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Official(@marieclairetw) Marie Claire Taiwan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Taiwan 美麗佳人 rss
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昆凌,「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

情人節的紐約,路旁還堆著前幾日的殘雪。我們和來紐約參加 Coach 秋冬大秀的昆凌,相約在 Long Island City 一處充滿時光感的老建築。接下來的四小時,昆凌氣場全開演繹了六套服裝,外國攝影師眼神發亮狂按快門。那一天,我們看見了藏在疊加的所有格底下,這個25歲女孩真正的樣子。有點甜美,有點逞強,有點害羞,有點活潑,真想讓你也看見大寫的她的名字。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Ungano + Agriodimas @ See Management 化妝/人瑋 髮型/Una

「以前我沒有太了解表演是什麼,只覺得壓力好大,很怕自己做不好,拍完隔天會覺得,噢我好像真的不太適合當演員,好想逃跑。」
「一直到《叱吒風雲》跟《天火》,我才感受到表演的好玩之處跟 enjoy,會期待明天怎麼詮釋這場戲,覺得很興奮。」
粉色夢幻皮草外套、荷葉邊雪紡洋裝、厚底短靴,all by Coach。
「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很不像獅子座齁。」
「我覺得我有時好像也有點不太確定,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我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啊,想太多有時候機會就過了。」
格紋襯衫外套、粉色荷葉襯衫、厚底短靴,all by Coach;V領格紋連身褲,Jendes。
「每個決定都是我做的,沒有半點是被逼迫的,所以每一個 moment 我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粉色圓領衛衣、雪紡襯衫,both by Coach。
拼接皮革外套、金屬塗面百摺裙、拼接皮革厚底踝靴,all by Coach。
「其實我以前都覺得爸媽管好多,但後來想想,有一天要放掉我的小孩,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那麼乾脆。」
「我爸當時給了我很足夠的自信,他讓你很確信,再怎樣都還有他在。我希望未來我小孩子也能這樣看我。」
洗舊感寬版針織毛衣、金屬塗面百摺裙,both by Coach。
荷葉邊印花襯衫、雪紡印花長裙、寬背帶皮革包、厚底綁帶踝靴,all by Coach。
1 / 14
「以前我沒有太了解表演是什麼,只覺得壓力好大,很怕自己做不好,拍完隔天會覺得,噢我好像真的不太適合當演員,好想逃跑。」 「一直到《叱吒風雲》跟《天火》,我才感受到表演的好玩之處跟 enjoy,會期待明天怎麼詮釋這場戲,覺得很興奮。」 粉色夢幻皮草外套、荷葉邊雪紡洋裝、厚底短靴,all by Coach。 「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很不像獅子座齁。」 「我覺得我有時好像也有點不太確定,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我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啊,想太多有時候機會就過了。」 格紋襯衫外套、粉色荷葉襯衫、厚底短靴,all by Coach;V領格紋連身褲,Jendes。 「每個決定都是我做的,沒有半點是被逼迫的,所以每一個 moment 我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粉色圓領衛衣、雪紡襯衫,both by Coach。 拼接皮革外套、金屬塗面百摺裙、拼接皮革厚底踝靴,all by Coach。 「其實我以前都覺得爸媽管好多,但後來想想,有一天要放掉我的小孩,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那麼乾脆。」 「我爸當時給了我很足夠的自信,他讓你很確信,再怎樣都還有他在。我希望未來我小孩子也能這樣看我。」 洗舊感寬版針織毛衣、金屬塗面百摺裙,both by Coach。 荷葉邊印花襯衫、雪紡印花長裙、寬背帶皮革包、厚底綁帶踝靴,all by Coach。
「以前我沒有太了解表演是什麼,只覺得壓力好大,很怕自己做不好,拍完隔天會覺得,噢我好像真的不太適合當演員,好想逃跑。」
「一直到《叱吒風雲》跟《天火》,我才感受到表演的好玩之處跟 enjoy,會期待明天怎麼詮釋這場戲,覺得很興奮。」
粉色夢幻皮草外套、荷葉邊雪紡洋裝、厚底短靴,all by Coach。
「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很不像獅子座齁。」
「我覺得我有時好像也有點不太確定,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我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啊,想太多有時候機會就過了。」
格紋襯衫外套、粉色荷葉襯衫、厚底短靴,all by Coach;V領格紋連身褲,Jendes。
「每個決定都是我做的,沒有半點是被逼迫的,所以每一個 moment 我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粉色圓領衛衣、雪紡襯衫,both by Coach。
拼接皮革外套、金屬塗面百摺裙、拼接皮革厚底踝靴,all by Coach。
「其實我以前都覺得爸媽管好多,但後來想想,有一天要放掉我的小孩,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那麼乾脆。」
「我爸當時給了我很足夠的自信,他讓你很確信,再怎樣都還有他在。我希望未來我小孩子也能這樣看我。」
洗舊感寬版針織毛衣、金屬塗面百摺裙,both by Coach。
荷葉邊印花襯衫、雪紡印花長裙、寬背帶皮革包、厚底綁帶踝靴,all by Coach。

