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真心話老實說』韓國的犯罪電影,台灣學得了嗎?

我在很早開始接觸韓國電影時,便訝異他們可以利用小成本創造出極大的效益,相較于台灣電影產業大多數只求一時的商業利益,韓國電影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當然,台灣仍是有許多知名導演的作品始終優秀,且導戲功力甚至大勝內地許多導演,但我們得承認,台灣觀眾大多數對於文藝電影都不是很買單,這樣的連鎖效應造成大家一股腦跟風地拍些過目即忘、個性不鮮明的作品。

「編輯聊天室」顧名思義就是M編們的有感而發,也許是看了一部電影、讀了一段台詞,甚至是吐嘈般的實話實說,身為每位女性讀者的文字好朋友,且深信文字深具重量的理念,在這裡開闢一個結合影評、樂評、勵志、深思的小天地,編輯聊天室將不定時新增。

撰文/ 瑞希  PHOTO/劇照

我在很早開始接觸韓國電影時,便訝異他們可以利用小成本創造出極大的效益,相較于台灣電影產業大多數只求一時的商業利益,韓國電影有許多值得學習的地方。當然,台灣仍是有許多知名導演的作品始終優秀,且導戲功力甚至大勝內地許多導演,但我們得承認,台灣觀眾大多數對於文藝電影都不是很買單,這樣的連鎖效應造成大家一股腦跟風地拍些過目即忘、個性不鮮明的作品。

文藝電影難道就是很無聊嗎?今天想帶大家一同認識韓國的犯罪電影,觀察他們在拿捏文藝與商業的界限上,到底有多少地方是台灣可以去學習的地方。

 

根據Hyangjin Lee在《南韓:全球舞台上的電影》一書中說道,韓國在80-90年代因為推行南韓民主化運動,使得導演們電影的取材開始偏向殖民歷史、以及人們在面臨現代化的過程中所發生的轉變,這些題材聽起來很像是藝術電影會拍的東西,不過南韓將這些題材充分融入好萊塢的電影語言,卻仍不忘南韓在地的風味。

我就拿知名犯罪片《原罪犯》來講,第一幕鏡頭,從一隻手握住領帶的特寫,逐漸拉到男主角猙獰的臉龐,高對比的映光、迫人的配樂,緊接著拉到另外一位跳樓者,短短幾秒除了直接的戲劇張力外,也交代了基本場景,這種「直接無保留」的拍攝手法像極了好萊塢,可是我們又可以在台詞中處處可見道地的東方思想:隱晦、保留,甚至帶一點點酸楚的況味。

 

模仿好萊塢拍攝手法沒什麼不對,重點是要在電影中找出自己的個性,在我看來南韓大多數犯罪電影都有做到這點,例如《鎔爐》、《看見魔鬼》、《殺人回憶》《追擊者》等等。

 

多數犯罪電影幾乎都很出彩,所以我接下來要介紹的韓國犯罪片《盲証》算是裏頭最不出色的,在韓國評價也很兩極 (不過金河娜有拿最佳女主角獎),當看完《盲証》後,我下意識的感想竟是「如果拍成這樣,還被南韓人民覺得普通?那麼代表韓國的犯罪片水準真的比我想像的更厲害…」

對我來說,《盲証》依舊十分精彩,整個故事的確沒新意,而且懸疑、驚悚程度在韓國也只能算小兒科級,甚至導盲犬那段更是極為煽情,不過驚悚的外衣下仍舊不脫韓國犯罪電影大多數所關注的宗旨,那就是對社會弱勢群體,尤其是殘疾人的關注。

剛剛我上面提到的六部韓國電影,就有一半都是關於弱勢族群,另外一半則是緊扣社會問題如亂倫、霸凌等等,他們用觀眾喜聞樂見的方式表達對社會的關注,議題雖然敏感,卻也滿足觀眾獵奇的心理,這或許是韓國電影業繁榮的原因之一吧,不過這類電影品種,其實成本不需要太多,照理來說台灣能做到不是難事,或許最重要的,還是劇本人才的從缺吧?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