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獨家專訪】周杰倫,王的柔軟面

翻開過往報導,拉下滑鼠,眾人皆指周杰倫是王,是統君的將領,為了捍衛身後的人和大業,他自有其不可卸下的防備與天生野心;然而親人、兄弟、愛人是王的軟肋,使百鍊成鋼的冑甲與鋼硬也化為繞指柔。
採訪撰文/徐嘉偉、攝影/Liang Su、造型/關婷玉、化妝/杜國璋、髮型/Emily

翻開過往報導,拉下滑鼠,眾人皆指周杰倫是王,是統君的將領,為了捍衛身後的人和大業,他自有其不可卸下的防備與天生野心;然而親人、兄弟、愛人是王的軟肋,使百鍊成鋼的冑甲與鋼硬也化為繞指柔。
 
第一次訪問周杰倫,聽說,他很親切,會端著葡萄問工作人員:「真的很甜要不要吃一個?」,會在訪談中變魔術,很會說笑話,訪問者一點也不必緊張。但他也有板起臉孔的時候,那是私人領域遭踐踏,身邊的人因為他發生不必要的困擾時,他毫不留情收起親近人的一面,這些「聽說」加深了我心中的忐忑和緊張,深怕不注意踏到王的地雷,粉身碎骨。
 
終於,周杰倫在一行人簇擁下出現,沒有太多笑容,只有精準的溝通過程,緊張感充斥在空氣中,冰冷的像貼在臉上般真實。拍照很快結束,在經紀人帶領下到了杰倫休息的房間,純白的門虛掩著,擦擦手上的汗,我見識到了王的柔軟。
 
挺兄弟,是一種很爽的事
「咦?以前沒見過你。」這是周杰倫見到我的第一句話,他記得每個訪問過自己的人,別人對他的好也點滴不忘。杰倫是獨子,在單親家庭中長大,回想過程其實是孤單的,直到開始寫歌才開始有比較多朋友,感受到被照顧,「還沒有成為藝人的時候,我躲在幕後工作,那時感覺很知足,把音樂當作一種工作,也不覺得辛苦。我很享受當時跟憲哥吳宗憲他們一起工作的感覺,工作結束之後我們會一起吃飯,每次都很期待,我的期待不是音樂被採用,而是他的評價。有時候他聽都沒聽就拉我一起吃飯,好像大哥帶著一個小朋友。」
 
最近他帶著阿KEN及舞蹈老師雪糕 、小麥組成男孩團體「CUG嘻遊記」,他笑說,受到憲哥影響,養成了他照顧後輩的性格,一路上提攜了許多新人,「新人時受到很多大哥照顧,我要唱歌表演沒衣服,沒治裝費,咻比嘟嘩就會借我衣服,在憲哥身上我看到這種兄弟間的情誼,一直到已經有公司我還是保持這樣的態度。阿KEN他們宣傳的衣服都是我的衣服,我去服裝間幫他們找,帶他們去香港拍MV,這種挺兄弟的感覺我很喜歡。為朋友做這些事是很快樂的,甚至多過於幫自己寫歌,也多過於自己一人做音樂。」
 
回想那段蹲在錄音室埋首作音樂的日子,周杰倫不覺得特別苦,而是珍惜那時陪在身邊的人,尤其是每張專輯必有的方文山,「我跟方文山也是從那時開始合作,以前有人會想『條件式』地用我的歌,比如說,用我的曲不用他的詞,但我覺得我們相依為命,有革命情感,如果你不用他的,那就都不要用。挺兄弟,其實是件很爽的事。」
 
幽默像雞排飯加蛋
周杰倫出道以來發了13張專輯,打破華語歌壇許多框架,將華流音樂拉到新的高度,他的饒舌用輕鬆詼諧取代惡言怒罵,可貴的是許多歌曲更是有意識地傳達正面意義,「我沒出道之前寫了〈蝸牛〉,後來這首歌因為勵志變成國小教材,傳唱度很高,才發現我大概有這樣的影響力,自覺該做點什麼。」
 
不僅如此,他的周式幽默更見於每張作品,新專輯《哎呦,不錯哦》靈感就是來自他的口頭禪,主打歌中也有許多讓人發噱的歌詞,「這次特別寫了一首復古風的〈鞋子特大號〉,是一首嘻哈饒舌的歌曲,歌詞非常豐富有趣,有卓別林式的幽默,希望大家聽我的歌可以越聽越開心!幽默的歌詞或音樂就像雞排飯加個蛋,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以前會惡搞,喜歡在反差的音樂裡面找到幽默感,引起歌迷的共鳴,唱歌就是要好玩啊,我覺得我骨子裡是個諧星,雖然表面沒有表現出來,但出現在我的音樂裡。」
 
第一不再重要
出道後短短4年,周杰倫歌唱事業已如日中天,那時他開始接觸電影,起初有人說他不適合演戲,但他演戲演到獲獎。推出自導自演電影《不能說的秘密》時沒什麼人看好,卻一路紅到韓國,直到現在許多韓流明星最有印象的華語電影還是這部。
 
