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CELEBRITY 名人故事

復古也很時髦!台北潮女 Angie 的音樂迷幻記

美國出生的台灣女孩 Angie 不笑的時候有點霸氣,但一講話眼睛就笑彎成一條線。她的中文不甚流利但語速飛快;她的搶眼風格有點復古有點怪。這個本來在美國音樂圈的女孩,因為聽到了林強的專輯,就此愛上福爾摩沙,還成為落日飛車的美國經紀人。

採訪撰文╱李昭融 攝影╱Manbo Key & Chien-Wen Lin @MW Studio 化妝╱Fran Lin 髮型╱Marvin Lin

在盛夏的中午來到Angie位於台北南區的小房間,躁熱不安的情緒因為她爽朗的笑聲而削減許多,就連她濃濃的美國腔中文聽起來也格外順耳,「就算天氣這麼熱,我還是超愛台灣。」

從小在美國出生的 Angie,大學主修新聞、副修詩集,畢業後,喜歡音樂的她,幸運地在洛杉磯知名的嘻哈音樂廠牌 Stones Throw Records 找到工作,幫團作派對、專輯和行銷。「我剛從北卡來到加州的時候,就是因為這份工作讓我感受到洛杉磯的氣氛,我在那裡學到很多,生活很充實,因為我的心活在音樂裡。」這一待就是四年,但沒料到一個偶然的機會,打亂了 Angie 的人生軌跡,讓她從美國來到亞洲。

愛上林強,愛上台灣

至今三年前,Angie 在洛杉磯聽到一首歌,這首歌用了電影《千禧曼波》舒淇講話的音軌混音。「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立刻發現是台灣口音,然後馬上看了《千禧曼波》。聽到電影一開始的配樂時,我的耳朵就爆了。我自認聽的音樂不少,但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我非常驚訝,這是什麼歌?」

於是她開始瘋狂在網路上搜尋林強和他的音樂,不只是《千禧曼波》原聲帶,還有《電民謠》這樣的專輯。「我聽了這些音樂之後,第一次有了這種感覺,我的心告訴我一定要跟這個人講話,我問了一些音樂人,輾轉找到他的E-mail,請我媽媽把我的話翻譯成中文寫E-mail給他。」

於是Angie開始透過媽媽翻譯,與林強在 Email 上聊音樂,聊作品,甚至人生,甚至還特別為了他從美國飛來台中跟他見面。見了面之後,她想,如果我有一個夢,應該就是搬來台灣跟他合作。但理智的她知道太不切實際,她只來過台灣兩次,甚至連中文也看不懂,於是這個念頭被深埋在心中。

但人生總是充滿無常,去年,Angie的媽媽過世,臨終前她跟Angie說,記得要去作自己喜歡的事。「我跟媽媽的關係以前沒有這麼好,她從來不知道我做的美國嘻哈音樂是什麼,但因為媽媽認識林強,每一封信都是她幫我翻譯的,我感覺到林強讓我們的關係更好,是我們之間的橋梁。她以前就聽林強的〈往前走〉,所以這是第一次懂我在做什麼,第一次感覺我們可以親一點。所以說,來台灣是找林強嗎?其實也是找媽媽吧。也因為林強的音樂,我覺得好像可以愛上台灣。」

電影般的人生挑戰

接下來發生在 Angie 的事情,就好像電影一樣。這個從小到大只來過台灣兩次的女孩,買了機票,搬來台灣,她還不知道要做些什麼,但覺得心底無比踏實,她發了一封 Email 給林強,標題是:『我要搬來台灣了。』於是她真的愛上了這個爸媽年輕時居住的地方,活在一個嶄新的城市裡,她總覺得台灣的牛奶特別甜,狗兒特別可愛,她喜歡隨處可見的小公園,更喜歡街上的「台灣粉紅色(比如說,紅白塑膠袋的顏色)」。來了台灣不到一年,Angie 現在不但已經在與林強策劃新專輯,更成為台灣年輕樂團「落日飛車」的美國經紀人。人生因為《千禧曼波》轉了一個彎,這裡沒有美國獨立樂壇的澎湃經費和派對,但她的心裡很滿足,「我最大的夢是帶林強去美國,他應該要變成台灣的坂本龍一。」Angie這麼說。

我喜歡台灣阿嬤的風格

Angie 從前就特別喜歡二手衣,只不過以前喜歡美國的復古時尚,現在則是愛上了台灣阿嬤的風格,她最喜歡的逛街場所,就是假日的福和橋,在舊衣服堆裡找到有意思的二手衣。「我希望每件衣服都有故事,我穿上二手衣的時候會想像它們以前被誰穿過,它們經過了怎麼樣的年代,感覺到穿上衣服的自己很幸運。」來到台灣之後,她就喜歡上阿嬤的風格,甚至是白冰冰會穿的服裝,然後她會混搭,「感覺上有點 Sexy 但仔細看還是阿嬤。」Angie 笑著說。

從洛杉磯來到台北,崇尚自然,從不穿胸罩的 Angie 把服裝視作自由的表徵。「我每天穿的衣服會根據不同的主題,有點像是用服裝打造的個人日記。」而說到時尚偶像,Angie 說自己的偶像就是阿嬤們,還有一些在跳蚤市場和福和橋下找的老黑膠唱片封面,雖然不知道她們的名字,但每一張的封面的造型都是靈感來源。Angie 從不介意活在過去,她的人生厚度因為來到這個小島迅速累積,她從林強的音樂開始,追尋台灣以前的故事、音樂和人。「我永遠熱愛過去勝於當下,我追以前的事物,從那些被遺忘的、甚至是被忽略的故事,總是可以找到更多靈感創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