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劉以豪 韓系靦腆男孩

很難不注意到這一年來以豪的搶眼表現,從打開廣泛知名度的《我可能不會愛你》美男一角,到《沒有名字的甜點店》和《我愛你愛你愛我》,已經成為獨挑大粱的偶像劇男一。模特兒高瘦身材、宛如韓國男星的長相,以及甜死人不償命的招牌笑容,臉書粉絲數已經超過17萬人次的劉以豪,人氣持續直線上升。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林智強  攝影/Ming-Shih Chiang  妝髮/Manda(劉以豪)

他一進攝影棚就笑得燦爛,頂著招牌花椰菜頭,穿著簡單卻時髦的背心、漁夫帽和休閒褲,一派輕鬆,開開心心地與所有人大聲 Say Hi,招牌的瞇瞇眼在打招呼同時不自覺放電。

很難不注意到這一年來以豪的搶眼表現,從打開廣泛知名度的《我可能不會愛你》美男一角,到《沒有名字的甜點店》和《我愛你愛你愛我》,已經成為獨挑大粱的偶像劇男一。模特兒高瘦身材、宛如韓國男星的長相,以及甜死人不償命的招牌笑容,臉書粉絲數已經超過17萬人次的劉以豪,人氣持續直線上升。

►【獨家專訪】倪安東 美聲混血王子

學習如何當藝人
從模特兒大賽出道的以豪,進入演藝圈完全是誤打誤撞,在不知情之下被朋友報名參賽,莫名其妙得到名次後,就這樣簽下合約。原本的計畫是到後製或動畫公司,默默當個幕後工作者的他,也因為進了演藝圈人生大轉彎。而本來只是替服裝品牌走秀的模特兒,也因為接演《我可能不會愛你》,讓知名度極速攀高。「其實直到如今,我都感覺很不踏實,每天都在戰戰兢兢地學習,因為太幸運了。」而這兩年來的工作經驗累積,也讓他常有喘不過氣的感覺,「當初有個美男喝醉的場面,那是我第一次演出這麼吃重的戲份,跟劇組的人還不熟的狀態下就要完全放開情緒。那場戲我很緊張,根本忘了要連戲,下戲後還打給經紀人,想說自己怎麼會進這一行。」

敏感的靈魂
幸好,好人緣的以豪很受導演和同戲演員喜愛,因此這低潮期也去得快,緊接著幾部挑大樑的戲都以「陽光」和「療癒」這樣的設定為大宗,可是真正的他真如螢光幕上看起來如此開朗?「其實我的個性很兩極,一般的時候很陽光,喜歡戶外運動和到處旅遊,也會跟朋友打打鬧鬧。但也會感到週期性憂鬱,因為我的個性滿多愁善感,很容易感覺到別人不好的情緒。有時候太敏感,在片場導演一個眼神,我就會有所擔憂,但其實時常是自己想太多。」

看似開朗,但其實小糾結很多的以豪,笑說自己在感情上也比較情緒化,但突然成為少女殺手,又當上偶像劇男主角,拍戲加上輕晨電的練團太忙,對感情這塊,他現在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最近比較空閒的時候,才突然驚覺感情這塊已經停擺很久了。但現在的我也不敢去接觸,不知道大家怎麼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拍戲的狀態下顧好感情,很多時候的確是想太多了。」

雖然目前刻意把感情看淡,以豪當然還是會對感情有憧憬,對他而言,古靈精怪、活潑、善解人意是理想女友的必要條件,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跟家人相處融洽。「因為我跟家人關係很緊密,所以這是必要條件。在外表上其實很看感覺,算是比較欣賞文藝、氣質型的女生,偶爾辣可以,但是每天假睫毛和熱褲真的沒辦法。我覺得有夢想,獨當一面的女生也很有魅力,很多女生每天的生活只侷限在手機螢幕,實在很可惜。」

成名後壓力
突如其來的名氣,讓大男孩以豪的確有點難以兼顧,「之前我的臉書很直接,想說什麼就說,因為那時候只有500個人,但現在已經快17萬了,所以要盡量說正面的言論,畢竟是公眾人物呀。」現在的他,想在台灣好好休個假,儼然已成夢想,所以之前跟同劇日本演員 Yuki 計畫的出遊,也從翡翠灣變成馬來西亞沙巴,「有時候會感嘆自己私生活被侵擾,但也是沒辦法的事,直到現在還在努力適應中。」

不過也因為工作的關係,他終於去到巴黎,而且還去了兩次,「本來是想帶爸媽去的,沒想到自己先去了,巴黎是個很美的城市,到處都是歐式的傳統建築。」而在巴黎的美好體驗後,以豪現在只想揹個背包就去吳哥窟探險,或是到日本長時間的自由行,「我想暫時擺脫台灣的身分,把手機扔掉,假裝自己是學生,每天悠閒地騎腳踏車上學,我想,那樣的我,應該會更有療癒力吧。」

 

劉以豪快問快答

很多師奶們很喜歡你,你會介意姊弟戀嗎?
年齡只是人類自己設定出來的規矩,我一點也不介意姊弟戀,很多時候成熟一點的姐姐反而更有魅力。

你最怕哪種類型的女生?
我其實很怕…太主動的女生。她們情緒太滿的時候接近我,就會想要倒退兩步。

最能夠讓你放鬆的地點是?
我喜歡我家樓上的露台,常請朋友來家裡喝酒,那邊氣氛很好,感覺什麼不好的挫折都會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