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金馬55|謝盈萱,在舞台上隱形的人

今年,謝盈萱先以《花甲男孩轉大人》中嗆辣西施史黛西一角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又以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拿下台北電影節影后,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這可不是什麼人品大爆發的強運,而是多年來紮實的努力終於蓄足能量,將她推往該去的地方。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造型/Daisy Hsiao  化妝/瑤瑤 @ 美少女工作室  髮型/EVOL @ Driven. By.

「入圍金馬已經完全超出我對人生的預期了,那是另外一個世界跟另外一個階段。」謝盈萱笑說,自己從小到大發票不會中、抽獎不會中,跟好運沾不上邊,是個臭臉小孩,嘴不甜,沒長輩緣。哪知,命運讓她遇見了「夢幻合作清單」上的徐譽庭和呂蒔媛,更因此遇見了老公跟男人跑掉就算了、身故保險金還留給「小王」(比小三多一根)、根本宇宙無敵大悲劇的怨婦「劉三蓮」。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劉三蓮非常悲傷

這個被丈夫背叛的女人,活成了一隻氣急敗壞的河豚,一被刺激就膨脹成帶刺的球,所有不被愛的難堪委屈嫉恨不甘都是體內的毒。她把給不出去的愛全梭哈在獨子身上,但兒子只看見媽媽的囉嗦神經質死要錢。她在關係中失去自我,擅長情緒勒索,幾乎是女性主義者眼中100%的負面教材。

「很多人跟我說這個角色不討喜。我其實不太懂為什麼。她很真實。看完劇本後,假如我可以自己選擇要演什麼角色,我還是會選劉三蓮,因為她非常地悲傷。終於有一個這樣的角色,可以讓別人看到她為什麼會變成如此討人厭。」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起初她不太敢接,因為對演「媽媽」感到心虛,「你要曾經懷孕過,把小孩生下來,才會知道那是什麼,我會怕自己演不好。」但她又很想挑戰詮釋母親,「我會在意女人在社會裡面的狀態,所以在路上常常會注意各式各樣的女人,尤其成為母親後的女人,我觀察媽媽這種生物很久很久了。」

她像個勤奮的科學家,總是默默蒐集社會培養皿裡的人類數據。「日常生活中每天都在做角色功課。有時候看到一些影片裡面有可使用、特殊的角色,就會把它存下來。就像有時候我跟人家聊天,或聽別人聊天,就會開始模仿對方。或是捷運上聽到有人講話的方式跟我不一樣,就會開始注意他講話的節奏。所以關於媽媽,我也有一個檔案室。」難怪,她的劉三蓮那麼有說服力,足以讓每個青少年三秒內皺眉頭,但又讓每個媽同情地摀心窩。


(《誰先愛上他的》劇照)

縮小自己,是一種內心的強大

北藝大戲劇系畢業後,謝盈萱投身劇場。然而那並不是一個靠熱情跟才華就能吃飽的地方。她也有過打工當 show girl 賺生活費、存簿剩幾千塊的時期。但她甘願熬,等好劇本上門,「要做這個工作,必須苦中作樂,要瞭解什麼對你來講是有趣的。如果今天拿到一個我不認同的角色或故事內容,那就不有趣了。我曾經接過這樣子的戲,演得非常痛苦,每天都在自我質疑,我真的沒有辦法背台詞,一句話都記不下來。所以我很清楚我的體質,我不能做這種事。清楚了之後就是往自己最適合的方向去走。」

2015年的《麻醉風暴》讓她首度入圍金鐘獎,接下來的《荼糜》《花甲男孩轉大人》更讓她收割了一票劇場圈外的粉絲。但她一直很警醒,受歡迎和被看見是種誘惑和考驗,「你還是要清楚自己的本質。因為演員就是演員,你還是要回到自己,然後歸零,才有辦法再去扮演別的角色。如果你被這些標籤給貼住了,要把它撕掉需要花非常非常長的時間。」


(《花甲男孩轉大人》劇照)

舞台上的她,身上自帶一股很難不注目的強大氣場。然而她想要的卻相反,「演員到了一個程度之後,你可以從表演看出一個人的性格。有一些人在舞台上非常展現自己,他要嘛就是很有ego,要不就是自戀,要不就是過度脆弱,因為他沒有辦法有一秒在舞台上不被看到。對我來講,其實真正厲害的是,有時候在舞台上可以隱形,或是不被觀眾注意到演得很好。因為他不需要倚靠這些東西去證明,他可以放手給別人空間發揮。」

是時候豁出去了

她曾在一段專訪中提及,「我不相信只讀一次,我就能知道劇本在幹什麼,所以只要有時間,我就會反覆地看。演那齣戲有多少時間,我就會把功課做到結束為止。」面對媒體訪問,她也會一題一題事先打好答案,而且盡可能做到不重複。十幾年來,是如此一絲不苟地認真,讓她的演員之路走到了這裡。

所以當她說,「我在劉三蓮這個角色身上功夫下最深的地方,就是豁出去了。」你完全懂這句話對一個摩羯座的重量。「如果我每天抱著『一定要演得比上次好』的念頭到現場,這是不對的。我現在每天都告訴自己,要放掉那些事情,要為自己活。如果才30幾歲就開始擔心別人說她是神級的演員所以不能犯錯,我的表演生涯就完蛋了。」「你已經想太多夠久了,現在要做的是沒在怕。」自我喊話完的謝盈萱,彷彿開啟了另一層霸氣。好期待,她會在新世界走到多遠的地方。



【漏網鏡頭…】
Q:媽媽知道你入圍金馬的時候有說什麼嗎?
萱:她就很開心,她的開心是完完全全無法理解我的壓力的那種開心,是「啊~要包場了啦~」這種(笑)。然後,我就會非常地無奈,因為對我來講,是要低調一點。

Q:這種時刻還不忘提醒自己低調,不會對自己太苛刻嗎?
萱:你可以開心在心裡面,可是說實在的,所有獎項、影后每年都會換,那,你如果就這麼把自己看高了,接下來的生活你要怎麼辦?它只是一個肯定跟鼓勵,不應該是一個你無限膨脹的東西。

Q:而且世界上各種影后…你慢慢來。
萱:對,獎項那麼多,走在路上都可以撞到一個影后。你知道台灣女神也很多…

Q:你會不喜歡被叫劇場女神嗎,還是已經接受了?
萱:因為我以前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長得漂亮的女生,所以第一次被叫劇場女神的時候我覺得(高八度)「ㄏㄟˊ~我可以當女神?」哈哈哈哈哈。但後來想想可能人家意思也不是說你長得像女神,還是因為只是記不住名字……

Q:哪是,你在舞台上有一種很強大的氣場!
萱:我真的看不到。就是我也不知道,我很想知道觀眾坐在台下看我演出是什麼樣子。但這是永遠辦不到的,因為不是看影像,這就是最弔詭的地方啊劇場,劇場演員永遠看不到自己的表演。

Q:之後還有回到劇場的計劃嗎?
萱:一直想,我本來只是預計只有今年不接而已,可能還是要等有吸引我的劇本出來。我還蠻開心的一件事情是,如果說這樣子能夠被別人認識,那我再回劇場,希望就可以帶一批未曾看過劇場的人去了解。而且我不是大劇場的路數,一直是比較議題性的中小型劇場,希望讓大家不要恐懼中小型劇場,不是永遠都演讓你看不懂的戲。

 

2019.11.23第56屆金馬獎friDay影音獨家線上直播

fiDay影音金馬獎線上直播官方站:https://video.friday.tw/

金馬獎資訊站:https://video.friday.tw/act/t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