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許瑋甯,「性感還是要包裝在優雅裡面,不能讓人家一眼看透」

初見許瑋甯時,生澀還寫在臉上,長得美但少了氣場。幾年過去,一路上跌撞碰壁的她,靠自己撞出一條路,身上的傷痕讓她更顯自信與從容。現在的她,椅子上一靠便是戲,便是魅力,那是裝不出來的。

採訪撰文/徐嘉偉 造型/蕭景引 攝影/Ethan Zhong 化妝/Jimy @Backstage 髮型/Amber @80's 造型助理/李珮琪

 

見過許瑋甯兩次,就讓她請了兩次飯。
 
第一次訪問她時,許瑋甯已經跳入戲劇圈一段時間,不新不舊,而那時的《美麗佳人》有個小單元請她上,主題是一個對她有特別意義的空間,那是她朋友開的,她沒事時常到那用餐,串門子。那次見面覺得她長得漂亮精緻,對演戲有很大熱情,言談間還會感慨外型帶給她的限制,讓她在公主、千金一類的角色上打轉。訪談結束後,她和經紀人點了幾個披薩、沙拉,整整一桌菜要我一起吃,吃完走時見我掏腰包,她們連忙說,「沒關係,反正我們本來就要吃飯的。」
 
第二次見她,她已經拿了金鐘獎,要為《美麗佳人》拍攝封面。「不必特別準備什麼,我們都會自己打理。」經紀人說。
 
當天到現場,素淨著臉的瑋甯已經在化妝台上大口吃麵,「我們先買東西吃了,我們還有多準備,這份給你吧。」 她總是這樣,不希望麻煩也不喜歡被伺候著。
 
女人般性感
 
這次的拍攝主題是「性感」。昏暗的現場,強燈收束成一道曖昧光線,安靜地落在瑋甯身上,她唯美也完美地演繹屬於每套衣服的性感,一吸一吐與每一個落下的快門聲,都是那麼的合拍與恰到好處,如果是幾年前的她,或許是做不來的。現場的她,像一塵不染的白色,白淨中透著一點粉,若隱若現引人遐想,「很自然,很健康的感覺,有點神祕,還有很親人的笑容,這是我對性感的想像。」 許瑋甯說。
 
在瑋甯的記憶裡,媽媽很性感,但是較具侵略性的那種,很習慣展露女人的優勢。她欣賞《逃學威龍》裡的朱茵,《第六感奇緣之人魚傳說》裡的鍾麗緹,自然健康的外表,甜美的笑容,雖不能一眼奪目,卻引人回味,「性感還是要包裝在優雅裡面,不能讓人家一眼看透,應該讓人家去感受而不是直接攻擊的。」 瑋甯說。
 
性感是演不來的
 
這樣從容的自信感並非與生俱來,「國中、高中比較沒自信,以前比較肉,長得又跟人家不一樣,覺得自己長得很奇怪,那一段時間反而常駝背,不想要讓人家注意,最好忽視我的存在,小時候是這樣子的。現在呢,覺得自信不是來自外表,心裡面的東西也是很重要的,像是工作專業,自然會流露自信的感覺,那很吸引人,但演不出來。」
 
戲裡面,瑋甯很少挑戰性感的角色,甚至找上門的角色個性都很單一, 直到一連演了《相愛的七種設計》、《想飛》、《失控的謊言》等電影,才讓人見到瑋甯如水似火,多變的一面,「《相愛的七種設計》裡面跟莫子儀那一段 Hotel 的戲讓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種很性感、赤裸的感覺。可是,某些人卻說《想飛》裡的謝欣怡,那種乾乾淨淨的狀態也很吸引人,我很難說哪一塊是性感的,有時往往不刻意的東西,大家覺得才覺得有吸引力。像是還沒上映的《失控的謊言》,就有很多是在居家的鏡頭,可能隨意用鯊魚夾、頭髮四散或是穿著舒適的棉褲、T-shirt,也很讓人想入非非,不是嗎?」 許瑋甯笑說。
 
瑋甯接著說,演員要能夠詮釋很多種的狀態、神情、風情,擁有性感的狀態是必需,詮釋角色時,才能散發魅力。
 
 
男人般強悍
 
瑋甯出社會早,從小就習慣要照顧家人,承擔一些在她年紀不需面對的問題。所以很多時候,她很 Man,很能照顧自己,出國扛行李,修燈泡,通水管,照顧弟妹很早就內建她的腦子身體裡。
 
她堅強的特質,很明顯表現在工作上。瑋甯10年前開始演戲,開始時大家並不認為她能演,或是說,只能演某些角色。經紀人仍記得當時怎麼起步的,她們兩個不停去見製作人、導演,拜託甚至用求的,只想得到一個角色,「瑋甯甚至說只要肯給她機會,中途覺得她不好隨時把她換掉都沒關係。」經紀人說。 然而仍有許多人不相信她能演,直接打了回票,那段時間,她不停地碰壁,跌倒,再爬起來。
 