「當導演的想法從拍MV開始,覺得有趣,很有成就感,慢慢地想要拍電影,剛好有人想要投資,我就立刻投入,拼命拍《不能說的秘密》,快把自己累死,好險效果不錯,之後接著拍了幾部,但現在,覺得還是拍拍MV就好。因為電影市場的口味很難拿捏,我對音樂還是比較有把握,像之前拍了歌舞電影《天台》,原本預期表現會不錯,後來卻有些差強人意。所以,目前戲劇重心還是放在拍戲,導演有過到癮就好。」
 
周杰倫在音樂上的天賦與直覺異於常人,不過他的競爭心與野心才是稱王的重要關鍵,他喜歡當第一,嘗試沒人做過的事,甚至希望將華人的音樂推入歐美市場,「戲劇作品裡我最喜歡《不能說的秘密》,它在很多韓流的藝人心裡留下印象,說明了那部戲的成功,不過這是種很複雜的感覺,我是個歌手,但第一個讓國外藝人喜歡的作品,卻不是我的音樂。我還是希望能用音樂開拓不同的市場,不用透過英文,用中文歌打進歐美的市場,雖然真的很難,但還是有機會,〈雙截棍〉就曾經受到歐美音樂市場注意。有朝一日希望能讓全世界知道周杰倫的音樂。」
 
隨著時空轉換,周杰倫的心境也有了不同,「以前口頭禪就是屌,什麼都要最屌,從第一張專輯開始,我覺得要做就一定要成功,這樣好勝的態度,我還是沒有改變的,一定要不一樣。以前不能接受輸,現在不同了,輸了沒關係。但我這個人不認輸,我可以接受這遊戲輸了,譬如說頒獎典禮,就像參加一場比賽,輸了再來一次就好,這幾年,學會接受失敗應該是我最大的轉變。」
 
最重要的女人
周杰倫的專輯和歌曲很多都與母親葉惠美有關,一路上媽媽在周杰倫的身邊支持他,看見並相信他的才華,她的不放棄成就了今日的杰倫,「媽媽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角色,當個單親媽媽很辛苦,應該是說,通常在這樣的家庭,你跟誰住就會比較心疼誰,我覺得她跟我外婆一樣,在我生命當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才會常常在演唱會、記者會、歌裡面,提到她感謝她。我不是個很肉麻的人,不太會說『媽媽我愛你』。」
 
談起母親,杰倫笑說他們的感情不像一般母子,有時像姊弟,不高興時還會冷戰,「我們的關係很親,很多時候像朋友,她雖然是老師,但不是很保守的那種。」
 
「我常常覺得媽媽比我有幽默感。記得有一次我們冷戰,但是我們個性都好強沒人願意先低頭。之後,她去吃飯,飯後她打電話給我說,『兒子,來買單』也沒問我要不要吃喔,就叫我過去買單,那時我就懂她的意思了,做了一個台階讓我下,還蠻幽默的,讓我印象很深。」
 
「她」的面前
訪談前一天,杰倫剛從西塘拍攝完MV回來,除了準備專輯,也即將參與好萊塢電影《出神入化2》演出,而更重要的,他將與另一位女子步入禮堂完成終生大事,也許在有些人眼裡有些突然,不過成家立業本來就是他的人生計畫,只是時機到了,「結婚這想法其實一直都在我心裡,我以前計畫二十幾歲應該就要成家,現在36歲了,老實說已經算是晚婚。以前大家好像都覺得結婚不能公開,會影響演藝事業,要偷偷摸摸很神秘,不過我感覺演藝圈好像變天了,漸漸可以接受藝人結婚,結婚還是可以當藝人啊,對吧!」
 
鮮少談論感情的杰倫,也許是喜事將近,近來在網路上大方公開與「她」的合照,而她上節目時也透露許多與「周周」間的趣事,兩人私底下的互動讓人覺得甜蜜,「平時在大家面前我比較表現出硬漢的形象,不過該體貼的時候我會體貼,我有很多面,體貼我比較不會表現給大家看,私底下留給那個特別的人。男人強硬的一面,應該要展現在保護女人上。」
 
訪談時的周杰倫幽默風趣,時而露出害羞的神情,談起作弄媽媽的趣事時又笑得狡黠,問他還記不記得自己剛出道的樣子,「我其實有點忘記我以前的樣子,有時候會回去看以前的自己,反而覺得那時的我蠻幽默,常常冷不防蹦出一些話,把大家逗笑,現在想想發現很多別人認為的轉變以前好像就有了。」當天他也拿拍照用的製風機作弄工作人員,調皮得像個大男孩。
 
一路上,男孩已經成長為男人,那些聽說是真是假已不值得追究,眼前這位對兄弟有情義,愛護親人與愛人的周杰倫,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