有一齣日劇叫《失去名字的女神》,講述幼兒園裡五位「媽媽友」之間勾心鬥角的黑暗面。「媽媽友」指的是日本女性婚後辭去工作成為全職主婦,組成交換情報八卦取暖的小團體。劇中,一位以前當過主管職的媽媽感嘆:婚後自我介紹時變成了「○○的妻子」,在家長群組會被稱呼「○○媽媽」,曾幾何時,失去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在搜尋引擎輸入「昆凌」,會發現幾乎每一筆顯示結果,她的名字前都連著「辣媽」或「嫩妻」。但是,她同時也是擁有個人服裝品牌的 Business woman,也是台灣少數前進好萊塢的女演員,甚至有望在漫威電影《黑寡婦》中軋一角。還記得三年前我們專訪昆凌,當時她剛生完 Hathaway 不久,提起自己將來想演動作片。(同場加映:昆凌,我和我愛的)幾年不見,她在《極智追擊:龍鳳劫》演了女打仔婕婕,在《摩天大樓》演了殺手小夏。今年還會在《叱吒風雲》裡和曹佑寧大飆賽車,在《天火》裡率隊驚險逃難。無論你有沒有看見,她正一筆一劃地,活出自己的名字。

飆風莉莉 vs. 火山蘿拉 

昆凌在《叱吒風雲》裡飾演火爆的賽車手莉莉,「她很逞強,不願意輸給男生,不願意輸給自己。」這個角色的設定來自賽車場上經常被打壓的女性。自1958年義大利車手 Maria Teresa de Filippis 首開先鋒以來,至今只有五名女車手參與過F1正式賽事。「如果有女生站在賽車旁邊,大家會猜是賽車女郎,而不是賽車手。女生在這個運動類別受到歧視,因為他們覺得女生定性不夠,情緒化,膽識不足,沒辦法勝任賽車手的工作。莉莉也是因為不被看好,所以想證明自己。」

本身也是職業車手的導演陳奕先,要求昆凌先從卡丁車練起,「要敢把油門踩到底,確實需要一點勇氣。最快會到時速180,高速過彎蠻可怕的,但越來越上手後就很得意,擠進排行榜超開心,技術指導還問我殺青後要不要加入他們車隊。」她也學了重機,常半夜去河濱公園練習打檔,逼自己催油門不手軟,「你一旦不確定,就駕馭不了重機。」

去年八月一演完飆風莉莉,九月她馬上飛到馬來西亞拍攝《古墓奇兵》導演 Simon West 的災難大片《天火》,飾演研發出火山監測系統的地質學家李曉夢,開啟在藍幕、綠幕前演戲的技能,「那是一種無限的想像空間,我一開始覺得超難,只好靠著看火山圖片想像。但導演會仔細解說,在旁邊製造聲音、風啊,也會真的點燃爆裂物,讓你覺得身歷其境。我覺得是一種挑戰,蠻好玩的。」

《叱吒風雲》首波劇照釋出!昆凌飾演火爆女車手莉莉。(創映電影提供)

動作女星界的地才

動作片演員得花多少心力砥礪自己的身體和意志,才能成就螢幕上的一氣呵成。哪怕只是一套前滾翻、起身、帥氣拔槍的動作,就可以練得你懷疑人生。「演《摩天大樓》是練 Martial Art 最辛苦的時候,因為剛生完小孩,訓練員叫我練習前滾翻跟後滾翻,我做不到前滾翻,當時很錯愕,想說我運動神經應該還可以,為什麼我做不到?教練跟我說,因為你剖腹產,肌肉被切斷了,所以翻不了。我自信心大受打擊,連這個動作我都做不好,還想接什麼武打戲?但我覺得不能輸,一直練一直練,終於在開拍一兩個禮拜前成功前滾翻。」

她笑說自己不是天才,需要後天的練習。無論動作指導安排什麼,勤練到好便是了。「從一開始我的動作很好笑,很像在跳舞,一直到變得有力道,完成一組動作,其實蠻有成就感。有一次武術指導總教練看我做完,直接對導演說:OK來拍吧!我就覺得,訓練那麼久都值得了。」

