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mc愛音樂

【焦點人物】蔡健雅,冷酷異境的溫柔實驗

Tanya 蔡健雅帶著全新專輯《失語者》回歸!你以為她總擁著吉他低吟撫慰人心的小情歌,但這次,她有點電子,有點冷酷,以前所未見的開闊風貌探討人心底層的疏離斷裂,希冀以這場溫柔的實驗擄獲更多被科技豢養的耳朵。

採訪撰文/林侑青  攝影/Hedy Chang  造型/蕭景引  化妝/陳佳惠@妝顏造型工作室 髮型/Rebecca@Cubex  服裝助理/張小襪

這幾年我感受到整個大環境越來越電子、科技化,但人與人之間反而忘了怎麼彼此感受、溝通,鎖在電腦、手機螢幕後面,似乎能快速碰觸到很多東西,實際上越來越寂寞。我看過一位攝影師的作品,他拍一對躺在床上的情侶,他們不擁抱,反而背對背各自滑手機,攝影師把手機從畫面修掉,你會驚覺這兩人的關係好空白。

從零開始的挑戰

社會變得如此疏離,我聽不到溫暖,以前刷一把吉他感覺就對了,但這次寫歌完全聽不到這些聲音,於是我思考要怎樣設計一種音樂型態來反映這種繁複嘈雜的大環境。這張專輯加入了比較實驗性的 electronica 元素,這不是我熟悉的風格,我彷彿回到學生的狀態,一切從零開始,甚至上網邊看邊學軟體,設計一些電子雜音、干擾的東西加入編曲。

可能有人一聽會想說,「蔡健雅發生什麼事?這什麼東西?」但我希望這樣的轉變能帶給大家很大的驚喜。我找來很多新的編曲人,不對又再換、再換、再換,換的當下像被打回原點,想自己編又不會,明明是音樂人,突然間覺得自己做不到,不知道怎麼做這些東西,那種挫折、焦慮的過程真的很累很崩潰,但就是豁出去想做一張不一樣的專輯。


(圖片/《失語者》專輯封面,亞神音樂)

勇敢轉彎的必要

這幾年我有一種責任感,身為音樂人我要做的音樂到底是什麼?音樂應該發自內心,不是市場告訴你要做什麼樣的音樂,大家都在重複同樣的 formula。我們這個年代的音樂人碰到最大的考驗是,該有的音樂都已經存在了,能 recycle 的音樂都做了,還可以做什麼?

我覺得,你必須為你的音樂負責,必須開始走、開始跑、跌倒、跳躍,去做一個很突兀很突然的嘗試,才會讓自己被刺激而不是麻木。安全的音樂做多了有天一定會麻木,那做了就沒有意義。所以這張專輯對我很重要,考驗我在「什麼都有了」的狀態下怎樣再創新,越困難我越想做,有天甚至熬夜編曲,開門一看早上10點,想說「哇蔡健雅你真的很拼!」就是想一直挖一直挖,堅持鑽牛角尖直到做出來為止。

擁抱堅強與脆弱

現代人內心的寂寞別人是看不見的,社交媒體上大家都在炫耀、比較、批評,底下孳生的孤寂、脆弱跟嫉妒一直在燃燒。以前旅行大家過馬路會視線交錯,現在搭地鐵都低頭,沒人想看彼此,我不希望在這種不真實的狀態下談戀愛,寧可先往內跟自己相處。對於愛情我的心是打開的,有人來就來啊!但在那之前我會先過充實的生活,至少先取悅自己,讓自己變得很厲害,做想做的事情,享受這個過程,變成你理想中的女人,而不是別人幫你定義的樣子。

我從小很boy,也不覺得自己漂亮,看自己以前的照片會吶喊「Oh my God!請把我埋在地裡面」,會覺得穿裙子、高跟鞋很彆扭,甚至會很看不起。以前我沒辦法把頭髮梳到後面,會害怕想遮掩,追根究柢是因為我長期否定自己「女人」那部分,要很努力才能勇敢找回來。我花了很多年才敢擦紅色口紅,當我發現終於擦上之後,我真的很喜歡,這是我變成女人的里程碑,因為這時候已經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你。現在的我擁抱自己的兩面,做音樂時很man,突然要在鏡頭前擺姿勢也行,我很喜歡這樣的自己。


《失語者》 11/13 正式發行
前所未見的Tanya!首波主打《異類的同類》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