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張智強,迷戀旅店的千姿百態

說張智強 Gary 是旅館界的米其林評鑑員並不為過,本業為建築和室內設計的他,將旅館視為人生狂熱。一年幾乎有大半時間入住旅館的張智強,深知旅店不只是就寢之地,更是生活美學的極高展示。
從大格局到小細節,Gary 帶領讀者深入淺出地看一間旅館的「好處」,甚至大方供出最高機密的私房好旅館。
1 / 2
從大格局到小細節,Gary 帶領讀者深入淺出地看一間旅館的「好處」,甚至大方供出最高機密的私房好旅館。

從大格局到小細節,Gary 帶領讀者深入淺出地看一間旅館的「好處」,甚至大方供出最高機密的私房好旅館。

採訪/林侑青  撰文/李昭融  攝影/詹朝智  

對於 Gary 而言,旅館不是旅程的休息站,而是目的地。本業建築和室內設計做得有聲有色的他,不只得過許多國際獎項,更是 TASCHEN 出版的《40 Architects Under 40》唯一介紹的香港建築及室內設計師。可對他而言,沒什麼比旅館更迷人,就像他在自序中所言──「愛旅店寫旅店的人相當多,但像我這樣連房間平面圖都花時間細細描繪,像足偵探的,恐怕居指可數。」也因為如此,這本《好旅館默默在做的事》更像是一篇關於旅館的學術論文,書中提及全世界的百間旅館,全都是他的私藏口袋名單。

旅館給我極致的新鮮感

Gary 開始瘋狂住酒店大約是二十年前,那時他成立公司大概五年左右,不只是出差,也有機會參加國際性學術研討會,開始了在世界跑來跑去的空中飛人生活。「學生時代覺得有位子睡就可以了,第一次真正自己旅行是畢業時拿了獎學金,去歐洲七十天,去了五十個地方,很多時候都是在火車上睡,說有克難就有多克難。是後來開公司那段時期才迷上旅館。」

連家鄉香港的旅館 Gary 都全數住過,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讓自己在一種陌生的環境下保持新鮮感。「找一個陌生的環境有很多方法,Vacation 這個概念其實也有很多面向,不一定要去其他城市,不一定要坐飛機,在自己的城市待在度假酒店,對我來說也是旅行的一種。」

這二十年來在旅館上花的錢,正如他自己所言:「大概能在香港最昂貴的地段買大宅外加車位」,但他卻寧可蝸居在十坪不到、屋齡四十年的老家。「有些人以為賺很多錢,生活就能變成安定,但現在永遠沒有安定的那天,所以你應該要習慣一個不安定的狀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能 Settle,旅行、出差、去住酒店…,必須要出去看,讓自己穿梭世界像個遊牧民族。」

很有意思的預算設計旅館

如今最吸引 Gary 的旅館趨勢是 Budget Design Hotel,也就是價位從六千台幣起跳,沒這麼貴的設計旅館。「這樣的價位讓更多人能享受好旅館的用心。其實我最建議的城市就是柏林,因為柏林有全歐洲首都最便宜的酒店,像我去年聖誕節柏林住到一間非常到位的四星酒店,我訂了一個大概二十坪的套房才不到四千台幣,現在想起來還是很開心。」

一提到旅店話匣子就停不下來,Gary 侃侃而談自己的迷戀之餘,也坦言自己最討厭雜誌推薦「十個你一定要去的酒店」。「如果只是跟風,和所有人去一樣的地方,那就沒有意思了,旅行會變得單調。而且每個人喜歡的風格、氛圍都不同,我喜歡的特性,你可能沒感覺,喜歡一家旅店與否真的因人而異。」

住旅館就像是一夜情

Gary 對於旅行的想法也很獨特,他不像一般旅人總心心念念尚未去過的城市,他並不介意重複去同個地方。笑說自己天性懶惰,最害怕行程爆滿的他說:「很多時候我就是在酒店附近跑一圈,沒有目的。旅行的重點在於你能不能訓練到對每一件事情都敏感,如果普通的事情也可以敏感,這樣的話,去哪裡都可以看到有意思的事情。」

每間旅館都是 Gary 一天的家,不只是住宿,他也很懂得享受飯店的餐飲服務,「像因為《愛情不用翻譯》最出名的東京 Park Hyatt Hotel,裡面的西式餐廳 New York Grill 晚餐價位很高,但午餐非常超值,所以每次到東京都會去,久了就變成了我在日本的一種習慣。」

一家好旅店,不僅得以展現究極美學和生活態度,更讓 Gary 好似「一夜情」般,恣意享受如遊牧民族的自在,讓生活少一點壓迫與責任。享受自由,在世界各地優雅移動,或許就是旅店帶給他的最大感動。

 

張智強,迷戀旅店的千姿百態 張智強,迷戀旅店的千姿百態 張智強,迷戀旅店的千姿百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