是什麽都記得,但我還是盡我所能的。
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我們就像很多妻子和丈夫一樣,做晚餐,看電視,去看望朋友,有時候也會一起去旅行,看看這個世界的樣子。
1 / 6
40歲是一個很好的年華。這不像十幾歲跟二十幾歲,世界所有的東西對你來講都是新鮮的。 我的經歷,也是從一無所有做起,到現在為止,有一顆比較善意的心去對待這個世界和對待別人。所以,我只是想說,不管你的生活現在怎樣,也許你都應該朝這個方向想想看,努力看看。 她在乎的小細節會讓人感到溫暖,當然人無完人,我也不是什麽都記得,但我還是盡我所能的。 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我們就像很多妻子和丈夫一樣,做晚餐,看電視,去看望朋友,有時候也會一起去旅行,看看這個世界的樣子。
40歲是一個很好的年華。這不像十幾歲跟二十幾歲,世界所有的東西對你來講都是新鮮的。
我的經歷,也是從一無所有做起,到現在為止,有一顆比較善意的心去對待這個世界和對待別人。所以,我只是想說,不管你的生活現在怎樣,也許你都應該朝這個方向想想看,努力看看。
她在乎的小細節會讓人感到溫暖,當然人無完人,我也不是什麽都記得,但我還是盡我所能的。
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我們就像很多妻子和丈夫一樣,做晚餐,看電視,去看望朋友,有時候也會一起去旅行,看看這個世界的樣子。
採訪撰文/孫潔  攝影/陳漫  造型/Mix Wei  彩妝/Yooyo  髮型/高建  編輯/顧軒

翻看周迅做過的事、演過的電影、支持過的公益項目,以及結婚一年後細微的轉變,你都會體會到一個女人生命中最精彩的綻放。而在美國生長的高聖遠,也是一個無齡感濃厚、隨時散發溫暖力量的男人。曾經,我們以為海洋彼岸的他遙遠而有距離,但此刻,他也將自己的家庭安放在中國。
 
她,保持少女氣質,做時尚 Icon,繼續得獎當影後,甚至是紅毯上盡職盡責地負責驚艷時光,那都不足以概括周迅。有時,甚至你覺得她是突破她的社會角色和身份性別的,藝術、時尚、精靈⋯⋯,諸多的詞匯,卻無法寫滿一個人的方方面面。
 
他,曾在《CSI》《雪花秘扇》《芝加哥警察局》中奉獻出讓人印象深刻的演繹,也曾獲《人物周刊》全球前100名最性感男人獎。越來越喜歡在中國和泛太平洋地區拍片的高聖遠,像一個好演員+大男孩的陽光男子。
 
直到現在,周迅還是會有屬於自己的一點小怪癖,比如吃飯時會從碗裡挖一個洞出來,說話也不會自我標榜,也說自己「不算嚴格意義上的好家庭主婦」;中文不好的高聖遠在拍攝時,更多時刻只是在笑,頑皮地笑、溫暖地笑、會意地笑、在旁人都未注意時和妻子相視而笑。氣場是單純的、工作是高效的,所能感受到的兩人,乾淨得彷彿未經世事,卻簡單成1+1大於2的和諧奏鳴。
 
繽紛的簡單
從化妝間裡踮著腳尖跑出來,披著輕薄的羽絨服,會為美麗的裙裝嘖嘖驚嘆,會看著攝影師陳漫電腦中剛拍好的片子說「真好」,同時穩穩地站在尺碼稍微大了一點的10吋高跟鞋中,保持女戰士一般挺拔身姿,她的小臉依舊漂亮上鏡,五官在燈光下更增添了無辜感。
何況,這是她和丈夫高聖遠一起拍攝封面故事。雖然兩人還在努力適應中英文混搭的交流法,但其實他們有更直接的方式:看著對方笑,配合肢體,配合最陶醉的幸福,神情也許是酷酷的,下一秒就像要把對方吃掉,鏡頭一轉兩人又會笑場,在鏡頭中繽紛呈現,鏡頭外,兩顆心,全是簡單。
 
