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溫貞菱 擁抱生而為人的美好

就算擊敗強敵拿下金鐘迷你劇集最佳女主角,溫貞菱依舊一派淡然。對於敏感纖細的她,演戲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讓更多人從這些故事裡得到力量。
1 / 13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劉芒  攝影/Ray Chang  化妝/Jimy@Backstage  圖片來源/溫貞菱臉書粉絲專頁

 

痛苦中綻放的花朵

這不是溫貞菱第一次獲獎,想當然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曾經獲得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最佳女配角」的她,今年以《最後的詩句》拿下最佳女主角。不炒新聞、沒有負面消息的她,在致詞時不忘義正嚴辭地為同志婚姻、流浪動物發聲,堅持她一直以來的信念。

容貌精緻迷人、體態纖細的溫貞菱,小小身軀裡的戲劇爆發力驚人,在《最後的詩句》裡,無論是眼神的悸動、情緒潰堤的強大表現都令人驚艷,也讓戲份不多的她拿下金鐘,與男主角傅孟柏倆人雙雙獲獎。「整部戲以男主角為主,我在裡面其實是女配,所以得獎自己也蠻意外。其實演這部片的那陣子我非常痛苦,因為那部戲真的很悲哀,那段時間我覺得是有史以來生命最down的時候,有一點懷疑是不是該去看憂鬱症的醫師。」

溫貞菱回想起從影之前,在朋友身邊一直以來就是照顧者的角色,反而不太知道怎麼把自己的悲傷分享給人,或是如何依賴他人。「拍這部戲的時候,我發現很需要被其他人照顧。每天洗澡的時候,邊洗邊哭,然後洗完擦完眼淚,隔天持續拍。我的個性不會像女主角一樣,做死亡這個選擇,所以演屍體在浴缸裡面的時候,有一個瞬間是真的覺得自己死了,難過的感覺久久揮之不去」。」貞菱這麼說。

她坦言因為太過入戲而不快樂了很久,這個角色直至如今仍在她心中沉澱發酵。「要在那麼短的時間內遭受她16年來的痛苦,就像是用16天過完16年的痛苦,所以很多人看完之後跟我說,你怎麼沒有死,我仔細想想,真的也這樣覺得。當然最後得獎了,謝謝評審、謝謝大家的支持,大家看到我領獎時光鮮亮麗的當下,跟接這部片的心境、和後來體會到的心情是有落差的。」

 

用同理心關注社會

全然沒有女明星耀眼華麗的光環,她在日常生活裡喜歡做的事,也與浮華世界毫無干係,甚至背道而馳。如果有在關注貞菱的臉書,就知道她是個極有大愛的人,支持她的信念,閒暇時也總是在抗議現場或流浪動物花園幫忙,就連得獎感言,也給了同志們最大的祝福。「我支持婚姻平權已經很久了,當你看到兩個相愛的女性或男性,可能為了醫療的事情,沒有辦法為彼此做什麼,會讓我很傷心。我是一個同理心很強的人,也很難不為弱勢發聲。」

她頓了一下繼續說:「婚姻平權是生而為人的基本權利,如果你愛我,我的靈魂裝在任何地方,你都會愛我;裝在一隻狗的身上,或是裝在一個男生的身體,你都會愛我。我覺得愛這件事情是很健康、很快樂的,我不懂為什麼要去剝奪別人的權利。幸好我們生在一個幸運的時代,所有思想都在改變。」

 

累積更多生活養分

對於貞菱而言,演戲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戲劇。不懼怕鏡頭的她,打從心底也沒有任何懼怕的事情;有著自由靈魂的她,知道獨立思考的可貴,對於自己該成為怎樣的人自有定見,或許也因為這樣,她的表演少了教條的枷鎖,看起來特別自然真實。「我的同理心很強,每一場哭戲,都是想到角色遭遇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哭出來,從來不會為了哭而哭。就像如果你愛我,你現在握我的手,會感覺很不同,這就是人的情感。」

即將暫離演藝圈,出國念書充電的她,目前最想要的,就是在陌生的環境裡好好過生活。「我知道生活跟表演完全密不可分,所以才想出國念書。演員離不開生活,也必須要離開,去一場無懼的冒險。我不知道別人當演員的目的是什麼,但是我的目的很簡單,只是想把這些故事說給很多人聽。如果因為看了我的戲,得到一點支持、一些力量,那就是我最大的快樂。即便自己都顧不好、憂鬱的時候,如果可以鼓勵到任何人,就覺得很幸福,也是我為什麼會持續做這件事情的原因。」

從《最後的詩句》裡的悲劇女主角曉萍、《血觀音》裡那個無情的女人到電視劇《我的男孩》裡的校花,溫貞菱在電影和文學上的底蘊和滿溢的同理心,無疑讓她成了這一代最好的女演員,更是一個擁有無限可能的美麗靈魂。

 

Logo 菱格紋飾邊外套、老虎圖案上衣、花朵拼接及膝裙,all by Gucci。

落肩西裝外套、收腰打褶寬褲,both by 3.1 Philip 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