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楊丞琳 我愛上了生活

那個沒有安全感的小女孩,或許會永遠住在楊丞琳的心底;那位完美主義小姐,也會是她個性裡的一部分。但現在,她選擇放慢腳步,恣意享受生活的甜蜜。

採訪撰文/李昭融  服裝造型/蕭景引  攝影/江名仕  髮型/Rick Lin@ Zoom Hair  化妝/陳詩晴

那個沒有安全感的小女孩,或許會永遠住在楊丞琳的心底;那位完美主義小姐,也會是她個性裡的一部分。但現在,她選擇放慢腳步,恣意享受生活的甜蜜。


一望無際的廣闊沙漠、烈日下的燦爛照耀、巨大而澎湃的風力發電,映襯著遠方宛如藝術家 Ed Ruscha 畫筆下的藍色山脈,描繪出一幅最具美國風貌的加州風情畫。棕櫚泉(Palm Spring),以沙漠綠洲聞名,距離洛杉磯車程約三個小時。一路從洛杉磯往南開,沿路的景致從城市到荒漠,從繁華到寂寥,從平順的公路滑進顛簸的石子路,坐在車上,我們宛如掉進了傑克‧凱魯亞克撰寫的《在路上》。


在加州的公路漂泊,恣意流浪,讓年輕的枝枒在這塊美好的土地滋養綻放。當然,五○年代的波普爵士樂此時換了聲調,丞琳的情歌在此隨風飄盪。

我們在遺世獨立的風車底下拍攝,丞琳的髮被風吹得迷亂,風飛起來的砂礫讓她幾乎睜不開雙眼,瘦小的她還得倚靠在復古車邊,才能站穩腳步。「沒關係,不用顧慮我,我還可以再繼續拍。」她細緻的臉孔閃過堅決的神情,在那瞬間,我看到了專屬於這位影歌雙棲天后的敬業,與她一直以來堅信的完美主義。


曬太陽是一種奢侈

傑克‧凱魯亞克筆下的人物,在未知的旅程中尋求精神面的理想,用漫漫長路做為悠遠而深長的暗喻。不過丞琳似乎正巧相反,她的世界清晰明確,沒有灰色地帶。不特別喜歡驚喜,做事稜角分明,喜歡在熟悉的環境下,作著讓自己感覺舒適的事情。旅行這件事,對她而言,就與一般人的想法有著極大差異。「其實我一直都喜歡有計畫、一陳不變的旅行。到熟悉的城市或國家,心裡感覺比較踏實,不會有這麼多壓力。旅行對我而言,就是消除日常生活的壓力,享受美食放縱。」

初次來到加州棕櫚泉,丞琳最大的收穫居然意外地是時差。從第一天下飛機,到最後一天離開,丞琳每天都在奇怪的時間醒著,奇怪的時間睡著,回到台灣後也是如此。「我有好一陣子都是維持早起的狀態,以前是夜貓族,但因為這次的旅行,發現早起可以很有效率,感覺一天的時間變多了,是意想不到的收穫。」

或許很多人難以想像,對丞琳而言,在去看秀的空檔裡,有時間在飯店曬太陽,就已經是生活上的奢侈;在遙遠的加州找到一家道地而美味的泰國料理,就已經是旅行裡的最大幸福。



隨遇而安的境界

在出國看秀的幾天後,正好是她的31歲生日。她今年許的願望很踏實─希望自己快樂。「我30歲的時候很徬徨,其實大概從29歲之後,就有一種不安定的感覺,我對這種感覺很惶恐,問了好幾個差不多年紀的人,十個有八個都是這樣的狀態。但現在感覺好多了,不是說過了一年就不徬徨,而是至少明瞭隨遇而安的境界。」

以前那個工作上被稱為拚命三郎的丞琳變了,她了解到要跟著自己的感覺走,不要被外界的期待趕著跑。以前的她總心急太久沒有作品問世,太久沒有帶給觀眾或聽眾挑戰,但現在對於演藝事業,她看得更為淡然。「如果沒有自己想要的、渴望挑戰的作品,可以充實別的事;我每天過生活,也是增添更多生活樂趣。心態比較穩定的同時,也會變得比以前膽小,因為不想給自己太多壓力。」她接著繼續說:「徬徨的時期,心裡已經夠慌張了。好不容易調適完,只需要慢慢地找出自己更想做的事情,不需要逼自己往哪邊走,而是去摸索、去感覺,相信以這樣的步調,答案自然會出來。」



其實這樣的「舒適狀態」,源自於丞琳前幾年的身體不適。大概兩年前左右,她的身體出了問題。或許因為長時間不固定的工作,或是不可知的因素,她的身體狀態變得很差,甚至連吃藥時都得搭配抗生素。「雖然用抗生素把壞菌給殺了,但同時也殺光了身體的好菌,身體變得很弱。」或許因為過去累積太多疲憊和負面能量,趁她沒這麼忙的時候,一次湧上來,一再看醫生打針吃藥,後來發現都沒有用。是從這個時間點開始,丞琳才開始知道要善待身體,不要讓自己的熱愛的工作,成為壓垮她的罪魁禍首。從不妥協的完美主義小姐,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臣服於生活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