Marie Claire(以下簡稱 M.C.):妳永遠變不成一個什麽樣的人?
周迅:這個世界真的是萬事皆有可能,但是我覺得我仍然變不成一個男人吧。
M.C.:幻想一下自己七八十歲的畫面,那時妳應該是什麽樣的老太太?
周迅:我不知道那個時候身體是不是還健康,是不是還會動,不動的話我也不知道,會動的話,估計也是在寺廟裡轉來轉去——我這些年喜歡學佛。
M.C.:特別欣賞和想合作的導演是? 
高聖遠:《貧民窟的百萬富翁》的導演丹尼鮑爾、李安導演。他們的故事和類型,感覺都非常強烈。最重要的,無論是動作片恐怖片還是愛情片,根基都是真實的人物關系。一個導演如果在這方面是重點,是非常重要的。
 
M.C.:到中國拍片一段時間了,作為演員的感受?最想演的角色?
高聖遠:這是一個過程,我剛剛回來,還在認識中國的電影人都有哪些。中國的表演風格和工作方式和美國有所不同。譬如美國都是有了一個特別完整的劇本開拍,中國有些不是這樣,會即興添加或者刪減。
好戲就是有好沖突。其實什麽樣的角色,什麽樣的片子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對人心有強烈的沖擊,譬如一個人物有一件非常想做但是特別難做到的事情。
 
敏銳和好奇,永不止息
2015年2月,電影《陪安東尼度過漫長歲月》迎來了一個酷酷又聰敏的監製:周迅。這會讓人跌破眼鏡嗎?其實,在周迅的世界裡,充滿了奇思妙想。她曾經會對著光線“研究”角度,會為好聽的音樂跳起舞來,曾經想反串男角演電影,也演過無數奪得影後的片子,生活中,她更是個早慧少女+精靈女人,這兩年又突破了性別的侷限,更加大氣和寬闊,「也許,我就是喜歡做這些事,永遠敏銳,永遠好奇。」
 
高聖遠也是如此。從美國到中國拍片,不但毫無壓力,更激勵自己成為一個“中西結合交融體”,他的認知是非常有深度的男人視角,「在美國,雖然我已經演過很多角色,但亞裔角色並沒有那麽豐富,最近到了中國拍片,我迎接了新的挑戰和機遇。這也是我演員身份的自然延伸。我們處於人類歷史上非常有趣的時代,是中西方交叉的十字路口,我非常感謝我的東方面孔和西方背景,給予我兩個世界的交錯和不同的融合視角。」
 
M.C.:人生走到40歲的最大感受是什麽?
周迅:40歲是一個很好的年華。這不像十幾歲跟二十幾歲,世界所有的東西對你來講都是新鮮的。40歲,你基本上感受到的情感,你看到的世界,你在做的事情,已經確定就是這些,會越來越覺得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麽東西是非常震驚的沒有見過的了,現在退休又為時尚早,那麽,在無聊和平淡中,找出意義和動力,我最近在做的都是這些。
 
M.C.:兩個人在精神世界的交集是什麽?
高聖遠:我的英文比較好,她的中文比較好,所以其實,一起看電影並不能總遇到又是英文對白又有中文字幕的片子。但這不是障礙。作為演員,我們都是好故事和好劇集的俘虜。一起探索這個美好的世界,一起看電影,一起旅遊,這才是重點。
 
 
公益,是讓自己回歸簡單
《有一天》發起人兼製片人孫阿美說過,周迅是一個特別細膩的人,雖然看起來有點大咧咧,但在做公益上,她一邊是堅持,一邊是細心,同時令人很舒服,「我覺得,有大愛的人,才會這樣。」
 
前後歷時900天的《有一天》講述了9個特殊兒童追夢的故事,周迅等人是零片酬出演的,不僅如此,高聖遠和周迅根本沒多考慮,便將人生中最重要的婚禮也放在了2014年 One Night 的演唱會,隨後更將全部門票收入三百多萬人民幣捐給了《有一天》,讓《有一天2》能夠更有推動力地進行下去。
 
做公益具體都做過那些事?當我們問起周迅時,她會不太好意思地笑笑,不願多談。但孫阿美記得,周迅和高聖遠的婚禮第二天,她就接到了媒體電話,很多人想做這個公益項目更深入的採訪,還有,多年不上晚會的周迅在某天上了央視的中秋晚會,沒有事前通知孫阿美,她就演唱了《有一天》的主題曲《給小孩》。一直勇敢追愛的周公子,和她單純燦爛的丈夫高聖遠,連公益都能做得又酷又時尚,實在是很有範兒。
 
