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凱特布蘭琪:你熱愛一件事物越多,你的能量就會越大。

在電影《因為愛你》大獲全勝後,今年凱特布蘭琪Cate Blanchett給自己放了個大長假。除了年底一部百老匯舞台劇首秀,以及幾週《雷神3》的拍攝外,「想要很安靜的生活。」她說。而今,因為代言ARMANI香水Sì,她短暫現身,坐在這兒接受採訪。MC獨家邀請這位超級巨星、兩屆奧斯卡影后、喬·阿瑪尼先生的靈感繆斯,與我們分享那些讓她「看起來很棒,活得更棒」的人生秘訣!

Edit / Ren  文字、圖片取自中國《嘉人》

 
凱特邊回短信邊開著玩笑。「我覺得人類最糟糕的原罪,就是從把手機放在飯桌上的那一天開始的。」她快速地敲打著手機鍵盤給家人回著短信,帶著對我的半打歉意。「通常,我並不這樣'無禮'。但那邊情況有點兒混亂……好了。」她笑。
 
47 歲的凱特,最近和她的丈夫、劇作家安德魯阿普頓,帶著四個孩子,從澳洲搬到了英國倫敦。「老大Dashiell 已經15歲了,老二Roman12歲,還有8歲的Ignatius,17個月前,我們收養了最小的女兒Edith,目前她是我的軸心。對於我,家人的意思就是'時刻一起,彼此照應'。這樣我就可以一邊工作一邊監督孩子們的學業。」她把手機螢幕朝下,蓋在了桌面上,以免談話被打擾。
 
「我們在澳洲待了八年,安德魯在那兒運營著一家劇院。現在是時候換個地方了,不同的地方帶來全新的經驗與視角,我期待跳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就像Sì,慶祝著女人的多樣性。女人,不只是母親或妻子,她們還有著自己的興趣愛好和內在力量。對我,很難用二元法則去界定一個女人,我欣賞勇敢對自己說YES的女人。我是永遠把家庭放在第一位的那種女人,但我得承認,有時,事業對我是第一位的。任何時刻,我對冒險的回答都是——YES!」
 
 
MC:從哪一刻開始,你決定全身心投入你的夢想?
 
凱特:我會說有很多機會。當你身處命運之河,那裡有很多東西眺望著你,好壞皆有。唯一和你有關的,就是你的選擇。通常,外界認為的「不可能」總是帶著更多的機遇。我願意接受挑戰,我隨時準備學到更多。每一次開始,我總是滿腹恐懼和疑惑,但我心裡有個聲音是YES。
 
MC:這是女性特別的感受嗎?
 
凱特:女人比男人更願意說出自己的疑惑。這不是壞事!接受恐懼,然後一往無前是智慧的做法。一旦識別了人生中的陷阱,你就會找到解決方案。女人也不必像男人那樣行事。強勢只是虛張聲勢的男性們創造的產物!
 
MC:有些女性的確表現得像個男人……
 
凱特:因為她們覺得自己被期待成為這樣。事實上,我們並沒有被提供足夠的社會資源來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工作。這並非意味著女人就應該享受特殊待遇。但試想,一位女性從軍,就必定按照軍隊的「屬性」,遵從男性制定的規則。所以一旦有機會,別放棄任何機會實驗「不同」。
 
譬如,在你的工作團隊中僱用不同國籍的人,打破地域和文化的藩籬,慢慢改變社會固有的僵化。同樣的,如果你試著邀請一位女性進入男性主導的環境,這裡就一定存在著改變的機遇,在內部,一些東西等待著進化和創新。
 
MC:你怎麼克服困惑?
 
凱特:通過工作,擺脫困惑的掌控。我接受生命中總有疑惑存在。就像每次登台,我充滿焦慮。但我意識到,焦慮存在的時候,興奮也同時在那兒。我轉換思維,告訴自己:我很興奮!我用那些可能會引發我負面情緒的東西,捕捉身體裡的能量,去點燃我的表演。困惑可以成為積極的事物,因為它讓你向自己提問,通過這些問題,你離解決方案愈發接近。向自己發問是一種正向的思考,女人們需要對任何提問的時刻,回答YES!
 
MC:對於激情,也一樣?
 
凱特:我認為激情是由熱愛的事物決定的。你熱愛一件事物越多,你的能量就會越大。我很幸運以表演——我真正熱愛的方式謀生。它讓我充實,這意味著我有很多正面的能量饋贈我生活的其他部分。我從不區別生活和工作。我有孩子,丈夫,家庭……生活中我也有很多其他興趣。有一種刻板印象是:你是一個好母親,那你就不能是一個出色的職場女性;或者,你的事業棒極了,所以你肯定是一個糟糕的媽媽。在我眼裡,兩件事決然沒有對立,一個出色的母親也可能在事業上相當成功!
 
 
MC:一直以來,激勵你的東西是什麼?
 
凱特:我不知道是什麼。我只是感覺必須這樣。我不是因為知道會成功才去這樣做,而是因為「未知」。事情的發生都是隨機的,這正是我喜歡的冒險精神的來源,我喜歡這種不確定性。如果你去問那些成功人士,他們會告訴你,他們永遠沒有抵達某個地方的概念,他們只是不斷在嘗試別處。生活,就是挑戰自己,如果你停止挑戰,停止發問,你就停止了愛,停止了感受和經歷一切的可能。
 
MC:在你的心目中,Sì是什麼?
 
凱特:靈感的味道!這與被氣味俘獲,帶你回到記憶深處的感受並不一樣,更多是「今天我想去感受什麼呢?」我願意更有耐心地等待。同時我非常有活力,富於同情心,帶著愛與冒險的精神上陣。我欣賞的女性是伊麗莎白沃倫(哈佛法學院教授,民主黨參議員),她智慧體貼,在政治生活中,她的思考非常豐富。你知道,今天的人們對政治的思考非常短視。
 
MC:你剛剛被任命為聯合國難民署大使,這是一個重要的角色。
 
凱特:對我來說,這是很好的責任。我最近去了約旦,那裡有50萬人正在敘利亞的邊境等待著進入約旦。他們別無選擇。我又一次看到,那些身處危機的人,他們大多是婦女與兒童,其中只有少數人被允許通過。大多數女人的丈夫被殺害,或者不得不與家庭分離。不幸的是,敘利亞仍是一個男權社會,女性用消極的生存策略活著,譬如童婚,輟學。敘利亞需要被敘利亞人重建,但問題是,整整一代人都是沒有受過教育的敘利亞男孩與女孩……
 
MC:教育非常關鍵!
 
凱特:是的。它歸結為「教育以及受教育的機會」。我認為作為女性的身份認同是在孩童時期形成的,這意味著「什麼將是可能」。如果你覺得成為工程師不太可能,那你就會關上那扇門——你就會習慣性地對所有的可能性說“NO”。教育在一個人的生命中至關重要,改造著人們的意識。我知道,這裡有一個過時的想法:男女的權力此消彼長。它早在一個世紀前就該消亡了,但令人驚訝的是,今天抱持這樣想法的人不計其數。若我們想要人類進步,就必須改變這樣的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