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蔡依林 快樂才是正經事 (上)

潛入她飯店的房間,跟著她在初秋的首爾散步,聽她談人生中的第一次。這是天后生涯的第15年,蔡依林開始練習「不在意」,也練習玩得更放肆,因為她相信這將是人類遇到最精采的未來。
採訪撰文/Anais Y. 造型/蕭景引 攝影/陳明聖
化妝/簡淑玲 髮型/Johnny Ho @ 
 
潛入她飯店的房間,跟著她在初秋的首爾散步,聽她談人生中的第一次。這是天后生涯的第15年,蔡依林開始練習「不在意」,也練習玩得更放肆,因為她相信這將是人類遇到最精采的未來。 

在首爾迎接蔡依林的這一天,入秋的陽光和煦,微風徐徐,葉梢含蓄地染上些黃。約莫11點半,我戴上一副墨鏡,神態自若地潛在一群韓客、陸客之中等待她的到來,估計要在她到的時候,能精準地奉上剛 Check in 的房間鑰匙。
 
坐在一旁不過六個月大的韓國小娃兒不斷蠕動,不安分地東望西望,這焦躁的情緒,一路傳染至抱著她的媽媽,再繼續水平傳染到我身上。直至飯店桌上那張預算表不停地抖動,像是示威般強調自己的存在,拿下墨鏡,我才發現,紙張底下手機閃著 What’s app 訊息:「我們要到了,我們要到了,你在哪裡?」「我在大廳,戴墨鏡的那個,你今天穿什麼?」
 
轉過身來,她已經站在我身後,穿著丹寧襯衫跟 Skinny 長褲,沒戴墨鏡,容光煥發,根本不像是6點起床,坐了早晨9點班機的人。此時,蔡依林已經蓄勢待發地準備將行李一放,下午就要立馬轉戰新沙洞逛街,分秒不願浪費。
 
無縫接軌的人生
翌日晨間8:30再見,蔡依林已經是完妝狀態。我們懷抱著類狗仔的心情,進入她下榻的房間。環顧四周,這是一間有小客廳的行政房,茶水桌上放有一個小型電鍋,據助理說,她會自備冷凍包的雞湯,每日加熱進補。一旁的餐車,有一盤吃剩的早餐,裡面是剩下的培根與炒蛋,刀叉整齊地擺在白盤上。是「一」副刀叉。沒有男人襯衫。不過,房門是緊鎖的,沒有人知道一道房門之外是否就躺了我們想知道的真相。
 
不過,從進入房間,到將衣服一字排開整理,到她說:「來吧,那我們先來採訪」,一共只有7分鐘的時間。其他女人家往往最少都花了120分鐘化妝,再好整以暇地玩一下手機,慵懶緩慢甦醒;但,我從來沒看過一個藝人把自己逼得這麼緊,緊到像是要天和地、點與線,都要能無縫接軌。嚴格說起來,這是一種隱性的軍 式化管理,因為蔡依林本人根本沒有一秒摸魚偷懶傻笑玩指甲,那我們也只好把什麼蛋糕拿鐵放一邊,逼著自己全心全意投入在工作上。
 
在我們做第一段採訪時,蔡依林緩緩拿出自備的迷你旅行用音響,喇叭裡傳出的是鋼琴大師菲立普葛拉斯的專輯《Glassworks》,空氣中瀰漫一種摸不透的玄。
 
這女孩柔軟地看了《生命中美好的缺憾》而大哭,卻又剛硬得不容得自己浪費一秒休息;明明貴為流行界天后,卻喜歡在早晨聆聽琴音;在微博有近3,300萬個粉絲,卻喜歡跑去最多人的東大門、明洞逛街,或者為了有更好的舞台表現,跟一群不相識的劇團朋友一塊上表演。
 
天后,也許是我們給她的稱謂;15年,是這稱謂足以熟成且神聖不可動搖的時間。但是在首爾,她是蔡依林,花了110%的力氣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工作以後,繼續 Play Hard 直至午夜的女孩。於是她吃起冰淇淋,帶著我們在巷弄走,也跟我們聊起15年來的許多第一次……。
 

【獨家專訪】蔡依林 快樂才是正經事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