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顏值女王謝欣穎的坎城冒險

從默默無名的模特兒到參與坎城影展的搶眼甜姐兒。本月有兩部新片上映的謝欣穎,絕對值得你關注!

從默默無名的模特兒到參與坎城影展的搶眼甜姐兒。謝欣穎沒被這圈子的絢爛迷失了方向,她在30歲之際,決心挑戰人生的另一番風景。

採訪撰文/李昭融  造型/林智強  攝影/Hedy Chang  化妝/美少女工作室瑋瑋  髮型/Joann@ Eros

今年五月,隨著電影《刺客聶隱娘》,她跟侯導與舒淇、許方宜一同踏上坎城的土地,見證了侯導拿下最佳導演獎的瞬間。身為侯導三三電影製作公司的一員,在其他同事忙著焦頭爛額,同劇演員又分別忙於自己的團隊時,坎城那十天,無疑是一次新鮮的體驗;這出乎意料的空暇時間,讓她對人生、工作有了新的想法。「這次去坎城覺得自己在那樣的場合裡好渺小,出了台灣,我才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不管做了多少努力,當你離開舒適圈時,一切從零開始。」

坎城初體驗,讓欣穎有了自我反省的機會,「當我一個人在異鄉遊盪時,我會感覺到不安和害怕,這才發現應該要再勇敢一點、眼光應該再放遠一點,而不是一直在台灣安逸的生活。」

瑚姬的挑戰

即將在本月底上映的《刺客聶隱娘》,前前後後、斷斷續續花了兩年的時間拍攝。雖然欣穎飾演的瑚姬戲份不多,但她的一顰一笑、搶眼的服裝造型和細膩的表情演出,都讓她成了這沉靜電影裡的亮點。「因為拍攝時間很長,所以殺青的時候,覺得自己好像做完一個偉大的工程,當然我只是裡面的一小顆螺絲釘,但感覺還是很不一樣。」欣穎也坦言這回與侯導合作,相較以往更為緊繃,「他用時間來磨一部戲,把演員丟到陌生的空間裡,用時間讓你瞭解故事。因為沒有標準答案,所以中間當然有撞牆期,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抓到侯導想要的感覺。」

欣穎在《刺客聶隱娘》裡飾演張震的愛妾瑚姬,她是個愛跳舞的女人,只要跳舞就能感到自由,可她後來嫁給了漢人,華麗的宮殿就像座漂亮的鳥籠,拘束了她對生活嚮往的一竊。「其實我覺得侯導是因為這個設定,才邀請我來演。雖然時代背景不同,但我能感受到這個角色跟自己的連結。即便是公眾人物,但我不能沒有私人空間,不能沒有自由。或許這也是我比較不敬業的地方,可是人生不是為了賺錢或名氣,一直讓我綁在工作裡會崩潰,我需要有自己的人生。」

當初侯導把她簽了下來後,對外曾說過他採用放牛吃草的方式,「演藝圈很多前輩會用過來人的經驗跟我說,什麼戲要接,怎樣的工作你不要碰,可是侯導完全不會這樣,他覺得什麼年紀就該去做怎樣的事。他知道我的個性,所以用這種方式對我,或許導致我現在還是有點任性吧。」

 

恐怖片只是小菜一碟

除了《刺客聶隱娘》,謝欣穎也不斷挑戰不同的可能,像偶像劇《超級大英雄》和台日合作的恐怖片《屍憶》。她不願意被劇本定型,也不想總是演著討喜的角色。「我後來發現會一直當演員,是因為沒辦法長期做同樣的事,如果每部戲都是接我拿手的楚楚可憐角色,我一下子就膩了。最可怕的是,當知道自己只需要出六分力,別人眼裡看起來是全力以赴時,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希望帶給觀眾不同的謝欣穎,在《屍憶》裡不但挑戰類型化表演,更在大熱天頂著特殊妝容上場拍戲。膽小的她,演出嚇人的片不是難事,但如何說服自己才是最難的。「我平常都有在看恐怖片,所以演的時候沒有特別想著哪些鬼片,而是思考怎麼演出屬於自己的風格。」欣穎的確做到了,她在《屍憶》裡的表現讓觀眾大呼精彩,被恐怖片激出戲癮的她,更揚言想演《人魔》裡的漢尼拔角色。「正規的角色演了太多,太得心應手的後果會讓你永遠待在舒適圈,久而久之其實已經很多人在超越你,所以我想接更不一樣的角色,才有進步的空間。」

在事業上,她總不斷衝撞自我的最大可能值,挑選具有挑戰性的角色,但在私領域裡,欣穎卻非常安逸於自己的舒適圈。她與愛情長跑多年的男友將於明年結婚,她個人的服裝品牌 NU by slightly numb 也會繼續進行,「就算結婚後,我的心態也不會變,踏出自己的舒適圈,接納新的改變,這樣人生才會有所成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