周迅依舊走到哪裡都帶著自己的保溫杯,依舊不用免洗筷,會為殘疾孤兒之家的孩子考慮到吃什麽?怎麽才健康?而高聖遠更是從小便有公益習慣,關愛需要幫助的小孩、遭遇家暴的女性、癌症和白血病患者……做什麽,而不只是說什麽,那可能更是公益性的周迅和高聖遠。就像周迅所說的,「這好像已經形成了我們的習慣,也讓人變得更簡單。」
 
M.C.:去年7月16號你們的婚禮在 One Night 的公益演唱會上進行,婚後的工作很多也都和公益有關,也成立了專門基金會捐獻眼疾的兒童,你們2015年的公益計劃是什麽?
周迅&高聖遠:我們還是有《One Day》大電影的計劃,還是會開 One Night 演唱會,演唱會大概是在7月,還是會幫助小孩,目前就是這樣的方向。
 
M.C.:是不是因為婚禮之後,《One Day》這個項目得到了更多人的關注,讓你們覺得這形式很不錯,就打算用類似的方式繼續?
周迅&高聖遠:也不是因為婚禮,本來就希望這項目可以往下走。而且婚禮這個事情不是說有演唱會,才有婚禮,也不是同時來,而是演唱會確定了時間,正好我們也要舉辦婚禮,我們就想,如果結合在一起怎麽樣?因為平時可能做一個公益演出,或者關注的人沒有那麽多,但將婚禮放在公益演唱會裡,就會帶動大家去看。
 
M.C.:想法很簡單,但用這樣的方式呈現出來,就有了很大的影響力。
周迅:但是呢,有些時候我也在想,就是像我這種生活經歷的人,其實比很多普通人要豐盛,也不太為金錢發愁,也許回到簡單,會比很多人輕鬆,不用考慮下一頓飯我吃什麽,明天的房租或者房貸怎麽辦。但是,想想我的經歷,也是從一無所有做起,到現在為止,有一顆比較善意的心去對待這個世界和對待別人。所以,我只是想說,不管你的生活現在怎樣,也許你都應該朝這個方向想想看,努力看看。
 
M.C.:也就是說,不管物質條件如何,回歸簡單的心靈,也是對自己的公益?
周迅:不論你物質上的多與寡,我都建議應該朝這個方向努力一下,因為確實在我身上驗證了,這樣會讓自己比較輕鬆和快樂。有些人會說,你當然可以這麽說這麽做,你什麽都有。但是有些時候,我坐車路過公車站,看到很多人排很長的隊坐兩個小時的車上下班,但他們也會隨時隨地幫助別人,真的讓人很感動。一顆簡單、陽光的心,也許暫時改變不了你的經濟狀況,或者你身處的環境,但是真的可以改變你自己。
 
同頻的簡單,愛就是這樣
曾經,周迅在公布戀情時用的是一張複古色調的照片和一條鏈接,就把高聖遠從《CSI》《雪花秘扇》《芝加哥警察局》中立刻超級近距離地拉到了我們面前,兩人婚後一起旅行被拍下的照片裡,也像兩個小孩子一樣熱鬧又有愛。現場,我們更見到了他們的互動,果然是語言也無法構成障礙的有愛 Couple。
「也許是因為簡單,所以我們才在一起。」周迅這樣描述她和高聖遠之間的感情。兩人婚後的首次亮相,就是和 Infiniti 一起,搭建關注自閉症的公益平臺!曾經,敢愛敢恨的周迅,每一段戀情都是轟轟烈烈毫不遮掩的,現在,高聖遠和她找到了最適合兩人的愛情方式:敢愛,也會體現在行動中,是心靈的交融契合。
 
M.C.:用比較時髦的詞匯來總結,妳新婚的先生高聖遠是個暖男,覺得他是嗎?
周迅:其實我有一個狀況搞不清,其實,沒有幾個人真正很近距離地接觸過他,他怎麽就是大家口中的暖男了呢?不過他確實挺好,人很簡單,也很陽光,充滿正能量。
 
M.C.:在生活中,妳曾經做過什麽讓他感到溫暖的事情? 
周迅:做飯啊。對於我來講做飯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和變化,對我這個個體來說。一點都不吹牛,我做得還可以。肉類得到了很好的評價,大家都說好吃。豆腐、筍也不錯。他每天也就是愛吃這些菜,他也是蠻厲害的。我只會做這幾個,他也就只愛這幾個!
 