「以前我沒有太了解表演是什麼,只覺得壓力好大,很怕自己做不好,拍完隔天會覺得,噢我好像真的不太適合當演員,好想逃跑。一直到《叱吒風雲》跟《天火》,我才感受到表演的好玩之處跟 enjoy,會期待明天怎麼詮釋這場戲,覺得很興奮。」因為喜歡 Maggie Q 而愛上演女打仔的昆凌,在一次次的努力裡,收妥屬於演員的成長。

掌握方向盤的快感

昆凌曾經為女兒讀《Goodnight Stories For Rebel Girls》當床邊故事,這本童書結合了60位女性插畫家的作品,介紹了從埃及豔后到馬拉拉等歷史上100位偉大的女性。那她自己有嚮往的女性形象嗎?她想了想,「我之前很崇拜潔西卡艾芭,她從一個演員變成很厲害的企業家,這是完全不同的行業,她要跨出這一步一定得學很多。」

去年六月,昆凌創立了自己的女裝品牌。從申請商標,取名,發想,到學打版,抓尺寸,練習畫專業服裝設計圖,一天到晚在布料質感跟成本間來回糾結,昆凌說自己「注意到很多以前沒注意到的事」,也意外看見自己果斷的一面。「當演員會有一堆人保護你照顧你,但自己出來創業就像開一部自己的車,而且很多人在等你的指示。」目前,創意總監昆凌非常享受自家品牌受人喜愛的成就感,在路上看見穿自家牛仔外套的女孩,還會喜孜孜偷拍留念。(同場加映:完整收藏昆凌時髦品味!前進紐約玩混搭

別讓性別標籤侷限你 

在拍《叱吒風雲》做角色功課的時候,昆凌查到台灣有一位女賽車手「殺手蘭」。「我以前覺得女賽車手就應該有 Tomboy 的感覺,比較man,很 tough,有點像《玩命關頭》裡唐老大的女友。但殺手蘭是一個很 sexy 的車手,她也喜歡 Kitty 貓。塑造莉莉這個角色的時候,導演覺得安全帽要粉紅色,我說為什麼,應該要比較男性化吧?他就給我看幾個德國女賽車手的照片,她們都特愛粉紅色,也擦口紅,刷睫毛膏。我以前覺得女車手照理應該要跟男生一樣,結果這反而是刻板印象。」是啊,現代女性已經不需要為了對抗不平等,刻意陽剛化形象,大可自然地頌揚自己的女性特質。

有些時候,性別刻板印象會在我們腦海潛移默化,讓我們帶著歧視渾然不覺地貼人標籤。因為從小爸媽離婚,昆凌是爸爸帶大的,爸爸帶她去公共場所不放心她獨自去上女廁,所以她直到七、八歲都是上男廁。「他一個男人把我帶大,我相信很辛苦,他總會灌輸我說,為什麼大家都說媽媽很愛小孩?爸爸就不能很愛小孩、付出很多嗎?」當社會頌揚母親的偉大的同時,其實也隱含「小孩等於媽媽的責任」,所以昆凌產後復出時,耳邊也沒少過閒言閒語,有人叫她「生子機器」,有人質問「怎麼不在家顧小孩,你小孩好可憐」。

「每個家庭有每個家庭的顧慮跟討論,我覺得只要是雙方經過討論做出來的決定都是好的。不管男女怎樣選擇,彼此的心理平衡很重要。」至於外人的雜音,那就別理了吧。都什麼年代了,我們對於「男性」和「女性」能做的事情,都可以有更多元的想像。男生也可以當愛喝奶茶愛撒嬌的小公主,女生也可以當又 tough 又 sexy 的賽車手啊!

走一步算一步,也是種勇氣 

21歲結婚,22歲當媽媽。在很多女生眼中,昆凌根本有 guts 到不可思議。她倒不覺得自己有多敢,「可能中西方教育不太一樣,外國通常比較早婚,結完婚也不會影響太大,亞洲文化好像很習慣要犧牲奉獻。所以我也很感謝我的另一半,沒有改變太多我的步調,甚至很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如果能夠重新選擇,還會想那麼早生嗎?她陷入地方媽媽的自我懷疑,「有好有壞欸。好的是,我30幾歲孩子大了,自己還很年輕,可以跟他們當朋友;不好的地方是我現在還是有點小孩子,在處理情緒上可能比較激動,很容易生氣,沒有人家30幾歲那麼穩定,比較愛小孩,比較會陪伴。這點我老公教得比我好,會先緩和小孩的情緒,先講一些別的,等大家都冷靜了,他再跟小孩講剛剛的事。又或是說,20幾歲會不甘心待在家,還有很多世界想闖,但又想要孩子在身邊,所以就帶著他們飛來飛去,一起闖,一起調時差,但有時候想想我真是個自私的媽媽。」