瑋甯說:「開始演戲時遇到角色瓶頸,到自己真正想要專心演戲的時候又碰到撞牆期。我永遠記得那段時間,拚了命往前衝卻被打退。我不怕被換掉,因為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夠好,最怕的是,對方連機會都不給。事過境遷,現在想想這些東西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決定權永遠在別人手上,你只能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當下一定會很生氣,會想問,為什麼我不行?可是現在想一想,沒有為什麼,你永遠沒辦法改變某些事情,做好自己就好。」
 
證明自己
 
終於她做到了,去年憑著《16個夏天》拿下第50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台上她一個個道謝,台下,好姊妹林心如和同劇演員激動落淚,為她鼓掌,「其實一整天包括上台得獎直到睡覺,我腦袋都是一片空白。頒獎人念出我名字的時候,我腦袋一片空白,心裡不停要想要感謝的人,一個都不想漏掉。我比較ㄍㄧㄥ,幾度想哭的情緒被自己硬生生壓下,很理智在台上感謝那些幫助我的人,而旁邊的人已經泣不成聲了。直到隔天,我才終於好好消化,有種美夢成真的感覺,確定自己選擇這條路是對的。」
 
她接著說:「這兩三年我特別感謝願意給我機會的人。同時感慨,曾經不看好你的人現在對你的態度真的就不同了,但笑笑過去就好,我也不放心裡,因為這是必經過程。」
 
 
第二眼魅力
 
去年,她拍了第一支恐怖電影《紅衣小女孩》,劇中有很多她懼怕的元素:怪蟲、黑、當然還有鬼。「接的時候很猶豫,因為我非常怕鬼,更怕黑,看得到的東西都沒有什麼好怕的,看不到的東西我會很有想像力。我也很迷信,什麼人有三把火、人在路上被人家叫名字不能回頭,我都很相信。剛出道時也有一部鬼片來找我,那時候因為很怕所以錯過機會,很後悔。所以這次牙一咬就接了。」
 
「最近反而聽到很多說人說自己變漂亮了,尤其是在《紅衣》裡,重點是我在戲裡,臉色死白加黑眼圈,漂亮在哪啊?後來想想,可能不是說樣子漂亮,而是專注演戲的時候,把角色演成功了,所以他們相信你是那個人了,所以被吸引了。」
 
她眼裡的魅力來自對事情或工作的熱情,那讓人眼裡有光,「演戲一直是我很喜歡的,對於演戲的熱情從來沒有變過,沒有被澆熄過,只有越燒越旺。我有點被虐狂,很期待被人家刁難,看可不可以蛻變成更不一樣的自己。把自己往極限逼,逼到死胡同了,自然會想辦法把那堵牆打破。」 破了牆,才能看到更寬廣的風景,儘管傷痕累累也無妨,這是許瑋甯相信的。
 
永遠的牽掛
 
儘管強的像漢子,戀愛時的瑋甯仍像個女人,「我是會撒嬌的人,當女人最大的好處跟享受應該是在撒嬌的時候,只要撒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簡單。」 瑋甯吐了舌頭,笑笑說道。有時她也會想:「這時有個人能依賴一下多好?」
 
恢復單身的她,最大的依靠就是家人。小時候由外公外婆帶大的瑋甯,兩個老人家除了深厚的祖孫情,還多了一層父母的感情,和家裡的表弟妹感情也很好。還記得第一次見到瑋甯時,她的皮夾裡還夾著一張和表弟去德國玩時的合照,「因為感情太好,對他們的牽掛勝過一切。」
 
前陣子網路有段影片,大意是一位老先生騙自己的小孩自己死了,他的兒女回來才發現爸爸煮了一桌聖誕晚餐,孩子們一陣錯愕,原來是爸爸希望見到自己的兒女,才出此下策謊稱自己過世。瑋甯把這段影片發到臉書上,讓自己的表弟妹們看到,不要等到來不及時才想到老人家。
 
「我有一些弟妹在美國念書、工作,要讓大家齊聚一堂不容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要忙的事情。我們一直計畫拍一個家族影片,從我外公外婆以前談戀愛故事到結婚、生了我們的爸爸媽媽又生了我們,但大家時間一直兜不起來。外公外婆年紀大了,外公已經九十幾歲了,外婆也快八十,如果我們不趕快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話,怕長輩們沒有時間再等小朋友回來。我那一陣子覺得蠻生氣難過的,老是就漏一個、兩個,想讓老人家圓個夢,有那麼困難嗎?」
 
 
丟掉內心的垃圾
 
瑋甯的感情世界是外界永遠的好奇,但她從來都不愛談,受光環庇護或活在陰影下不是她要的,那些花邊與不必要的關注對自己沒有太大幫助,就像飾品再耀眼永遠也不會變成自己的一部分。
 
「很多東西過了就過了,我的氣功老師跟我說,人要把腦袋的一些東西清掉,一直放著反覆去想,這些垃圾並不會不見,只會反覆變得更腐敗。有些垃圾並不是從心裡面離開,是從腦袋離開,不要想,因為過去了還是過去了,沒有辦法重新開始或是變得更好。我一下說氣功,一下說迷信,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老派啊?」 瑋甯開玩笑說。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現在的她是快樂的,心裡很平靜清明,「我不覺得有後悔什麼,或錯過什麼,一點都沒有。」 她笑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