M.C.:拍 Infiniti 廣告回到了高聖遠生活很多年的洛杉磯,兩人有什麽難忘的經歷嗎?看到那個片子也是特別的溫暖、陽光,兩人很有愛。
周迅:他開車開得非常好。他負責開車,我負責坐車。我負責說去哪兒,他就去哪兒。整個片子很陽光、很自由,而且拍的基本上都是我們談戀愛時曾經去過的地方,就覺得好像不是在拍一個廣告,特別像重新去玩了一下,重溫舊時光。我感覺挺好的。
廣告里面還有一個自閉症的小孩,是一個黑人,蠻可愛的,也很容易溝通,很聰明。Infiniti 他們就是做自閉兒童關愛的,這方面我們一拍即合。
高聖遠:當然有。很美好的是我們又回到熟悉的地方。唯一的遺憾是因為太趕時間,所以沒有足夠時間帶她去我生活過的地方好好看看。
 
M.C.:和她分享了很多回憶?
高聖遠:對,廣告的故事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也勾起了我很多回憶。廣告中我帶周迅去的地方是我在真實生活中曾經去過的,我們去了馬里布的海灘,去了菲利斯公園的天文臺,還有沙漠里的紅石(也是我第一次去),可惜沒有時間帶她去聖塔巴巴拉的釀酒廠,那是我們剛開始交往時去過的地方。
 
M.C.:在中國,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你們有類似感覺嗎?
高聖遠:有。不過我們很幸運。我聽過一些雙方父母和家庭不和的故事,但我們身上沒有發生過。而且,雖然兩家人距離比較遠,在地球兩端,但謝天謝地,我們有現代化的通訊手段。
 
M.C.:幻想一下30年後兩個人老去的畫面?
高聖遠:在某個地方,坐在長椅上,看著大海,笑談過去的事情。
M.C.:那時,兩人心靈依偎的秘密是什麽?
高聖遠:照顧自己的感情是第一位的,不要讓其他任何東西汙染它。前路雖然還是未知,但就牽手一起走下去吧。
 
問問周迅和高聖遠:
ASK周迅
M.C.:高聖遠最近在中國拍戲比較多,你們的朋友也有了交集嗎?
答:還好,他才來中國半年。基本上就是和劇組的人打交道,也還不太深入,比如和佟大為、黃軒,還有和導演。當然,這是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的。
 
M.C.:有沒有覺得對方讓自己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
答:一直以來我們都還不錯。因為我們的性格都比較平和、簡單。其實因為我比他還複雜一點,這種複雜來自男人和女人的區別。而且生活環境也造就了這些,他從小在美國長大,表達比較直接,不像我們說什麽會稍微掩飾一下,或者曲折地表達出來。
 
M.C.:都說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結婚是兩個家的事情,你們有更多的這方面的感受嗎?
答:目前還沒有,因為兩家人也基本上沒有什麽改變,因為他的家庭在LA,我的家庭在中國,不過可以靠視頻之類的聯絡一下感情。
 
ASK高聖遠
M.C.:周迅的作品你看過什麽,喜歡什麽?
答:第一次看迅的作品是她在交往的時候,和她一起看的《畫皮2》。非常喜歡《李米的猜想》《如果愛》《風聲》,都是充分展示了她才華的影片。
 
M.C.:描述一下你們是怎樣的夫妻?
答:就像很多妻子和丈夫一樣,做晚餐,看電視,去看望朋友,有時候也會一起去旅行,看看這個世界的樣子。
M.C.:你曾經為周迅做過什麽很溫暖的事情?
答:小事情和細節,往往是細節讓人感受到用心。當然大事也很重要,但是她在乎的小細節會讓人感到溫暖,當然人無完人,我也不是什麽都記得,但我還是盡我所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