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 流行時尚, 彩妝美容, 名人明星, 風格生活

ENTERTAINMENT 明星新聞

盛一倫、于朦朧,《太子妃升職記》捧紅的男人們

這是個以點擊率論英雄的時代,誰紅誰不紅,都不用長篇大論,就比數字就好。最簡單,最直接,最有說服力。2016年初,娛樂版頭條屬於一部網劇《太子妃升職記》,以及它捧紅的男人們,盛一倫、于朦朧,有沒有洗版你的臉書?

Edit / Ren Text、Photo / 中國《嘉人》、盛一倫微博、于朦朧微博

網路時代,小鮮肉不問出處,只靠網羅粉絲的能力。顏值高、身材好、會賣萌,擅高冷,組CP,都是網羅粉絲的有力招數,反正有十八般武器你隨便使,只要結果人喜就好。

 
(左:于朦朧、右:盛一倫)
 
盛一倫
 
《太子妃升職記》這部網劇讓盛一倫人氣爆漲,當年出道,當年爆紅,即使在講究速度的網路時代,這也足以成為一個難以超越的紀錄。要知道,他並不是培訓已久的演藝圈練習生,也不是科班出身,唯一能夠和表演掛上鉤的,只是一份平面模特的工作經歷。「簽約的時候,我就是一個新人。」
 
像風一樣的就紅了,盛一倫卻清醒謹慎。「下一部戲我希望還是和太子類似的角色吧……這種高冷內熱的角色我比較有心得,慢慢來,以後可以挑戰不一樣的,我不太會給自己設計顛覆性的挑戰。」從新人迅速進化到紅人,他需要補充的東西太多。「我,話題終結者。大家一直在說,我會冷不防開口說一句,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個風格其實很萌,但對於大把採訪要應付的當紅炸子雞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盛一倫還是那三個字「慢慢來」,「畢竟以前沒有這麼多被採訪的經歷,也不太清楚如何跟媒體打交道,慢慢習慣,我會放得開的。」
 
 
第一部戲雖然賣點諸多,但演員總歸要靠「演」來說話,總是處變不驚的太子,最常見的表情就是沒有表情,盛一倫說,「沒有表情最難演」,因為內心在各種翻騰啊,要演出來,他得揣摩。「給品牌拍廣告,最怕的是對方並不明確地說對不對,而是總給『這不是我要的感覺』這種意見,讓人抓狂,只能一張張地試,連著拍很久。」
 
每天拍10個小時以上的戲,剩下的時間,「我不是照著鏡子想怎麼演,而是想這段戲怎麼表達,跟身邊的人請教、探討。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在想,看其他片子的時候也會想。」
 
(右上、左下:于朦朧、左上、右下:盛一倫)
 
于朦朧
 
身高腿長,兼具萌與帥的面孔,是娛樂圈風頭最勁的一款,然而,在機會未到之前,一切都不算數。「我是個很宅的人,煩悶的時候,聽特別爆炸的歌,舒服多了。有時候情緒焦慮,就聽沒有人聲的音樂,看書,看電影。」但難熬的時候還是會有脾氣, 「有一段,怎麼都不順利。我想,天哪,還是別乾這個了,回家放羊去。」
 
直到《太子妃升職記》一炮而紅,他的煩惱不再是失眠,而是無覺可睡。其實,在那之前,憑著爆表的顏值,于朦朧已經為自己贏到很多機會。他參加過《快樂男聲》,兩次。然而,正式展開演藝生涯,從小修習大提琴的於朦朧,主攻演戲。「我唱歌的方式不是那種大高音,特別有爆發力的。我是很低沉,很抒情的,可能不是特別受現在的聽眾歡迎。」
 
 
為了演好九王,于朦朧想得特別多,「古裝戲肯定有很多需要注意的,有關禮儀和傳統文化,我怕出錯,瘋狂補課。再去看劇本,揣摩他的性格,壓力特別大,我很怕丟人。」還好歡樂到脫線的劇情讓他的焦慮不治而愈,之前補的課,就存在那裡,總歸用得著。「下一部戲如果還演古人,壓力也小些。也希望嘗試不同的類型,比如大俠也挺酷的,我會去健身,去武術學院學幾招。」
 
「偶爾還是會失眠,遇到以前沒有做過的工作,怎麼完成呢?也會擔心。」他舉了一個例子,前幾天在安徽衛視錄真人秀,和一群白血病孩子的父親們一起,以真人秀的方式幫他們籌錢,錄了兩天,于朦朧感觸不少,但還沒來得及消化,下一輪工作又開始了。「紅或不紅,都是人生的經歷。有了這些,就會失去另一些,活在當下最快樂。還是,盡量把角色演好,不讓自己丟人,不讓大家失望。」