這樣好嗎?我該做嗎?後果會怎樣嗎?人生是無限繁殖的選擇題,昆凌選擇豁達以對,「我覺得我有時好像也有點不太確定,就是走一步算一步。走一走,可以喔,就繼續往前;啊這邊怎麼選,選錯了,可惡,趕快回正。我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啊,想太多有時候機會就過了。」

或許,重點始終不是答案是哪個,而是選了就甘願。就像昆凌的哲學,「每個決定都是我做的,沒有半點是被逼迫的,所以每一個 moment 我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陪小孩就很享受這個 moment,想要時間停在這;拍電影進入角色的時候就很 enjoy;衣服做出來就很有成就感,也有賣不好的時候,但重點是心裡會知道這是我自己選的,失敗了也沒關係。」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很難想像,昆凌剛開始其實是個虎媽,鐵腕管制 Hathaway 的飲食,「以前一定要在家自己做,無油無鹽,用蒸的,不加任何調味料。我媽說小孩會覺得很難吃,我說小孩沒有概念什麼叫好吃,這個她一定可以。我連西瓜汁都不給她喝,因為覺得太甜了。營養師說小孩子只要吃甜食,就會抑制生長激素四個小時,她就四個小時不會長欸,我就覺得 Oh No,不行!她時時刻刻都要給我長。」

讓她解除封鎖的契機是,有一天她在美國看到一個小女孩,背影像極 Hathaway,結果下一秒那孩子突然大嗑薯條,「我內心瞬間崩潰,想說我到底在堅持什麼,吃垃圾食物好像也沒那個嚴重,你看她還不是長得很好,那個結才開始解開。而且兒子很愛吃啊,所以就只好給他吃。」

這大概是二寶媽共同的心路歷程,從什麼都想抓緊,到慢慢調鬆標準,學著放寬心,「最後還得把他們整個人放掉,我覺得這最難。其實我以前都覺得爸媽管好多,但後來想想,有一天要放掉我的小孩,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那麼乾脆。」

放手的練習,有時候也包括忍著等小朋友受傷。「亞洲父母比較容易為了節省麻煩而忽略過程,我知道走這條路不行,你就不要浪費時間,因為他不想讓你吃虧。可是,我想照小時候我爸教我的方式,有些路他明明知道會失敗,但他會陪我走完,再讓我知道這件事失敗了。你可以流淚,可以難過,可以沮喪,沒關係,但我在這。我應該也會這樣陪我的孩子長大。」

感覺得出來,爸爸在昆凌心中的地位非常高,「我爸當時給了我很足夠的自信,他讓你很確信,再怎樣都還有他在。我希望未來我小孩子也能這樣看我,這也是我為什麼常常帶著小孩去工作,因為我想要他們有安全感,才會有自信。不管他們未來想做什麼,一定要相信自己。」

簡簡單單愛 

前陣子在法國,昆凌看到兩個老奶奶。衣著樸素,買書卻毫不手軟,一人花了一兩百歐元結帳。「那一刻我有點被打醒,你評論別人的外表,卻看不見他內在有多豐富。其實人的內在遠比外在重要很多很多。以往的我太 focus 外在,我要長得漂亮,我要被喜歡,從念書的時候就是這樣。現在開始注重內在也不嫌晚,我會好好的補回來。」

或許是這樣的感悟,讓她最近嚮往簡單平靜,「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很不像獅子座齁。」以前戀愛至上時可以轟轟烈烈,但現在都有家庭了,只求現世安穩,能無後顧之憂地去闖事業,「這樣對小孩子也比較穩定,太戲劇性也不太好。我覺得可能我小時候經歷太多父母的 drama 了,覺得現在好好的就好。」

嗯,能簡簡單單愛就好了。不需要一點點社群上的小動靜都被全城熱議。所謂幸福,不就是有個人,陪你一起幼稚,一起騎車,一起看籃球,一起喝珍奶。看他在煮蛋,就直接撈一顆先給更需要蛋白質的兒子吃,留他吃飛醋。還有趁孩子睡了滑滑手機,姊熬得不是夜,是自由。

25歲的獅子座女孩,不怕身上揹負著所有格,也要奮力往更遼闊的地方闖。因為她知道,成為誰的,不一定會等於失去名字。這是女力至上的年代,每個妳,都應該相信那個大寫的自己。


延伸閱讀:

昆凌,「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 昆凌,「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 昆凌,「其實我一直覺得愛情歸於平淡最好,我不喜歡太戲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